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八章 九叩之礼

    男子一边说着,身上释放出一层无形压力。

    內劲巅峰武者!

    萧辰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实力。

    二十五六岁,能有內劲巅峰的实力,在同龄人之间的确算得上不错了,可在萧辰眼中,差太多了。

    “你们都闭嘴!”

    胡天涯的声音刚一响起,两人立刻不敢多说一个字了,但还是用冷冽的目光盯着萧辰。

    “看来,你也是此道中人了,那敢问小兄弟,我这丹药有何不妥?让老夫长长见识吧。”

    胡天涯气定神闲的反问道。

    他虽口气淡然,但话语之中绵里藏针,只要萧辰一个回答不对,他立刻就会变脸。

    任谁被一个后生晚辈当众质疑,都会不爽,更别说他还是沧州鼎鼎有名的药师了。

    他自信,整个沧州,他的丹术无人出其左!

    甚至放眼整个华夏,他也能榜上有名!

    “我并没说过你这药有什么问题。”

    萧辰刚说完。

    “呵呵,师傅,你看这小子这么快就服软了,我以为是个什么硬气人物呢?”

    男子不屑的冷笑道。

    胡天涯的脸色也微微缓和,抚须点头道:“既然你道不出个一二三来,按照行规,你要向我跪下,行九叩大礼道歉!”

    一旁的汤老闻言,眉头顿时拧在了一起。

    九叩大礼,是行业中一种潜规则。

    一般只有晚辈对经验老道的前辈行这种礼节,象征着心服口服,自认低人一等。

    然而,胡天涯话音刚落。

    萧辰却挑了挑眉头反问道:“你们恐怕没有听明白我的意思,你研发的这种垃圾,也能称之为丹药?它连丹药都算不上,何来的问题?”

    此言一出,哪怕胡天涯涵养再好,也压不住火气了。

    若不是顾忌着这么多人看着,他早就忍不住怒急出手了,哪里会让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接二连三的大放厥词!

    “我看不用再跟这人废话了,他显然就是来砸场子的!”

    “连我们百草居的场子都敢砸,真是在太岁头上动土,不知死活!”

    “废了这小子,好好盘查一下他的身份,这小子肯定背后有人指使!”

    萧辰的一句话仿佛点燃了众人的怒火,那些保安立刻抽出怀中的电棒,迅速朝着萧辰靠近,围成一个水泄不通的包围圈。

    就连一旁的汤老都跟着遭殃,被两名保安一左一右给架住了,准备等收拾完萧辰后,在发落他。

    汤老哪里会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个样子,心中叫苦不迭,当初就不该带萧辰来此,现在肠子都悔青了!

    “师傅,这小子就交给我吧,让徒儿替师傅好好教训他一顿!”

    青年对着胡天涯谄媚道。

    “去吧,别下手太重,暂留他一条命。”

    胡天涯浑然不在意的摆了摆手。

    得到了胡天涯的首肯,青年望着萧辰嘴角扬起一抹冷笑,当即大声喊道:“都让开,这小子交给我。”

    四周保安显然是也知道青年的厉害,识趣的退开,堵住萧辰的各个去路。

    青年一步步走向萧辰,冷声道:“老子早就看你不爽了,你不是嘴硬嘛?一会儿可千万别跪地求饶。”

    “真是有意思,店大欺客是嘛?”

    萧辰自顾自的摇了摇头。

    突然,他伸手浮空一拍。

    “咚!”

    一层气浪以他为中心,猛然荡漾而开,将所有人都掀翻了出去。

    青年还没来得及靠近萧辰,只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他重重的摔在玻璃柜台上,惨叫了起来。

    这一幕发生的太过突然,所有人都愣住了,久久回不过神来。

    杨经理傻眼了,一脸懵逼的望着萧辰。

    汤老也惊呆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所谓的南海萧家人,居然这么厉害!

    场面陷入了一片死寂,无数双呆滞的目光聚集在萧辰身上。

    唯独胡天涯望着萧辰,瞳孔紧缩,脸色变得十分惊恐,失声喊道:“武道宗师!”

    他出身一个隐世的武学门派,除了丹术之外,武道也有涉猎,曾经亲眼目睹过门派长老出手的画面。

    气劲外放,隔空伤人,飞叶似刀!

    萧辰出手的一瞬间,给予了他莫大的压力,让他有种错觉,眼前这个年轻人还在隐藏着实力!

    他身旁的年轻女子有些不敢相信的喃喃道:“他他他是宗师?”

    被掀飞出去的青年,脸色狰狞的爬起来准备报仇,刚好听到胡天涯这句话,顿时满脸错愕道:“师傅,您是不是搞错了?他看起来这么年轻,怎么可能是一位武道宗师?”

    杨经理常年混迹上流圈子,自然对武者不陌生,可亲耳听到胡天涯说出这话,还是感到十分震撼。

    毕竟眼前这个年轻人才二十出头吧?怎么可能是一位武道宗师?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敢问阁下怎么称呼?”

    杨经理酝酿了半天,率先打破了沉默,态度不咸不淡。

    极境宗师,他也认识好几个,虽然事情闹成这样,但他并没有太多畏惧,毕竟他背后是百草居,就凭着这个名头,哪怕是宗师高人也不敢招惹他。

    何况,眼前这小子是不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宗师,还是个未知数,这一切也不过是胡天涯凭借经验给出的猜测罢了。

    “萧景!”

    “萧先生,之前的事,应该是个误会,还望大家能心平气和坐下来好好谈谈。”

    杨经理变脸比翻书还快,立刻就换上了一副笑容。

    但这皮笑肉不笑的样子,让人看起来十分不舒服,不怕真小人,就怕伪君子,‘笑面虎’这种人才是最可怕的。

    胡天涯也点了点头道:“这事,也怪我教徒无方,让这逆徒冒犯了你,回去后我会好好教训他的。”

    相比杨经理,胡天涯更是老油条了,几句话就把责任推给了徒弟,然后一个不痛不痒的‘未知处罚’就算翻篇了。

    汤老见两人都松口,主动给台阶下了,当即一路小跑到萧辰身旁低声道:“萧先生,见好就收吧!无论是杨经理还是胡药师,以他们的身份,不会比一位极境宗师低到哪里去。”

    “行,让他们给我行九叩之礼,这事我就算了。”

    萧辰口气随意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