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三章 不知死活

    要论公职,自己是军方少将,相当于省级的厅级干部,更别说自己还挂着蛟龙特战队总教官的名头,哪怕是省长来了,也要对他点头哈腰。

    而且军队的人,哪怕是退役之后,如果犯了罪,也是由军事法庭抓捕审判,警察远没有这个权限。

    萧辰的话一出口,江所长眼睛一眯,不禁把手悄悄摸向腰间的警棍,盯着萧辰一字一句道:“你想拒捕?”

    “江所长这顶高帽子可别乱扣,我不是拒捕,只是你一个小小的所长,有什么资格来抓我?”

    此言一出,众皆哗然!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什么叫狂妄,用狂妄都不足以来形容萧辰,江横目瞪口呆的望着萧辰,他以为自己已经是够嚣张了,没想到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野小子,比他还狂妄百倍!

    江晓丽脸上的惊愕一闪而逝,立刻走到江所长耳边嘀咕道:“伯父,这小子明摆着看不起你呢,你今天要是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以后怎么在景田镇混?”

    江所长目光闪烁,虽然明知江晓丽是故意用激将法的,但还是忍不住气急。

    可他毕竟不是毛头小子,能混到这个位子,自然城府非同一般。

    眼前这个小子看起来年纪轻轻,却敢如此口出狂言,定然是有身份的,而且这几日景田镇来了许多大人物,说不准眼前这小子就是某个世家子弟。

    思索片刻,他立刻打定了注意,望着萧辰冷声道:“小子,你说我没资格,那我就让我们景田镇的镇长来!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还敢不敢继续大放厥词。”

    他的算盘打的十分精明,自己没有万全的把握,也不敢随便动手,只要请出他哥来,哪怕眼前这小子是某个小世家的阔少,也得老老实实的低头!

    萧辰脸色淡然的坐在了一旁,不为所动,而伍家父子看到江所长居然打电话要喊镇长来,一时间彻底慌了。

    这事情已经闹得够大了,现如今还要惊动镇长,这对他们而言无疑是火上浇油。

    “爸,现在怎么办?”

    伍建成脸色有些紧张的低声问道。

    “哎,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伍安平叹了口气,便不再多言,事到如今,他们只能听天由命了。

    而一旁的江晓丽和江横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冷笑,尤其是江晓丽,望向萧辰的目光充满了轻蔑。

    镇长也是他家的亲戚,肯定是帮他们,萧辰此举不过是,自己把自己往火坑推罢了。

    约莫半盏茶的功夫。

    江所长等警员将萧辰等人堵在那,而萧辰则神色自若的坐在一旁,一群人就这么僵持住了。

    就在这时,突然一道怒气冲冲的声音传了进来。

    “是哪个不长眼的狗东西,居然把我侄儿打伤了?”

    众人的目光立刻望向门口,只见江镇长脸色阴沉的走了进来,扫视了一圈大厅,当看到坐在一旁的萧辰时,脸色一怔。

    江横看到来人,脸色大喜,平日里一众后辈,就数他深得大伯欢心,他连忙装作一副委屈的样子,上前准备诉苦。

    可还没等他走上前准备开口说话,江镇子直接无视了他,径直走到了萧辰面前。

    在众人万分震惊的目光下,他挤出笑容躬身道:“萧先生也在这里啊。”

    所有人都看傻眼了,场面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江横愣在当场,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江晓丽一脸懵逼,不知所以。

    只有江所长瞳孔猛然紧缩,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自己大哥这幅谦卑的说话口吻,满脸讨好之色,像极了看到省级大官时,阿谀奉承的模样。

    ‘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

    江所长只觉得心头巨震,脸色阴晴不定。

    江横很快就回过神,冲到了江镇长面前道:“大伯,这小子就是打伤我的人,你可要为我做主啊!你看我这手上的伤势,都是这个狗东西给……”

    “啪!”

    他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只见一个响亮的耳光抽在他的脸上。

    江横一脸呆滞的捂着脸,十分委屈的望着他道:“大伯,你…你为什么打我?”

    “打的就是你这个不长眼的狗东西!”

    江镇子猛然回过神,眼神凌厉的盯着他继续说道:“不知死活的东西,连萧先生都敢招惹!还有你们俩!”

    他目光立刻移到江晓丽和江所长身上,这让两人不由得感到一丝紧张。

    “不要以为你们平日里干的那点事,我不知道,我告诉你们,萧先生是我的贵客,你们还不过来给萧先生赔礼道歉!”

    江镇长暴怒的声音,让江晓丽脸色惨白,眼色复杂的望着萧辰。

    江所长显然经验更加老道,立刻就听懂了他哥的弦外之音,立刻走到萧辰身旁,脸色慌张的道歉道:“萧先生,今天这事完全因为我这不争气的儿子,我也是被他给蒙蔽了,说到底都是我教导无方。”

    说完,他立刻扬起手,在江横脸上抽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比江镇长打的还要重,直接将其抽翻在地,嘴角溢血的瘫在地上惨叫。

    江晓丽看着这一幕,眼皮一跳,立刻反应过来,跪在了萧辰面前磕头道歉,身子还在微微颤抖着。

    “萧先生,您看这事……”

    江镇长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瞥了一眼萧辰,欲言又止。

    萧辰可是穆凌怀带来的人,临走时还特意嘱咐过他要好生招待,他不知道萧辰到底是什么人,但穆凌怀可是沧州第一世家穆家的二把手,能让穆凌怀如此郑重其事,可想而知,这个年轻人根本不是他们能招惹的。

    “既然知错了,我是可以原谅他们。”

    萧辰意味深长的扫了一眼他们,他很清楚江镇长等人不过是演了一出苦肉计罢了,但对于他而言,也懒得和他们这些人计较。

    “可伍家父子和我有些渊源,你这两个后辈故意陷害他们,骗了他们一千多万,你给个解决方案吧。”

    伍家父子闻言,朝着萧辰投来感激的目光。

    “这样吧,伍家父子损失了多少钱,全由我来承担偿还,对于今天这个误会,我愿意再额外拿出二百万补偿他们!”

    “你们觉得呢?”

    萧辰对着伍家父子问道。

    “全凭萧先生决断!”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