第八百三十七章 空间法器

    虽然萧辰并不是此中行家,但一些基本常识还是明白的,任何一件法器所需要的原材料都是富含灵气的。

    最简单的法器原材料,玉石。

    玉乃天地所孕育,本身就包含了灵气了,而且具有一定吸灵作用,所以老一辈常说,玉佩戴久了有灵性,不能轻易取下来。

    相比玉石,沙子简直就是糟粕了,这种东西是不可能炼制出法器了。

    听到萧辰的话,龙天翔有些惊疑不定的上前抓起一把废屑,放在眼前端详了片刻,脸色渐渐沉了下去。

    “砰!”

    龙天翔脸色阴沉的一掌拍在桌子上,斜瞥了一眼曹老两人道:“这确实是砂砾。”

    曹银川闻言,脑子有些懵,不敢相信的也上前检查了一下,几个呼吸后,他也傻眼了。

    “龙龙先生,这完全是个误会,我怎么敢拿假货忽悠您呢?”

    曹银川立刻慌了神,当即阴着脸望着曹志诚质问道:“这东西是你拿来,你自己解释。”

    “二叔公,我”

    曹志诚脸色彻底僵住了,他没想到曹银川居然这个时候甩锅,把责任全都推卸给他。

    一边是龙天翔,另一边是自己的二叔,曹志诚被夹在中间,左右不是人,心中郁火闷积,快气炸了。

    足足过了十几秒,他有些紧张的咽了口唾沫,结结巴巴的解释道:“这…这不是…我的本意,只能…怪我眼拙,还…还望龙先生恕罪!”

    龙天翔瞥了他一眼,冷哼了一声道:“行了,如果没事的话就赶紧走吧,我还有有些事要和萧先生聊聊。”

    见龙天翔都直接下了逐客令,曹志诚两人也没有颜面继续留在这里了,此行的目的也不可能达成了。

    曹志诚再次拱手一拜,转身准备离开,他眼角余光怨毒的扫了眼萧辰。

    若不是萧辰半路杀出,就算这是假货,龙天翔也不知道,而且这东西简直可以以假乱真了,连他二叔公都没发现,更别说其他人了。

    望着曹银川爷孙离开,龙天翔没好气道:“真是有意思,居然拿假货来糊弄我,幸好今天萧先生在,不然我还蒙在鼓里。”

    “龙先生言重了,你别介意我打坏你的礼物就好。”

    “既然是赝品,你不动手,我也会打烂。”

    龙天翔不在意的摇了摇头。

    两人闲聊了一阵,仆人送上两杯茶。

    泰阳嗅了嗅鼻子,有些感慨的笑道:“萧先生,这可是龙先生珍藏的好茶叶,平时都舍不得拿出来待客,今天也就是你在,我才能沾光尝到。”

    “这么说来,倒是让萧某有些受宠若惊了。”

    萧辰说完,端起茶杯抿了一小口,眼中闪过一丝讶色,又接连喝了一大口,回味片刻道:“这应该是去年新摘的藏青茶?”

    听到这话,龙天翔忍不住和泰阳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惊讶。

    “哈哈哈,是我眼拙了,没想到萧先生也是个好茶之人,居然能品出这是去年的藏青茶。”

    龙天翔笑道。

    “藏青茶,只在北海湾的江余县产,每年只有五十斤的产量,供不应求,很少在北海湾之外的地方流通,萧先生你以前也喝过这茶?”

    泰阳好奇的反问道。

    萧辰摇了摇头道:“我师傅喝过。”

    “哦?敢问你师傅贵姓?”

    龙天翔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不动声色的打听道。

    但萧辰却没有说话,显然不愿意多说,这让龙天翔脸上有些失望,但随即被其隐藏起来。

    不过想来,能有个这么厉害的徒弟,他师傅应该也不是一般人。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娇叱声。

    “爸,你为什么把曹公子赶走了?”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一名身材窈窕少女,穿着白色碎花短裙,踩着一双金闪闪的高跟鞋,露出了一双白皙诱人的双腿。

    少女满脸愠怒,气冲冲的跑了进来。

    “璐瑶,你没看到我有客人吗?有什么事先回房间,我闲下来再去找你。”

    龙天翔看到少女,当即脸色一沉训斥道。

    “我管你有没有时间,你跟我说清楚,为什么赶走曹公子?”

    “你说那个曹志诚?”

    “当然了,不然还是谁?”

    龙璐瑶提到曹志诚,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爱慕。

    但一旁的龙天翔则脸色一沉,立马呵斥道:“那小子上门来拜访我,居然给我送赝品,我难道不该赶他走?你现在马上给我回房,别在外人面前丢人现眼!”

    龙天翔摸爬滚打了一辈子,比谁都要精明,岂能看不出她这个宝贝闺女和曹志诚的关系。

    “不行!我今天就要跟你说清楚,我非他不嫁!”

