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二章 一群‘刁民’

    纵然萧辰故意收了几分力道,但是对于江横一个普通人而言,这一下也让他的手骨彻底粉碎了!

    数根骨刺透过表皮露了出来,看起来十分吓人。

    江横疼的在地上直打疼,杀猪般的惨叫响彻耳畔。

    江晓丽见此脸色一变,连忙上前扶起他,望着萧辰厉声呵斥道:“小子!你找死!”

    “你再聒噪不休,我让你永远也说不了话。”

    萧辰眼中闪过一道寒芒,冷冽的声音不禁让吴晓丽打了个寒颤。

    吴建成父子完全没有料到这一幕,两人愣了一下,立刻上前拉住萧辰说道:“萧先生,您别冲动!”

    江晓丽和江横可都是景田镇镇长的亲戚,尤其是江横更是江镇长的亲侄儿,平日里最受宠,萧辰把江横打成这样,只怕事情很难善了。

    “萧先生,您仗义出手,我们父子俩感激不尽,可这件事您实在帮不上忙,也不要掺和了,趁现在赶紧走吧。”

    伍安平一脸忧虑的低声道。

    “不错,这江镇长是他们的亲戚,而且江镇长是出了名的护短,为人睚眦必报,您别待在这里了,剩下的事我们会解决的。”

    伍建成赞同道。

    “无妨,今天既然撞见了,这事我偏要管一管。”

    萧辰不在意的说道。

    “可是……”

    伍安平欲言又止。

    这时,疼的冷汗直冒的江横颤巍巍的起身,眼中充满了怨毒,盯着萧辰等人道:“走?我告诉你们,你们今天一个也走不了!”

    几人顺势把目光聚集在他身上,他们这才发现江晓丽不见了!

    “完了!”

    伍建成父子显然是想到了什么,心底一凉。

    “小子,你敢打我,等会儿老子就让你后悔!还有你们两父子,就等着坐牢吧!镇上派出所的所长是我爸,今天我不把你们一个个整死,我就不姓江!”

    江横咬牙切齿道。

    伍建成父子闻言,脸色惨白,背后被冷汗浸湿。

    在这景田镇,江家可谓是土皇帝,小到村里面的支书,大到镇长都有江家的人,他们跟江横撕破脸皮,根本毫无胜算。

    纵然逃跑,偌大的沧州,他们根本没有其他的亲朋好友,能够帮助他们。

    伍安平长叹了一口气,依旧不死心的开口哀求道:“江公子,这件事完全因我而起,我愿意给你磕头赔罪,希望你放过萧先生和我儿子。”

    “呵呵呵,现在知道怕了?求人要有求人的姿态,跪下说话!”

    江横看到伍安平低声下气的服软,脸上的冷笑愈甚,那抹嘲弄更是丝毫不加以掩饰。

    伍安平苦涩的摇了摇头,长叹了口气,膝盖一弯准备跪下。

    “爸!不要!”

    伍建成脸色一惊,连忙上前拦住他。

    “建成,你别拦着我,我这张老脸就算舍弃了又如何,只要能救你和萧先生,我心甘情愿!”

    伍安平说完便推开了他,不顾劝阻跪在了江横面前。

    “江公子,现在您满意了嘛?”

    “哈哈哈……满意!相当满意啊!”

    江横很是得意的点了点头。

    “那我儿子他们,您能不能?”

    伍安平话还没来得及说完,突然被其打断道:“老东西,我说过一定会放过他们吗?你活了一大把年纪,怎么这么天真?”

    “什么?江公子,您可不能说话不算数啊,你还有什么要求,我全都能满足你。”

    伍安平脸色一紧,连忙说道。

    江横轻蔑的笑了笑道:“就凭你也配跟我谈条件,老东西,我实话告诉你,就算你死在我面前,你这个傻儿子和这个野小子,今天也难逃一劫!”

    “江横,你他妈欺人太甚!”

    伍建成再也忍不住了,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道。

    “哼,在这里,老子就是欺负你们了,你能拿我怎么样?”

    江横戏谑道。

    这时,外面突然响起一阵警笛声,听到这声音,伍建成父子脸色大变。

    不到几分钟,一阵脚步声愈来愈近,吴晓丽率先进门,紧接着五六个穿着警察制服的男人也陆续走了进来。

    为首的一名中年男子,一进屋就直奔江横,看到其手臂上的伤势后,满脸怒容。

    “是哪个不长眼的狗东西,居然对我儿子下如此毒手!”

    “江伯父,就是这小子!”

    吴晓丽冷笑着指着萧辰告状,继续添油加醋道:“我和堂哥来跟伍家父子索要生意上的欠款,可这伍家父子居然对我们恶语相向,还喊来帮手,打伤了堂哥,我们实在忍无可忍才惊动您的。”

    不得不说,江晓丽恶人先告状的本事实在厉害,短短几句话就让江所长火冒三丈,手上青筋浮现,隐隐要动手的架势。

    “横儿,是这样吗?”

    江横连忙点头道:“爸,您要是晚来几分钟,只怕我连小命都交待在这里了,这些刁民,您快点把他们都抓起来!”

    江所长脸色越来越难看,深吸一口气,厉声大喝道:“动手,把这些刁民全都抓起来!”

    他根本就没有打算听伍建成等人的辩解,在他看来自己儿子收了这么严重的伤,而伍建成等人却安然无恙,这就已经能说明问题了。

    “等等!”

    突然一道声音响起,打断了他们行动。

    江所长循着声音望来,盯着萧辰,眼神阴霾道:“你是打算不认罪吗?我告诉你,人证物证确凿,就凭你故意伤人罪,关你三五年不是问题!”

    所谓官官相护,只要进了局子,分分钟就能把他整死,长久以来,因为各种莫名其妙的原因,而死在监狱的人,多不胜数。

    进了局子的人,就算死了,也没人会去追究,这就是江横父子的底气。

    “江所长是吧?我想是你搞错了,我承认他的伤是我弄的,可你不听伍家父子辩解,就贸然准备把我们抓起来,是不是太过草率了?”

    萧辰冷声道。

    江所长见萧辰当众质疑他,脸色更加难看了,冷哼道:“老子怎么办事,哪里轮得着你一个乳臭未干的野小子质疑?少废话,全都抓起来!”

    “我倒要看看,你们谁敢动手。”

    萧辰平静的声音却透露着一丝暗藏的杀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