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四章 随手送出的至宝

    半个小时后,渔船轻车熟路的驶进一个渔港,随处都是破破烂烂,布满铁锈的渔船,一些渔船显然已经报废了,被改造成小屋子,一家几口子住在上面。

    这个渔港是景田镇大部分人,最主要的经济来源,景田镇十几年前还只是个渔村,现如今虽然升为镇级,但百分之八十的都没有达到小康水平。

    渔船缓缓靠岸,萧辰也走出了房间,打量着四周的众人。

    ‘看起来这应该是个很宁静的小渔村,暂时不可能被武藏三雄给找到我的位子。’

    萧辰暗自思索道。

    “萧先生,我们靠岸了。”

    伍建成帮着父亲把锚抛下,转而对着萧辰说道。

    “多谢两位了。”

    萧辰笑道。

    “对了,您如果要去镇上的话,朝着西南方向直走就行了,我们这骗子很多,您路上小心。”

    伍建成好心嘱咐道。

    萧辰点了点头,沉吟了一会儿,手中出现了一个小木盒道:“相见即是缘,我送你样东西吧,权当是你们送我回来的报酬。”

    伍建成根本看都没有看那木盒,立刻摇头拒绝道:“您之前给我们的一千块,已经很多了,这礼物我不能收。”

    伍建成说完,有些腼腆的笑了笑,这个二十左右的大男孩,显然心地十分质朴。

    就在这时,突然一道女子的娇诧声传来。

    “伍建成!”

    伍建成立刻循着声音来源望去,说话的人是一位女子,五官端正,长相也还过得去。

    但这种姿色放在这个小渔村,已经算得上极品美女了。

    沿途不少年轻男人都纷纷朝着女子投去淫秽的目光,还吹几声口哨打趣。

    “晓丽啊,你怎么来了。”

    伍建成连忙上前,伸手拉住她。

    但没等他手伸过去,女子就一脸嫌弃的甩开他道:“别碰我,你那刚刚打完鱼的脏手,弄脏了我这三百块买的裙子,你到时候再给我买一套嘛?”

    伍建成闻言,脸色有些尴尬,当众被自己女朋友这么训斥,他也觉得生气,依旧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问道:“你是有什么事嘛?”

    “当然有事,没有事我会来吗?”

    女子不客气反讥道。

    一旁的伍安平本不想掺和他们年轻人的事,但看到自己儿子这么受气,也忍不住了,阴着脸上前道:“江小姐,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点面子都不给我儿子留,你是想干嘛?”

    男人无非就是为了张脸,暗地里怎么闹都没事,但是当着这么多的面吵架,他都看下去了。

    “我为什么要给你儿子留面子?他是我什么人?”

    江晓丽冷笑道。

    一听这话,伍建成脸色微微一白,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有些犹豫道:“晓丽…你……你有什么话,我们回去再说。”

    “别了,就现在说清楚吧,我们分手,以后也别跟别人说,我是你未婚妻。”

    江晓丽冷声道,没有给伍建成留一丝挽留的余地。

    “为什么?就是因为我拿不出那三十万彩礼嘛?”

    伍建成声音有些哽咽。

    这时,一道尖酸的声音再次插了进来。

    “不错,你不仅拿不出这三十万彩礼,你还配不上我们家晓丽。”

    一位中年妇人满脸嘲弄的走到了江晓丽身旁。

    “本来我是不打算出面的,既然你非要听真话,我就让你死心好了。我们家晓丽在这景田镇怎么也是一等一的大美女了,哪能鲜花插在牛粪上?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妇人的话可谓是字字诛心,讲得伍建成连头都抬不起来,一旁 伍安平也是气得瑟瑟发抖,但无奈,人家说的话都是真的,他没什么点去反驳。

    “真的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嘛?钱我可以慢慢赚。”

    伍建成依旧不甘心的问道。

    “呵呵,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你有本事现在拿出五十万,我马上把晓丽嫁给你。”

    妇人冷笑道。

    伍建成有些绝望的望向江晓丽道:“这也是你的意思嘛?”

    江晓丽冷哼了一声道:“我妈的话虽然难听了点,但其实也是我想说的,你以后别纠缠我了,穷鬼。”

    江晓丽的话无疑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顿时将伍建成压垮,他有些颓然的坐在地上,满脸黯然。

    “小老弟,女人没了再能再找,为了这种货色的女人就这么自暴自弃,你看看自己还像个男人吗?”

    萧辰不知何时走到了伍建成身旁说道。

    此言一出,江晓丽母女立刻向萧辰投来不善的目光。

    “小子!你他妈骂谁呢?”

    江晓丽忍不住破口大骂道。

    “哪里来的野小子,敢管我们家的事?不知道这景田镇镇长是姓江嘛?”

    妇人也面色不善道。

    萧辰淡然瞥了她们一眼,懒得搭理她们,将那个准备送给伍建成的木盒塞到他手里道:“打开它,以后做一个让人仰望的人。”

    “呵呵,口气还真不小,你这破盒子里难道装得是黄金嘛?”

    妇人讥讽道。

    “妈,你瞧这小子穿的破破烂烂,用脚指头想都知道不是了,估摸着又是什么象征心灵鸡汤的纪念品。”

    江晓丽毫不客气的嘲讽道。

    伍建成望着手中的木盒,鬼使神差之下,突然打开了它。

    一道璀璨的光芒在阳光下闪烁着,不少人都微微侧头用手挡住了这耀眼的光芒。

    江晓丽扫了一眼那木盒中的东西,猛然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结巴道:“这…这…是珍…珍珠?”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望向了那个木盒,里面赫然放着一颗鹅蛋大小的珍珠!

    这么大的珍珠,简直让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能孕育出这么大珍珠的蚌,只怕是已经成精了吧?

    多年前,景田镇一个渔民捞上一个大蚌,里面有颗鹌鹑蛋大小的珍珠,都买出上百万的天价!

    眼前这么大的珍珠,无价之宝!

    四周围观的众人发出了一阵又一阵的惊呼声,质疑、羡慕、震惊、疑惑等,各种各样的目光聚集在了伍建成身上。

    江晓丽母女愣了,脸色青红一阵,目光中充满了悔恨和痛心,两人不禁抬头望向萧辰,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这年轻人是什么人?随手就送出这样的至宝!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