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九章 心服口服

    “什么?”

    杨经理蓦然抬头盯住了萧辰,眼中闪动的冷芒,似乎预示着下一秒就要翻脸。

    而胡天涯同样也是一脸阴沉的望着萧辰,气得胡子打颤。

    他在沧州混了这么多年,不管是世家大佬还是武道宗师都认识不少,可那些人都要给自己三分薄面,甚至逢迎巴结。

    如今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臭小子,居然敢当众如此羞辱他!简直忍无可忍!

    汤老也石化般愣在那,只觉得头皮发麻,恨不得立刻扭头就走,他愈发觉得萧辰是个灾星了。

    明明一句话就能解决的事,他非要逞什么能?

    无论是杨经理还是胡天涯都不是好惹的,也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只怕今天,他是很难安然无恙离开这里了。

    “啪!”

    胡天涯突然怒急出手,一掌将身边的一张桌子给拍得粉碎,望着萧辰一字一句问道:“你是来故意砸场子的?”

    “谈不上砸场子,我不过述说一个事实,你们非要这么认为,我也没办法。”

    萧辰摇了摇头道。

    “呵呵呵……”

    胡天涯怒极反笑道:“你说我的丹药有问题,那你倒是说说,哪里有问题了?”

    他能在沧州混到今天,也是凭借着精湛的炼丹术和业界口碑。

    四周围观的众人看到这里,也纷纷皱眉。

    纵然萧辰是一位疑是宗师的高手,但也太过狂妄了吧?

    “苦参15克,黄岑12克,黄连10克,土茯苓15克,玄参15克,玄明粉8克,生甘草10,麦冬12……”

    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下,萧辰突然自顾自的念叨着一连串药材名,听着似乎是一张丹方。

    其他人听的云里雾里,不明所以,但一旁的胡天涯听到这话,却猛然脸色一变,瞳孔紧缩!

    萧辰所念的丹方,正是凝华丹的配方!

    而且细思极恐的是,他连配方分量都能准确的说出,丝毫不差!

    ‘这怎么可能?’

    胡天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望着萧辰仿佛见了鬼一般。

    任何一张丹药,纵然拿出化验都不可能百分百分析出其原料,因为很多药物放在一起会生成其他的因素,这也是为什么每一张丹方都是不传之秘。

    更别说,像萧辰这般,能极其准确的将用量给说出,简直不可思议!

    “够了!”

    杨经理突然开口打断道,他根本不知道眼前这个小子到底在玩什么花样,也不想继续看他哗众取宠了。

    “萧先生,你把我们当猴耍呢?欺负我们百草居无人?”

    杨经理一边说着,助手走到了他身旁低语了一阵。

    听完助手的私语,杨经理嘴角扬起一抹冷笑道:“你今天也别走了,警察马上就来了,任你实力滔天,你还敢袭警不成?”

    不得不说杨经理十分有头脑,就算面对着一位高高在上的武道宗师,他依旧能沉着冷静的给予应急方案。

    宗师再牛逼,敢公然对抗警察吗?这可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连环锁。

    到时候萧辰只能乖乖束手就擒,只要进了局子,怎么拿捏还不是他说了算?

    强龙不压地头蛇,这句老话是有根据的。

    然而,这时胡天涯突然失声喊道:“你到底是谁?”

    这幅失态的模样让杨经理脑子有点懵,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胡药师这种表情,哪怕面对他老板,百草居的主人时,都带着三分架子。

    “我是谁,你还没资格知道。”

    萧辰自顾自的走到玻璃柜台前,取出了一瓶凝华丹,将里面丹药尽数倒在手中,乳白色的丹药散发着清香,很好闻。

    接着,他突然手掌一合,一股真气顿时包裹住了这些丹药,散发着灸热的气息。

    看到这一幕,胡天涯眼中的震惊愈甚。

    以手为炉,真气炼丹!

    这是真正的大师才能做到的层次!

    仅仅几个呼吸的时间,点点杂质从萧辰的指缝流出落在地上,那股清香突然变得异常浓郁起来,但渐渐的气味变了,变成了另一种香味。

    不到几秒钟的时间,萧辰轻声道:“我今天就让你心服口服,就用你这些劣质药材,教你如何炼制一颗上品丹药!”

    说完,他张开了手掌,原本那十颗乳白色的凝华丹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颗淡红色,拇指大小的药丸。

    一股浓郁却又不刺鼻的香味顿时飘散整个空间,不少人忍不住深吸了口气,感到精神一振。

    单单闻此药香就有如此神奇的效果,可想而知,这颗丹药绝对是珍品!

