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三章 运筹帷幄

    穆凌怀刚被手下扶着从车里走下来,四周众人都纷纷拱手喊道:“穆先生!”

    沧州穆家得以如此兴旺,其一归功于武功盖世的穆凌天,这是穆家得以发展的保障,其二则是商界大佬穆凌怀,拥有着过人的魄力和前瞻的远见,才能让穆家在短短几十年成为沧州第一世家。

    “嗯,不用多礼了。”

    穆凌怀神色自若微微颔首。

    众人自行分开一条道路,穆凌怀背负双手带着一众手下乘坐快艇登上了一艘长约二十米的三层龙舟。

    穆凌怀的到来,预示着盛会正式开始,各大势力心怀鬼胎,都在盘算着自家能在这次盛会捞到多少好处。

    穆凌怀登上龙舟的顶层,早已经有人给他搬来的椅子,让其坐下,一众手下则恭恭敬敬站在其身后。

    这时,一位穿着朴素长衫的中年男子,手里握着两个文玩核桃,发出‘哒哒’的声音,不急不缓的走到了穆凌怀身旁。

    “姜先生,来了啊,坐吧。”

    穆凌怀对着手下使了个眼色,立刻就有人搬出一把椅子放在他身旁,此人正是百草居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幕后主人,姜道明。

    姜道明扫了一眼穆凌怀身后众人,疑惑的问道:“咦,怎么没看到那个年轻人?”

    “你说哪个?”

    “好像是叫…萧景吧。”

    “哦,那个人,我这几天事情太多,忙过头了,来的时候都忘记派人去喊他了。”

    穆凌怀苦笑着摇了摇头,继而说道:“算了,不打紧,反正我带上那小子,也是为了有备无患罢了,不过现在看来,我已经用不上那小子了。”

    姜道明听出他话里有话,眼中闪过一缕精芒低声问道:“你请到那个人出山了?”

    穆凌怀意味深长的笑着点了点头道:“不错,就在昨天,他给了我回复,答应替我们穆家出手。”

    “啧啧啧,老穆啊,你老实告诉我,你花了多大的代价?那个人可是轻易不出手的。”

    姜道明谈起‘那个人’眼中不自觉带着丝丝敬畏和震惊。

    “也没什么,对于我们穆家而言,只要能撑过这次武道盛会,多大的代价都值。”

    穆凌怀摇了摇头,含糊带过。

    很快各大势力的代表已经到期,众人把目光纷纷集中在穆凌怀身上,作为沧州第一世家的代表,他自然是最有资格主持大会的不二人选。

    穆凌怀起身环视了一眼四周,他所处的位子是全场最高点,可以清晰看到每一个人。

    “此次武道盛会,是我们沧州十年一次的老传统,规矩我就不赘叙了,现在开始吧。”

    穆凌怀的话很简单,浑厚的声音响彻渔港的每一个角落。

    随着他话音落下,立刻就有两个小世家派人登上了中心的甲板擂台。

    沧州世家众多,除了穆家等大势力,还有上百个小世家门派,他们平日私下之间也互有龌龊,自然迫不及待就开始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输的一方,除了损失得力手下的外,还会丢掉很多产业的市场份额。

    很快,擂台上的双方出战者便打得火热,一场场擂台下来,甲板上随处可见血迹,更有一名倒霉的武者,被人给硬生生折断手脚丢进了海中,在绝望的挣扎下活活被淹死。

    另一艘龙舟上,钱姓男子突然把目光集中在林百晓身上,拱手大声说道:“林家主,去年我们两家对胶西那块地盘的争执还没有个结论吧,不如今天我们先解决了这事吧?”

    林百晓慵懒的靠在软垫沙发上,腿上坐着一位穿着低胸装的妖艳女子,听到钱姓男子的主动挑衅,冷淡的瞥了一眼他道:“这‘正主’还没有上呢,你跟我较什么劲?”

    要说沧州谁的产业地盘最多,自然是穆家了,今年是他们褥穆家羊毛最好的机会,他自然是不愿意提前暴露实力。

    “呵呵,先解决了你也一样,一块蛋糕就那么点大,少一个人,多一个吃饱,你觉得呢?”

    钱姓男子冷笑道。

    “哼!钱伯当,你真以为老子怕了你不成?”

    林百晓脸色阴霾道。

    他身后的‘明觉’也抬头扫了一眼钱伯当,对着林百晓低声道:“要不要我出手,先解决了他?”

    “不用,大师您先歇着看好戏就行了,杀鸡焉用牛刀?”

    林百晓摇了摇头,转而侧首对着身后一众手下喊了个名字道:“林易!”

    “家主!”

    立刻就有一位二十七八岁的男子出列,拱手等候命令,男子皮肤黝黑,双手宽大,上面布满老茧,一看就是练家子。

    “你去代替我们林家教训一下钱伯当这个老东西,不要让我失望!”

    “放心吧,家主。”

    林易眼中闪过一缕精芒,自信满满的保证道。

    说完,他便猛然起身一跃,直接从龙舟上横跨十来米稳稳的落在甲板擂台上,示威性的朝着钱伯当做了个‘请’的手势。

    “真是狂妄!家主,让我上去解决这小子!”

    钱伯当身后立刻有一人上前请缨。

    “不必了,正好我要找个人实验一下我这大成的火云掌威力如何。”

    钱伯当嘴角扬起一抹冷笑,也起身跳到了甲板上。

    两人没有丝毫废话,直接便动了手。

    与此同时,另一艘小客轮上,柳筠茹望着场中的比武,眼中闪过一丝讶色道:“林家还真是卧虎藏龙,这个林易以前名声不显,居然能和钱家主打个难舍难分,而且一直处于攻势,看来林家这次要在武道盛会大放异彩了。”

    纵然是柳筠茹不是武道中人,也明白比武时,处于攻势的一方优势是极大的。

    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这句话真理是很多前辈总结得来的。

    然而,她话音刚落,萧辰却摇了摇头道:“你说错了,这个叫林易的人输定了。”

    萧辰的声音不大,但四周众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立刻就有人不屑的讥讽道:“小兄弟,你是不是没见过旁人比斗啊?林易都压着钱家主打了,他还输定了?真是搞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