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章 穆凌怀的计划

    两声突兀的枪响,打破了雨山湖的平静,高岚的尖叫声紧接着响起,湖面偶尔可见的几对鸳鸯也纷纷吓得划水游走。

    “妙妍,你好好看着,这就是得罪我的下场!”

    姜明凯狞笑着,他有意要顾妙杨看着这一幕,言外之意则是警告她,不要再挑战自己的耐心。

    顾妙妍吓得花容失色,立刻闭上了眼睛,不敢继续看下去。

    就在她闭上眼的一瞬间,她身后的姜明凯突然失声喊道:“怎么会这样?”

    站在快艇上,拿着手枪对准萧辰的陈老四,目瞪口呆的望着龙舟上那个男人,拿着枪的手都在不自禁的发抖。

    萧辰将挡在身前的手放下,松开手掌,里面赫然握着两颗子弹。

    “哒哒。”

    子弹从掌心滑落,落在木甲板上发出两道闷响。

    “徒手接子弹!他是宗师!”

    陈老四吓得肝胆欲裂,立刻对着手下催促道:“快快快!开船跑!快跑!”

    在道上混的人,自然对于武者不陌生,若是化境武者,他或许还能勉强打起精神应付,可面对一位武道宗师,他心里就已经开始缴械投降了。

    这样的人物,寻常枪械根本对其造不成丝毫伤害。

    “跑?”

    萧辰眼神一冷,突然朝着快艇凌空一拳打出。

    湖面骤然卷起一道十米高的大浪,犹如一堵遮天蔽日的水墙,瞬息间就拍中了快艇。

    “啊!”

    一阵惊惧的惨叫声传来,但很快就戛然而止,整艘快艇连同船上的三个人,都彻底消失不见了。

    湖面再次恢复平静,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站在他身后的高岚瞪大了美目,小嘴因为惊讶而久久合不拢。

    虽然萧辰可能是一位武道宗师,但之前却没有见过萧辰真正出手过,今天一见,这神乎其技的手段打消了高岚心中的疑虑。

    “高小姐,这几个人你认识吗?”

    萧辰转身问道,将其惊醒。

    高岚回过神,摇了摇头道:“我不认识,也许是我爸生意上的对手吧。”

    商场如战场,只有常年混迹其中的人,才深知其黑暗面的可怕,纵然是这种光天化日之下的暗杀,在沧州的圈子里,三天两头都能听到这种新闻。

    萧辰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没有继续多问。

    与此同时,湖面上另一艘船,快速离开了这里。

    船上的姜明凯惊疑不定的坐在地上,喘着粗气,额头上细密的汗珠,表明了他内心的惊惧。

    幸亏他没有出面,不然面对一位武道宗师,他只怕死得连渣都不剩了。

    而她身旁的顾妙妍,眼中则闪过一丝异色,她从一开始就感觉到萧辰的不凡,今天的事也印证了她的想法。

    ‘这个男人身上好像有很多秘密。’

    ……

    告别了高岚,萧辰回到了别墅,吸收了第一次使用中阶灵晶的教训,他布下了一个小型聚灵阵,利用灵晶作为阵眼,将其内的浓郁灵气稀释淡化,分散在整个法阵之中。

    自身坐在法阵里修炼,进度可谓是一日千里。

    一连五日,别墅大门紧闭,整个别墅住宅区从五天前,突然弥漫起一阵大雾,打电话问气象部门,也没给出个所以然的原因,闹得小区售楼处接近一个星期都没有新的客人来看房。

    与此同时。

    萧辰静坐在法阵之中,浑身氤氲缠绕,如果细看会发现,随着萧辰每一次吐纳,一缕缕轻烟十分灵动的在他肌肤表面钻进钻出,这是由于灵气浓郁到一定层次,每运行一个小周天,便等于一次伐骨洗髓。

    早年就被师傅用各种珍稀药材伐骨洗髓的萧辰,如今体内早已经没有太多的杂质,虽然经过了五天的伐骨洗髓,但身体依旧十分干净。

    “呼~”

    萧辰豁然睁开眼,吐出了一口浊气,眼中不禁浮现一丝喜色。

    利用中阶灵晶作为阵法的聚灵阵,其效果让萧辰都有些诧异了,仅仅五天他便恢复到了巅峰状态,甚至已经隐隐感触到第七层的门槛。

    如今只差拿到那龙须草,炼制出黄龙丹修复道体了。

    萧辰抬手一挥,散去法阵,起身走到了阳台,十分惬意的伸了个懒腰,顺手拿起放在阳台桌子上的手机,瞄了一眼。

    “嗯?穆凌怀的电话。”

    上面显示穆凌怀一共给他打了十几个未接电话,萧辰没有多想立刻拨通了过去。

    穆凌怀手上有他需要的龙须草,之前也达成了交易,想来这次打电话给自己,应该是打算完成交易了。

    不到一分钟,电话接通了。

    “萧先生,你可真是个大忙人啊,我从昨天开始给你打了十几个电话,都无人接听。”

    电话那头传来穆凌怀的调侃。

    “闭了次关,若有怠慢,实在不是本意。”

    萧辰解释道。

    “无妨,前些日子我也忙过头了,一时间忘了把龙须草给你送去,正好明日是沧州十年一次的武道盛会,如果萧先生不忙的话,明天碰个面,我把龙须草亲自交给你。”

    穆凌怀虽然说的客气,但萧辰岂会这么天真,什么叫一时间忘记了?分明是打算待价而沽,啥时候需要用他了,才会想起这件事。

    但是萧辰也不会点破,继续问道:“沧州十年一次的武道盛会?这是什么,我还没有听说过。”

    “萧先生是外来人,没有听说过很正常,明天你来了自然会知道。”

    穆凌怀没有打算多解释,两人寒暄了片刻便挂断了电话。

    放下手机后,萧辰目光闪烁,沉思了会儿,立刻又拨通了高德朔留给他的那个号码,打通了过去。

    电话一接通,萧辰便开门见山的问道:“高先生,您可知道沧州十年一次的武道盛会,是什么情况?”

    “武道盛会?”

    高德朔的声音显得有些惊讶,沉默了几息,突然反问道:“恕我多嘴,是谁请你去参加的?”

    “穆凌怀。”

    萧辰也没有打算隐瞒,毕竟是高德朔的人脉,得知他和穆凌怀之间的事,应该不难。

    “我猜也是如此,如果先生想在这沧州多待一段时间,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去参加了,往年的武道盛会都会血流成河!”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