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一章再见顾妙妍

    景田镇海边渔港,原本横七竖八堆放的破旧渔船早已经被人给清空,一眼望去,到处都是高档游艇和小型客轮,上面都站满了人。

    而正中心却不知何时停泊了一艘大型客轮,光是露在甲板上就有五层之高!

    萧辰在小院等了许久也没见穆凌怀来找他,便联系胡天涯,在他的陪同下来了海边,乘坐着一艘快艇上了一艘小型客轮。

    胡天涯亮明身份,在侍从的接待下,来到一间休息室。

    “萧先生,您先在这里歇会儿吧,一时半会儿还打不起来。”

    萧辰点了点头,这间房的视野挺不错,可以清楚看到外面发生的一切,胡天涯也没有久留,很快就离开了。

    与此同时,另一间房内。

    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一位男子坐在窗前,手上捧着一杯红酒,慢条斯理的品尝着,他抿了口酒,才不急不缓的将酒杯放在桌子上道:“进来吧。”

    房门打开,一位中年男子领着一位女子走了进来。

    若是萧辰在此,定然会认出这女子是顾妙妍。

    中年男子满脸堆笑的上前一步道:“公子,人我给您带来了。”

    说完,他便转身对着顾妙妍使了个眼色,但顾妙杨一副熟视无睹,依旧低着头站在那。

    男子饶有兴趣的打量着顾妙杨,有些邪魅的笑着道:“难怪我那个弟弟这么痴迷你,果然长得倾国倾城,上前来,靠近点让我看看。”

    顾妙妍深吸一口气,突然抬起头直视着他道:“姜公子,我不是你弟弟的货物,更不是你们姜家可以随意拿捏的玩物,还请你让我离开。”

    “离开?”

    男子愣了一下随即大笑了起来,一旁的中年男子也附和着干笑起来。

    “顾小姐,你是不是没有弄清楚自己的处境?还是你不了解我姜庆元的性格?”

    姜庆元嘴角扬起一抹冷笑,突然起身走到了顾妙妍面前,伸出手捏住她的下巴,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道:“我和姜明凯那个白痴不一样,他不过是个不受宠的废物,而我是姜家未来的掌门人,而且……我和他最大的差别是,我想要的东西,就一定能得到!”

    此言一出,顾妙杨脸色一变,转身就想逃出门外,可早有准备的姜庆元岂会让她这么轻易逃走,立刻抓住了她的手臂,将其揽入怀中,一双臂膀死死的钳制住了她,让其动弹不得。

    “嗯,你身上的香味真好闻,不知道你身上其他地方是不是也这么香?”

    姜庆元不怀好意的笑了笑,对着对着她上下其手,紧接着肆无忌惮撕掉了她身上的薄纱外套,露出了里面粉红色的紧身亵衣。

    一旁候着的中年男子十分识趣的转身出去,顺便把门给反锁了。

    “放开我!你快放开我!”

    顾妙杨的声音中充满了愤怒和惊慌,但对此又有些无可奈何,眼中不禁有些绝望。

    “继续喊,我就喜欢这种女人,一会儿到了床上还不是跟水蛇一样?”

    姜庆元面露淫光,突然将其抱起丢在了床上,不等顾妙妍反应过来,便压在了她的身上。

    顾妙杨脸上的惊慌愈来愈甚,拼命的挣扎着,但她不过一个柔弱女子,哪里是姜庆元的对手,很快她浑身上下的衣服都被姜庆元像野兽一般撕开,只有寥寥一件文胸遮挡着隐私部位。

    “求你了,放过我吧。”

    顾妙杨不自觉带着哭腔,身体微不可查的颤抖着。

    “呵呵,反应这么大?难道你还是个雏儿吗?”

    姜庆元想到这,愈发兴奋起来,伸出手准备揭掉顾妙杨那最后一件遮羞布。

    “感觉从她身上滚开!”

    突然一道冷冽的声音在他耳边炸响,这道声音响起的一刻,室温都仿佛骤然下降了十度不止。

    姜庆元突然感觉后辈一阵寒意,猛然回头盯住了身后,这个突然出现在房间内的青年。

    “你他妈是谁?怎么进来的?”

    姜庆元满脸阴霾的呵斥道。

    正在兴头上,突然被人打搅了好事,任谁都会火冒三丈。

    “是你!”

    顾妙杨看到来人,黯淡的双眼突然一亮。

    萧辰有些不耐烦的再次重申道:“赶紧滚!我的话不会再重复了。”

    姜庆元看到这个突然闯进来的陌生人,居然还敢用这种口气和他对手,当即暴怒的起身冲到萧辰面前,扬起手作势要抽下去。

    “不知死活!”

    萧辰眼中闪过一道寒芒,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突然出手掐住了他的脖子,将其像提着小鸡崽一般举在半空中。

    姜庆元涨红了脸,双手不停挣扎挥舞着,但根本无济于事,不到几个呼吸的功夫,他便翻了白眼。

    萧辰的手一松,姜庆元也轰然落下,劫后余生的他大口喘着粗气,满脸的惊惧。

    顾妙杨抓起被单将其裹了起来,飞快从床上跑下来,扑进了萧辰的怀中,不知为何,待在萧辰身旁,她莫名的有种安全感。

    萧辰顺势拍了怕她的肩膀,安抚了一会儿。

    而这时,姜庆元也趁着空档,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不到一分钟,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顾妙妍脸色一变道:“我们快走,你刚刚打的那人是姜家的大少爷,这艘客轮就是姜家的,整艘船大半都是姜家的人。”

    “他还敢来,我就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了。”

    萧辰神色自若道。

    顾妙杨闻言一怔,一时间呆住了,有些反应不过来,他们此时可是身处姜家的地盘,到处都是姜家的人,而萧辰居然一副不把姜家放在眼里的样子。

    要知道姜家在沧州也是数一数二的大世家,名下的百草居更是沧州医药行业第一,胆敢不把姜家放在眼中的人,也有那么几个,但绝不可能是自己身边这个年轻人。

    两人说话之间,一大群人突然涌了进来。

    一位中年男子扶着面色铁青的姜庆元走了进来,狐假虎威的大喝道:“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招惹我们姜大少?”

    姜庆元眼中杀机涌动,指着萧辰冷声道:“把这个人,给我打残丢到海里去喂鱼!”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