    杨经理望着这颗丹药,陷入了极度的震惊之中,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胡天涯身后的年轻男女,原本脸色的不忿之色早已经烟消云散,尽皆一脸错愕。

    他们不敢相信,这个看起来比他们还要小几岁的年轻人,居然也是一位丹道大师!

    甚至,他们心中隐隐的觉得,这个年轻人比他们的师傅还要厉害!

    胡天涯眼神呆滞的望着萧辰,脸色涨红,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般难受。

    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个年轻人的丹道造诣,比他强上不知几何,他虽不愿意承担,但事实是,他不如这个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看起来才二十出头,自己却钻研了大半辈子,相比其他,自己这几十年仿佛活到狗肚子里去了。

    场面看起来被萧辰给镇住了,所有人望向他的眼神都极其复杂。

    良久,胡天涯动了动嘴唇,苦涩道:“我服了。”

    “心服口服?”

    “心服口服!”

    胡天涯叹了口气,点了点头,而后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朝着萧辰跪下了。

    这个名震一方的丹道大师,竟然朝着一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下跪了,在众人的注视下,他对着萧辰连续磕了九个响头。

    九叩之礼,心服口服!

    杨经理望着这一幕,忍不住长叹道:“我也服了!”

    连胡天涯都心甘情愿的自认不如,可见萧辰无论是哪个方向都是碾压他的存在,这样的人物迟早会名声大振,他惹不起!

    就算是自己老板来了,估计也要客客气气的巴结,与其到时候被报复,不如舍下面子了结这段仇隙。

    话音落下,杨经理也如法炮制行了九叩之礼。

    萧辰扫了一眼两人,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准备离开,回过神来的汤老连忙跟上。

    可没等两人走出太远,胡天涯竟然追了上来,拦住了两人的去路。

    “还有什么事?”

    萧辰皱了皱眉头问道。

    胡天涯讪笑着,犹犹豫豫道:“先生贵为丹道大师,今天之事完全是个误会,还望先生不要心怀芥蒂。”

    “多虑了,没什么事我要走了。”

    萧辰毫不在意道。

    对于他而言,这种小事还不足以让他记住,况且他一向是有仇有恩,立刻就报的人。

    “这样最好,那先生能否赏脸一起喝个茶?权当我向先生赔礼道歉了。”

    胡天涯目光灼灼的问道。

    萧辰年纪轻轻却有如此深的丹道造诣,不是出身名门大派,就是背后一位绝世高人指点。

    这对于他而言,也许是个机缘,万一错过了,他可能会悔恨终身。

    一旁的汤老察言观色,不等萧辰开口就率先说道:“萧先生,胡药师在这东城区人脉广,你想要买的那些药材,可以让他帮忙,定然能事半功倍!”

    他已经隐隐感觉到了,萧辰是个了不得的大人物,自己太低估了他。

    越是这样的大人物,他反而越难巴结上,不如做个顺水人情帮胡天涯一把,捞到好处才是既得利益。

    胡天涯闻言,也立刻对汤老投去善意的目光,微微点头示意。

    汤老见此,脸色一喜,这样已经足够了。

    萧辰略一沉吟也点头同意了,相比汤老,胡天涯的确更适合替他办事。

    汤老也立刻找了个借口离去,留下萧辰两人。

    “萧先生,这边请吧”

    胡天涯领着萧辰,轻车熟路的走进一家古色古香的茶楼里。

    大厅的经理一看到胡天涯,立刻将他们请进了顶楼的包间。

    顶楼的景色和视野是最佳的,将这半个东城区都收入眼底,一览无遗。

    一张檀木小桌,采用镂空工艺,又不破坏其承力结构,将这普普通通的木桌子变成一件罕见的工艺品。

    就连坐的椅子都是特制的,包间里的一切看起来都透着文雅之气。

    距离他们十米外,还有一排模样清秀的侍女候着,随意使唤。

    这种高档服务的茶楼,能来此消费的都是非富即贵。

    随着侍女奉上两杯香茶,胡天涯便挥手打发了她们离开。

    “萧先生,你尝尝这茶,这是店里的精品,百花茶!采用我们沧州上百种花草药材混合炮制的,常年服用还有强身健体之效。”

    胡天涯笑着说道。

    萧辰端起茶杯先嗅了嗅,浓郁的清香中夹杂着淡淡的花香,入口后,又有一种略微苦涩的甘草味,随后整个喉咙中都回荡着药香。

    “一种茶居然能品出三种味道,确实是不可多得的好茶了。”

    萧辰满意的点头道。

    “这百花茶是我们沧州的特产,但会做这种茶的人太多了,所以上品的百花茶往往千金难买一两,如果先生喜欢,我可以送先生一些。”

    胡天涯带着讨好的意味说道。

    “先不说这个,我需要你帮我办点事。”

    萧辰放下茶杯,对视着他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