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二章 萧辰的来头

    听到穆凌怀自报家门,萧辰眼中闪过一丝讶色,还真是碰巧,眼前这位就是他要找的人,嘴唇未动吐出两个字道:“萧景。”

    穆凌怀点了点头,继续笑着说道:“之前我不知先生身份,还望萧先生别介意,以您的身份怎么能待在外厅,不如随我上内厅?”

    “既然穆先生都这样说了,我若再斤斤计较,岂不是显得小肚鸡肠了。”

    萧辰脸上浮现出一抹微笑,顺势答应了下来。

    穆凌怀转身望向呆若木鸡的穆少卿,眼神冷漠的扫了他一眼道:“还不快给萧先生道歉!”

    穆少卿当场惊醒,诚惶诚恐的跪在了地上,像小鸡啄米般磕着头,嘴上喊着:“萧先生,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先生恕罪!”

    “萧先生,您看这样可还满意?若是不解气,我再废了这废物的双手给您赔罪。”

    穆凌怀讨好道。

    “不必了。”

    萧辰脸色淡然道,穆少卿不过是无足轻重的小角色,根本引不起他的兴趣。

    况且,他也不会把穆凌怀的客套话当真,放穆少卿一马,也等于卖了个面子给穆凌怀。

    像穆凌怀这种知名人物,自然更看重面子,特别是在这种公众场合。

    见萧辰十分识趣的不打算追究,穆凌怀也满意的点了点头,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下,两人有说有笑的走上了内厅。

    “岚岚,你这位朋友了不得啊,你当真不知道他的底细?”

    柳筠茹望着萧辰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的问道。

    高岚苦笑着摇了摇头,她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平凡无奇的男人,居然是一位武道宗师。

    “对了,郑公子呢?”

    两人四处张望了一下,这才发现郑俊达不知何时已经悄悄离开了。

    与此同时。

    杨鼎光和齐鸣脸色十分凝重,半晌,齐鸣打破了沉默问道:“我们还要按计划进行嘛?”

    “你说呢?这小子越是厉害,对我们的威胁和阻碍就越大,择日不如撞日,我现在就去联合三合真人施法弄死他!”

    杨鼎光眼中闪动着寒芒,平静的话语中透露着彻骨的杀机。

    “可我们还没有……”

    齐鸣话没说完,只见杨鼎光径直走到萧辰之前坐着的沙发旁,谁也没有注意到,他从沙发下捡起了一根遗落的头发,快速揣进口袋,神色匆匆的离开了。

    ……

    “萧先生如此年纪轻轻就有了傲视同辈的实力,还没来得及问,师承何人?”

    穆凌怀看似随意的问道。

    “抱歉,我师傅不让我随便说他的名号。”

    萧辰直截了当的拒绝,也打断了他旁侧敲击的话题。

    “我此次来沧州,其实是为了收集一些罕见的药材。”

    “药材?那就巧了,这沧州的药材市场,我们穆家至少有一半份额,需要什么尽管跟我说,我可以帮你。”

    “恐怕我需要的东西,穆先生纵然有,也舍不得给。”

    萧辰故作姿态的卖了个关子,等着穆凌怀进套。

    “什么东西?”

    穆凌怀立刻好奇的问道。

    “龙须草。”

    萧辰对视着他的双眼说道。

    果不其然,这三个字一出口,穆凌怀的瞳孔微不可查的一缩。

    “萧先生应该是打听过了,知道只有我才有龙须草吧?”

    穆凌怀不亏为商界大鳄,仅仅一瞬间就猜测出了许多信息。

    萧辰闻言脸色一怔,不可置否的笑了笑,随即点头道:“既然穆先生直说了,那开个价吧。”

    穆凌怀没有直说回答,拿起一旁桌子的一杯香槟抿了一口,似乎是在考虑着什么。

    作为一个商人,他自然深谙物以稀为贵的道理,龙须草这种东西在普通人手上一文不值,但是对于需要的人而言,那就是千金难买了。

    他不缺钱,也不缺什么东西,所以萧辰提出的交易,一时间让他有些犯难了。

    萧辰似乎是看出了穆凌怀心中所想,他沉吟片刻道:“我看穆先生也不像什么缺钱的人,这样吧,我可以答应你一个力所能及的要求,用以交换你手上的龙须草,你看如何?”

    一个要求换一件自己用不上的东西,看起来倒是一笔很划算的买卖。

    穆凌怀没有多想便不假思索的答应了。

    “龙须草放在家里,一时半会儿也送不到你手上,这样吧,改天我联系你,亲自交给你,你看如何?”

    穆凌怀耍了个小心眼,他对萧辰不知根知底,自然不会这么轻易先把东西给别人,反正交易达成了共识,他什么时候需要用上萧辰,到时候再完成交易也不迟。

    萧辰闻言目光闪烁,并没有多说什么,两人又闲聊了会儿,萧辰找了个借口先行离开了。

    他的目的已经达到,再留在这里也没有多大的意义。

    就在萧辰走后,一位穿着长衫,面容清瘦的中年男子走向了穆凌怀。

    散在穆凌怀周围的保镖看到来人,纷纷恭敬的低头让行。

    “怎么样?你可摸清楚这小子的底细了?”

    中年男子瞥了眼萧辰离开的背影问道。

    穆凌怀摇了摇头道:“这小子看起来年轻,但实则经验老道,鬼得很,什么有用的信息我都没套出来。”

    “那你和他聊了这么久,都是说些废话?”

    中年男子嗤笑道。

    “也不完全是,至少我和他做成了一笔交易,姜老板,这笔交易,你或许会有兴趣听听。”

    穆凌怀故意卖了个关系,似笑非笑道。

    姜姓男子见此,也来了兴趣,静等他的下文。

    “他答应我一个任意要求,用来交换龙须草,这龙须草是我从你手上买来的,你觉得我该怎么利用才划算?”

    “龙须草!他要这个干什么?这种药材十分罕见,就是那些经验丰富的药师都不一定认识或知道龙须草,这小子来历不凡啊!而且,我很好奇,他是怎么得知你有龙须草的?”

    姜姓男子有些疑惑道。

    这龙须草原本是百草居十大镇店之宝之一,后来他卖给了穆凌怀,这件事应该没几个人知道才对。

    “先不想这个,我想和你联手设个局,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穆凌怀意味深长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