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章疯狂作死

    穆少卿虽然顶着穆家子弟的身份,但穆家子嗣何其之多,大多都是没有实权,混吃等死的废物,仅仅是仗着穆家的名头,无人敢惹罢了,所以柳筠茹给出的好处,是穆少卿无法拒绝的。

    萧辰望着这女人,突然伸手搂住了她的纤纤细腰,这让她脸上不禁闪过一丝慌乱,悄悄用力想要挣脱,而根本无济于事。

    萧辰嘴角含笑,望着她的双眼,不急不缓的反问道:“我为何要道歉?”

    柳筠茹闻言一怔,刚准备开口,却突然被萧辰推开,径直走向一旁的沙发,一副懒得搭理穆少卿的样子。

    这种无声的嚣张,让穆少卿眼中怒火再次重燃,他猛然夺过一旁保安手上的电棒,冲向萧辰,对着其后背抽过去!

    这突兀的一幕,令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乃至柳筠茹想要阻止也没有机会了。

    就在电棒即将抽下的一瞬间,萧辰骤然转过身,单手抓住即将抽下的电棒。

    穆少卿微微一愣,随即嘴角扬起冷笑,抓住电棒的手立刻按下通电按钮。

    超过三十万伏特的高压电流立刻顺着萧辰的手臂蔓延至全身!

    这种高压电流,虽然不致命,但是足以让人昏厥失去任何行动力。

    穆少卿狠狠按着电棒,他甚至都看到淡蓝色电弧在跳动,脸上有抑制不住的冷笑。

    “小子,这滋味如何?”

    然而,他话刚一出口,脸上的笑容就凝固了。

    萧辰抓着电棒的手突然一用力,合金材质的电棒竟硬生生的被其单手捏断!

    “哐当!”

    断掉的半截电棒落在地上发出乒乓声,猛然惊醒了穆少卿。

    “你!你是武者!”

    身为武道世家,穆少卿虽然没有遗传到穆家的武学天赋,但对于武者绝对不陌生,他清楚各个层次的武者能耐。

    仅仅一瞬间,他就在心中对萧辰的实力做出了个大概的估计,至少是化境层级!

    想到这,他转身就想跑,面对一位武者一定要保持足够的距离。

    但他的小心思根本无法按预料的进行,刚一转身就被一股巨力打在双腿。

    “扑腾!”

    他整个人也随着这股巨力,跪在了地上。

    萧辰不急不缓的从一旁桌子上拿起一个红酒杯,放在了他的头上,用着十分轻松的口气说道:“别掉下来摔碎了,不然你的下场跟它一样。”

    ‘嘶!’

    围观的众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当众打断了一位穆家子弟的双腿,还如此羞辱!这已经不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了。

    这个年轻人在当众打穆家的脸!

    高岚彻底傻眼了,嘴角抽搐着,她已经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柳筠茹阴着脸走到了她身边,叹了口气道:“岚岚,你这位朋友到底什么来头?你老实跟我说。”

    她也算是阅人无数,面对那些世家大佬、富家大少都能游刃有余的应付,可刚刚居然被这小子吃了豆腐,而且她似乎有种看不透萧辰的感觉。

    这个年纪仅仅二十出头,看起来脸庞还有些清秀的青年,仿佛有一颗历经沧桑的内心。

    “我也不清楚他的来历,只知道他叫萧景,是南海萧家人。”

    高岚摇了摇头道。

    “南海萧家?他和南海萧大师是什么关系?”

    柳筠茹脱口而出问道。

    “可能是亲戚吧,估计就是仗着自己这层身份,以为在沧州没人敢动他。”

    高岚猜测道。

    “这小子太狂妄了,除非他是南海萧大师本人,不然在沧州如此肆无忌惮的行事,只怕活不过三天。”

    柳筠茹不知为何,也感到有些生气了。

    “柳姐,现在怎么办?”

    见事情闹大了,高岚也坐不住了。

    不管怎么样,萧辰对她有恩,她不是一个不懂得知恩图报的人。

    “我也没办法,听说这次穆凌怀也来了,应该就在内厅,这会儿也差不多得到消息,马上要来了,我们静观其变吧。”

    柳筠茹无奈的摇了摇头,事情闹到这个地步,她也无能为力了。

    “岚岚,柳姐。”

    就在两人谈话之时,郑俊达似笑非笑的走到了两人身旁。

    “哦,郑公子也在,有什么事嘛?”

    柳筠茹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柳姐这话也太见外了,我难道过来和你们打个招呼都不行吗?不过我过来还真的有点话要跟你们说。”

    “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柳筠茹点头道。

    “关于萧景。”郑俊达顿了一下,目光瞥向坐在不远处沙发上的萧辰,又继续说道:“我不知道这小子跟你们是什么关系,但我奉劝你们一句,他现在摊上大麻烦了,两位可千万小心,别被牵连了。”

    “你来就是为了说这个?”

    高岚皱眉质问,显然对于郑俊达这时候来落井下石十分不爽。

    似乎因为看到高岚,因为萧辰而对他不满的样子,郑俊达眼中闪过一丝阴霾。

    但很快,他又恢复了泰然自若的样子,笑眯眯的说道:“那我们就一起等着看这出好戏如何?”

    对于能在高岚面前,看着萧辰一步步逼近死亡,这让他的心情立刻大好起来。

    内厅。

    杨鼎光和齐鸣站在一位中年男子面前,满脸堆笑,话语之中奉承之词不绝于耳。

    这位中年男人身形清瘦,在这种正式场合却十分扎眼的,穿着一身白色褂子,朴素简单的装扮却无法掩饰他那股不威自怒、和久居上位的气势。

    这人便是大名鼎鼎的沧州武道第一人,穆凌天的胞弟,穆凌怀。

    与穆凌天不同,穆凌怀不习武,只从商,凭借着穆凌天的名气将家族产业打理的井井有条。

    在外人看来,他们兄弟俩一个主内,一个主外,并称穆家双雄。

    这时,一个保镖脸色凝重的走到了穆凌怀身旁,在其耳边低语了一阵,穆凌怀听完后,眼中闪过一道精芒,冷声道:“现在人在哪儿?”

    “就在楼下大厅。”

    保镖回答道。

    穆凌怀点了点头,转而对着杨鼎光两人道:“我家族的一个晚辈遇到点麻烦,我先下去看看。”

    “这沧州,还有人敢惹穆家的人?”

    杨鼎光有些诧异的问道。

    “一个姓萧的小子,我也不太清楚。”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