    龙璐瑶依旧气呼呼的说道。

    “你!”

    看到龙天翔要爆发了,泰阳立刻上前劝道:“先生,您别生气。”

    “我能不生气吗?这丫头才见了那小子一次,居然就说出这么丢人的话,简直有辱我们龙家的颜面。”

    他这个宝贝女儿的一举一动,都有专人监视保护,他实在想不通,曹志诚那小子给自己闺女喂了什么迷魂汤,居然能让自己女儿和自己反目成仇。

    一旁的萧辰扫了眼龙璐瑶,似乎是发现了什么,眼神变得有些奇怪。

    “龙先生,我有一件事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萧辰缓缓开口道。

    “让萧先生笑话了,有什么想说的,直说无妨。”

    “令千金,似乎被歹人施了法。”

    萧辰此言一出,三人脸色各异。

    龙天翔瞳孔一缩,有些不可置信的望着龙璐瑶,他的宝贝女儿被人给算计了?

    仅仅安静了两秒钟,龙璐瑶指着萧辰失声喊道:“你胡说什么?”

    “闭嘴!让萧先生把话说完。”

    龙天翔深吸了一口气,转而望向了萧辰。

    或许是因为见识了萧辰识破赝品法器,所以心中对萧辰的话多了几分信任。

    “问题好像就出在龙小姐脖子上的那件项链。”

    萧辰指着她脖子上那串琥珀吊坠项链道。

    龙璐瑶不自觉低下头望着这串项链,这是曹志诚送给她的,虽然称不上什么名贵首饰,但自己反而特别喜欢。

    她立刻捂着项链,望向萧辰的眼神愈发不善了,任谁被别人说,自己无形中被人施了法,心里都会不爽。

    何况如今可是二十一世纪,她作为一个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自然更加不信这些牛鬼蛇神之说。

    “爸,这小子是哪里来的江湖术士?他这番鬼话你也信?”

    龙天翔沉默了片刻,叹了口气道:“璐瑶,你把项链摘下来给萧先生瞧瞧。”

    “凭什么?”

    龙璐瑶冷哼道。

    “泰阳,你去帮她取下来。”

    龙天翔冷冰冰的下了命令,泰阳也没有犹豫,身形极快的在龙璐瑶面前划过。

    转瞬间,他就来到了萧辰面前,手上握着那串琥珀项链,递了过去。

    “你还给我!”

    龙璐瑶微微一怔,立刻缓过神,看到这一幕,挑眉厉喝道。

    然而萧辰根本没有理会他,望着手中的项链上那一小块琥珀吊坠,双眼微不可查的闪过一丝亮光。

    纵然是泰阳也没有发现,萧辰的一丝神识钻入了这琥珀之中。

    一方山青水绿的小天地,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耳边时而响起一两道强弱不一的嘶吼声,似乎是某种凶猛的野兽发出的。

    “有意思,原来是空间法器。”

    萧辰扫视周围,愈发感兴趣了。

    空间法器是十分罕见的,如今玄门没落,早已经失传了这种神奇法器的制造方法,只有极少数空间法器代代相传下来。、

    他手上的那枚储物戒指就是其中之一,储物戒指的空间和这里想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

    突然耳边传来一阵阵吟唱,声势浩大。

    随着这阵吟唱声,四周山林的鸟兽全都四散而逃,似乎畏惧着什么。

    萧辰眼神一动,立刻朝着声音来源跑去。

    不管这里有什么危险,他只是一丝神识幻化的,根本不用太过担心。

    片刻后。

    一座百丈大小的建筑呈现在萧辰眼前,这个建筑通体用闪闪发光的材料制造,但萧辰一眼就认出,这是玉化石!

    “不对,这是灵石!”

    随着萧辰愈发靠近,他终于看清建筑全貌,这座浩大的建筑,通体是用玉化石的精华物质,灵石打造而成!

    想当初,他在东瀛的那座玉化石矿洞,仅仅用了几颗灵石就突破到了第六层,这里居然有这么一大块灵石,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这建筑看起来像是一个大型祭坛,下面密密麻麻跪满了人,尽皆低着头吟唱着什么,显然,他们就是声音的来源了。

    “这是在祭祀嘛?”

    萧辰不解的喃喃道。

    联想起之前路上看到的那些鸟兽惊慌逃窜,显然这祭坛有些古怪,很多动物天生就有趋吉避灾的本能感应。

    能引起这么大面积的骚动,愈发彰显这祭坛的诡异。

    就在萧辰准备再靠近一点去观察时,祭坛上方突然闪现一道极其刺眼的光芒,准确无法的照射在萧辰身上。

    一道如同惊雷般的声音,骤然响起。

    “小辈!竟敢擅闯我古黎族禁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