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三章积蓄实力

    中年男子见他脸色十分诡异,有些疑惑的走上前扫了一眼,脸色立刻变了!

    沿海的渔民大多都比较封建,不禁出海前还烧香祈祷,一路平安,对于一些事也视为禁忌。

    比如在海上捞到一具尸体,这在他看来,无疑是上天对他的一个警告。

    “快,把他从网里拉出去,丢下去!”

    中年男子口气变得严肃起来。

    “爸,我看他好像还活着。”

    青年有些迟疑。

    “你胡说什么?这里距离海岸还有上百里的路,我们在这里碰到他,说明这人至少死了很长时间了,别废话,赶紧的。”

    中年男子皱眉道。

    “可是……”

    青年还是有些犹豫不决。

    “怎么,你老子说话都不听了嘛?”

    男子脸色一沉,显然十分不悦。

    青年暗叹了口气,伸手抓住‘尸体’的胳膊,准备将其拽出网,就在他手臂刚刚碰到‘尸体’的一刹那。

    ‘尸体’猛然睁开了眼睛!

    这一下,可把青年吓坏了,他差点一个踉跄没跌进海里,连滚带爬的后退。

    “他!他!他活了!”

    青年紧张的咽了口唾沫。

    一旁的中年男子也懵了,他出海打渔几十年,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诡异的事情。

    从这大海里捞了一个活人上来?

    说出去,肯定会被人认为他是神经病。

    就在两人惊慌失措之时,一只不算粗壮的手臂抓住了船尾栏杆,紧接着他爬了上来。

    萧辰环视左右,扫了一眼眼前的一老一少两父子,勉强挤出一丝微笑道:“请问,这里是哪儿?”

    他当日和武藏三雄对决,无奈真气耗尽,只能藏身大海,运用龟息决躲过武藏三雄的探查,一直随波逐流。

    直到被这艘渔船的渔网给缠住,浮上了水面。

    青年壮着胆子回答道:“这里是沧州沿海。”

    “沧州?沧州距离北海湾相遥二千多公里,看来我昏迷了很长时间啊。”

    萧辰喃喃自语,不禁摇了摇头。

    “你是什么人?怎么会被渔网缠上?”

    中年男子一直警惕的打量着萧辰,相比他儿子,他对于任何陌生事物都包有很强的警惕性。

    “放心,我对你们没有敌意。”

    萧辰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一千块毛爷爷放在地上,用以安抚他们。

    他储物戒指中现金也有不少,但他不会选择拿出太多给两人,以免两人见财起意。

    而一千块,不多不少,应该可以收买眼前这两个渔民了。

    果不其然,这一千块刚一拿出,中年男子眼睛微微一亮,他用手指了指,有些不确定的示意萧辰,这钱是不是给他的。

    萧辰点了点头后,他才喜滋滋的上前将钱捡起来,脸色也缓和不少道:“年轻人啊,你也别怪我多嘴,实在是你出现的太诡异,可差点把我们父子吓坏了。”

    “对了,我叫伍安平,这是我儿子,伍建成;你怎么称呼?”

    伍安平露出一口黄牙,笑着问道。

    “萧…萧景。”

    萧辰话说到一半,突然改口道。

    他如今身体孱弱不堪,真气严重透支,已经伤及了根本,加上不知在大海中漂流了多久,错失了最佳恢复时机,就算恢复了真气,实力也不足巅峰之时的一半。

    而且,武藏三雄一定不会这么轻易放弃搜捕他,在实力恢复到巅峰,乃至更上一层楼时,他需要隐修一段时间了。

    除了解决武藏三雄外,他还需要再回一趟泰山,如今五颗暗界珠已经集齐,只不过他还不知道如何使用。

    “萧景先生,我看你全身都湿透了,要不要我拿套自己的衣服,给你换上?”

    伍建成好意问道。

    “无妨。”

    萧辰摇了摇头,暗自运用刚恢复了一丝真气,悄悄蒸发着湿漉漉的衣服。

    “有单间嘛?我想休息一下。”

    萧辰问道。

    “有一个休息室,房间不大,只有一双床。”

    “没事,带我去吧。”

    伍建成点了点头,领着萧辰走到船舱的休息室,嘱咐了一些事后,便关上门离开了。

    萧辰盘坐在床上,取出了几颗恢复丹药一股脑吞下,开始运功吐纳恢复真气。

    天地中点点灵气,立刻朝着萧辰蜂拥而来,这么庞大的灵气群,也只有他这般,拥有强悍的体质才能扛得住。

    随着灵气灌入体内,干涸的丹田也微微被滋润起来,可萧辰却感觉到体内奇经八脉十分刺痛,当今内视了一下体内。

    “嘶!”

    粗略检查了一下,萧辰不禁倒吸了口凉气,随即就苦笑了起来。

    他还是低估了自己的伤势,他作为保命符的道体,已经近乎支离破碎。

    因为和武藏三雄长达七天七夜的死斗,早已经让道体的承受能力达到了极限,但那时他却根本顾不上这些,浑然不知。

    “真是让人头疼,看来光靠静修是不行了,我需要炼制一炉黄龙丹来修复道体。”

    黄龙丹是九品玄典上记载,专供炼体士服用的,不禁可以增进实力,还对修复外伤有奇效。

    但是黄龙丹所需的几味主材料十分难寻,纵然萧辰之前洗劫过了无忧谷,还缺一味药引。

    对于萧辰这种境界的人来说,入定百日不过眨眼之间。

    外面的伍安平父子也暗自吃惊不已,萧辰已经待在房间里,不吃不喝两天了。

    “爸,我要不要再去问一下?那位先生已经自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两天了。”

    伍建成有些担忧道。

    “没事,我看那人也不是傻子,估计随身带了吃的,你上午喊他,他还吱声了,说明没事。”

    伍安平道。

    “您说,这位先生是什么来头?”

    伍建成压低声音,好奇的问道。

    伍安平沉默了半晌,随即摇了摇头道:“我也好奇的很,算了,我开始还以为是海盗,可人家要是海盗,也不可能打我们这艘破渔船的主意。”

    “算了,别瞎猜了,等上了岸,找个借口把他打发走,万一这人真的身份不干净,我们被警察找上门就麻烦了。”

    伍安平又补充道。

    就在两人的谈话之际,不远处的海岸线已经渐渐清晰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