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九章他不举

    “他不举!”

    萧辰平静的声音瞬息让嘈杂的大厅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他。

    穆少卿脸上涨红成猪肝色,眼中充满了几欲杀人的目光,他扫视着周围众人,所有人都十分识趣的撇过头,生怕自己被穆少卿给盯上。

    可哪怕众人再怎么装作没听见,脸上那抹侃笑和戏谑,却怎么也掩饰不了。

    这下,整个沧州富二代圈子的人,都知道了,穆少卿,穆大少,那方面居然有问题。

    郑俊达脸色一怔,差点没笑出声来,穆少卿什么性格,他还不了解嘛,从未有几个人敢招惹他,别更说像萧辰这般,让他当众丢脸。

    在他看来,萧辰已经是个死人了。

    ‘小子,下辈子做人记得长点眼力劲吧。’

    郑俊达冷笑着摇了摇头,将手中的香槟一饮而尽。

    高岚听到这句话,脸色大变,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萧辰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么揭穆少卿的短,哪怕是她也没办法了。

    想到这,高岚不禁有些气急,她真是不明白,这小子是不是脑子缺了根弦。

    既然他非要 作死,自己也懒得管了,当即冷声道:“你自己惹的麻烦,你自己解决吧,我帮不了你了。”

    说完,她转身离开,回到她那两位闺蜜身旁。

    左侧的女子年纪稍大,烫着成熟性感的波浪卷,踩着高跟鞋,穿着开衩的裙袍,露出一双让男人看都都会感到口干舌燥的性感小腿。

    “岚岚,你不管你朋友了?”

    女子嘴角含笑道。

    “柳姐,要我是岚岚,我也不会管啊,居然连穆少卿都敢惹,估计是脑子不好。”

    她身旁少女扫了眼萧辰,摇了摇头道。

    “岚岚,你从哪里认识的这么一个愣头青?该不会是你养的小白脸吧?”

    少女对着高岚问道。

    “柳姐,瑶瑶,你们别乱说了,我和他有些生意上的往来,仅仅只是认识罢了。”

    高岚有些心烦意乱道。

    “仅仅只是认识?”

    柳姐闻言,瞥了高岚脸上的样子,侃笑道:“姐可是过来人,你觉得我会信嘛?”

    名叫遥遥的少女见此,也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道:“你看吧,我就猜到了,那小子虽然长得一般般,但看起来挺精神,估计身子板不错,床上功夫不错吧?”

    “哎呀,你们真讨厌,我是那样人嘛?”

    高岚没好气的白了她们一眼。

    “哈哈哈,不取笑你了,我看你挺关系这小子的,要不我替你出面说两句?”

    柳姐问道。

    她年纪稍长,阅历见识都比这些年轻人多,自然在这里圈子里地位也不低,就算是穆少卿看到她,也得客客气气喊声柳姐。

    高岚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喜色,当眼角余光瞥到,站在那一脸无所谓的萧辰,顿时气又上来了,摇了摇头道:“等等吧,先让这小子吃点苦头,长点教训。”

    此时。

    穆少卿面容扭曲的盯住萧辰,咬着牙一字一句道:“小子,你他妈胡说什么?”

    “我看你还年轻,现在治疗的话,还有痊愈的机会,当然,如果你需要,对那方面没啥需求,就当我没说。”

    面对快要原地爆炸的穆少卿,萧辰依旧十分冷静的给他分析病情。

    此言一出,众皆哗然,望向萧辰的眼神彻底变了。

    这算是自己把自己逼上死路嘛?

    好好活着不好嘛?非要这么作死?

    就连柳姐听到这话,也不禁脸色一怔,随即捂着嘴吃吃笑了起来道:“真有意思,岚岚,你这小相好是个医生?”

    “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个人脑子不太好。”

    高岚气鼓鼓的说道。

    “我倒是对这小子有些感兴趣了。”

    柳姐目光闪烁道。

    这时,酒店的保安闻讯赶来,为首的保安头子走到穆少卿面前,满脸谄媚的问道:“穆少,这是怎么了?”

    “把小子给我抓起来!”

    见保安队长认识自己,穆少卿当即趾高气扬的吩咐道。

    保安队长也没多想,立刻对着手下命令,准备把萧辰给控制起来。

    五六个保安纷纷抽出电棒朝着萧辰逼近,四周众人纷纷摇了摇头,已经猜到了萧辰的结局。

    突然,一道清澈的女声传来。

    “等等!”

    穆少卿闻言,眉头一拧,立刻阴着脸循着声音望去,想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插手自己的事。

    只见柳姐踩着高跟鞋,笑吟吟的走了上前,将雪白的手臂放在穆少卿肩膀上,对着其耳边低语了一番。

    片刻后,穆少卿暴怒的脸色稍微缓和,目光闪烁着,似乎在权衡利弊,考虑着什么,半晌他才有些不情愿的开口道:“柳姐,要我给你这个面子可以,但是这小子当众胡言乱语,让他给我道个歉,这件事我就当给您一个面子,算了。”

    人群中的郑俊达看到柳姐都出面帮萧辰解围,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柳姐名叫柳筠茹,寒门出身,听说是早年随着父辈来沧州打拼,家中长辈病逝后,她一个人撑起了负责产业的重担,还办得有声有色。

    相比他们这些靠着家族父辈萌荫作威作福的富二代,柳筠茹胜过他们太多。

    最为重要的是,柳筠茹能在圈子里混的风生水起,乃至让穆少卿都要给三分薄面,是因为她干的是地下灰色产业,单单外面这条佳山路上开的夜总会、酒吧,十家有五家都是她名下的产业。

    做这种生意的人,几乎黑道白道都有关系,没有摆不平的事情,而柳筠茹一个弱女子能够做大,可见她不是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

    ‘这小子什么时候又攀上了柳筠茹这只高枝?’

    郑俊达满脸阴霾,手中的高脚酒杯都被不自觉用力捏断了。

    柳筠茹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而走到了萧辰面前,近距离的打量着他,她看萧辰的眼神十分奇怪,犹如审视着一间待价而沽的商品。

    几个呼吸的时间。

    柳筠茹突然贴近萧辰,在其耳边低声道:“小子,你听到他的话了,为了救你这条小命,我可是付出了两家酒吧股权的代价,你可别不领情,赶紧道个歉,这件事就过去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