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四章小型交易会

    “那就这样办吧。”

    萧辰微微颔首。

    江镇长忍不住松了口气,赔笑说了两句,便转身脸色阴霾的盯着江横等人道:“还不快滚!”

    “萧先生,我先带他们走了,您还有什么吩咐,只要吱会我一声,随叫随到。”

    “行了,走吧。”

    萧辰不在意的摆了摆手。

    江镇长等人立刻匆忙离去,生怕走慢了一步,萧辰改变主意。

    直到他们全都离开后。

    伍安平拉着伍建成突然朝着萧辰跪了下来。

    “萧先生,您可真是我们伍家的贵人啊,先后帮了我们两次,我们都不知道如此报答您了。”

    伍安平一脸诚恳说道。

    “我愿意给先生做牛做马,报答您的恩情。”

    伍建成也顺势附和道。

    “不必了,相识一场,今天的事不过是举手之劳,起来吧。”

    萧辰抬手一抚,一股真气立刻将两人扶起。

    “既然事情解决了,我就先走了。”

    “等等!”

    不等萧辰转身,伍安平突然开口喊住他。

    伍安平脸色有些迟疑,很快便转身走进内屋,不到一会儿抱着一个满是灰尘的铁皮箱走了出来。

    这箱子约有一米长,看起来十分沉重,伍安平费力的将铁箱抱出来放在地上,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道:“萧先生,您帮了我们这么大忙,我伍安平也不是不懂知恩图报之人,还望您收下我这祖传之物,当做谢礼。”

    一旁的伍建成看到这铁箱,眼中闪过一丝讶色,这铁箱的具体来历他也不甚了解,但是从自己记事开始,这箱子就存在了,对于它的来历,伍安平只是在酒后提过一次,这是他们伍家老一代传下来的宝物,以后还要传给他。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却从没见自己父亲打开它,更是对这件事闭口不言,不知道是在忌讳着什么。

    萧辰扫了一眼地上的铁箱,突然脸上闪过一丝讶色。

    ‘好熟悉的气息。’

    不等伍安平开口解释,萧辰衣袖一挥,铁箱上的锈迹斑斑的大锁顺势落下,铁箱打开,里面露出了一块样式十分精美的玉佩,上面雕刻着一头栩栩如生的双头豹。

    他伸手将玉佩拿在手上轻轻抚摸着,突然玉佩上的双头豹浮雕动了!

    张着獠牙大嘴的脑袋,竟然微微转动,盯住了萧辰!

    这诡异的一幕,绕是心境沉稳的萧辰,也吓了一跳,不过这异象就此而止。

    伍建成则被这一幕吓得失声喊道:“这是什么鬼东西?”

    “伍老,这东西你是从何而来?”

    萧辰目光闪烁的问道。

    他能清晰感应到这玉佩里充沛的灵气,仿佛和他的八荒戟一样,可能也是一件法宝,但不同的是,这玉佩上居然有一丝暗界珠的气息,这就让他十分诧异了。

    “实不相瞒,这东西是我爷爷传下来的,据说当年他们在海边打渔,看到一道流星坠地,前去查看便发现了此物,据我父亲回忆,他们是在一个礁石上找到此物的,当时有无数鱼虾好像疯了一般,朝着其涌来,煞是不凡!”

    伍安平说完,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能肯定这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贝,可我们父子俩没啥出息,财不外露的道理,我还是懂的,这宝物放在我手里也是浪费,今天就借花献佛一次,送给先生了。”

    “你说的不错,这确实是个宝物,其价值不可估量,你说说吧, 还想要些什么,我不会让你吃亏的。”

    “先生的恩情,我们无以为报,哪里还敢奢求其他东西,先生就收下吧。”

    伍安平摇了摇头道。

    “那好,若日后你们遇到什么麻烦,来南海萧家,报上我的名头找我就行。”

    萧辰也不打算跟他客气,这豹纹玉佩显然不是凡物,留在他们两个普通人手里,反而是件坏事。

    告别了伍家父子,他便离开了伍家。

    走在路上,他发现一天之内这小小的景田镇便来了不少武者,其中不乏內劲巅峰,化境武者。

    单单他走的这条街道上,其中十分之一的人都是汇集于此的武者,这种比例实在太过惊人。

    要知道寻常人想要入门成为武者,几乎是百里挑一,成为化境武者已然是凤毛麟角。

    ‘看来我还是小觑了沧州武道。’

    萧辰心中暗道。

    相比丰饶富足的南方地区,这里的人显然习武之风更盛,从而造就了大量武者,各大武道世家、武术宗门林立。

    他敏锐的发现这些武者大多都奔着一个方向而去,闲来无事,萧辰便混在其中,一路跟了过去。

    不到半个小时,萧辰在一栋高宅大院外停下了脚步,门口进出的人流很多,大多都是武者,或者是一些气度不凡的富家子弟,听着里面传出来的声音,看起来很是惹恼,像是一个小型交换会。

    虽说沧州的武道盛会,当初创立的目的是为了让众人互相较量,解决私下的嫌隙,但十年一次的盛况也吸引了不少投机者来做买卖,互通有无。

    萧辰没有多想,也动身走了进去。

    刚进院门,他便看到有两个武者站岗,两人只是扫了他一眼,便没有其他动作。

    院子里面比他想象的大,前院后院,侧厅偏房,宛如一座大型府邸,可以容纳上千人在里面。

    四处都可见有人席地而坐,面前摆着一个小摊位,上面 放着丹药、法器、老药等各色各样的交易物品。

    这个看似简陋的交易会却随处可见外界罕见的好东西,甚至有几株老药让萧辰都差点没认出来。

    就在萧辰准备四处逛逛,找些对自己有用的东西买下时,不远处一个摊位,突然一阵激烈的争吵。

    摊主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面前摆着各种各样成品丹药,一旁用牌子写着‘百草居正品丹药’。

    单单这几个字就足以吸引众人目光,要知道在沧州百草居的丹药是最好的,而且供不应求,一些对于武者大有裨益的丹药更是千金难买。

    而这年轻人摊位上则密密麻麻摆着很多丹药,这让不少人都生疑起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