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四章 钱家绝学

    “我看你年纪轻轻,应该是第一次来观看武道盛会吧?算了,我就好心给你普及一下,这林易使得是林家绝学断背拳,攻势极为凌厉,看他这架势,应该距离大成也不远了,而钱家主的火云掌也是以刚烈著称,可无法占据上风,此消彼长,钱家主的赢面极小。”

    萧辰闻言扫了一眼说话的人,这是一位白白净净的胖子,只是一位內劲武者,但却对着场中两人评头论足,看起来对各大势力的功法都十分了解。

    一旁的柳筠茹见他这么能说会道,有些好奇的笑着问道:“贵姓?”

    “小爷姓周,单名一个‘翰’。”

    周翰见柳筠茹这个大美女都主动上前询问他姓名,脸色不禁有些洋洋得意。

    “周翰……有点耳熟。”柳筠茹闻言皱了皱眉头沉思了起来,突然抬起头,有些不确定的反问道:“你师傅是不是长流老人?”

    “嗯?你也知道我师傅?”

    周翰一脸诧异。

    “呵呵,我当然知道,我还知道你呢,前些年你打着你师傅的名头骗了好几个世家阔少的钱财,差点把命都丢了,对不对?”

    柳筠茹捂嘴笑道。

    听到柳筠茹揭穿了他的老底,周翰脸色一白,但依旧口气强硬狡辩道:“都是流言蜚语,以讹传讹,那件事完全是个误会。”

    “我也没兴趣搞清楚那件事是真是假。”

    柳筠茹笑着摇了摇头,便不再多看他。

    兴许是想找回点面子来,周翰转而望向萧辰道:“小子,你敢不敢跟我赌一局?”

    “赌什么?”

    “就赌这场比武的胜负。”

    “彩头呢?”

    萧辰饶有兴趣问道。

    周翰想了想,将手上的一个翡翠扳指取了下来道:“瞧好了,这可是稀世珍品,是我师傅留给我,价值连城!”

    他转而将扳指递给了柳筠茹道:“你来当裁判,这扳指就当我的赌注了。”

    柳筠茹接过扳指,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如果真如周翰所说,那么这扳指就真的价值不菲了。

    长流老人是沧州十分有名的隐世高人,而且十分长寿,距今已经有约莫二百岁了,他留下的东西,不能用钱来衡量价值。

    “小子,敢赌嘛?”

    周翰挑衅的望着萧辰道。

    萧辰也不多说,取下了自己手上的空间戒指道:“这是一件法器。”

    “等等!先给我看看,别想糊弄我。”

    周翰打断道。

    萧辰也不怕他拿了就跑,递给他打量了一小会儿。

    周翰虽然实力不强,但显然眼力劲还是有的,看到这空间戒指,眼中闪过一缕精光,喜滋滋的将其给了柳筠茹道:“小子,看起来你也不是普通人啊,可惜你这枚戒指,马上要归我了。”

    “看吧,钱家主颓势已现,马上就要输了。”

    此时,擂台上的钱家主和林易已经互有来回过了上百招,林易强猛的断背拳,每一拳打出都能发出空爆声。

    也幸亏钱伯当经验老道,每一次危机都能被其化解掉,但林易并没有打算给钱伯当丝毫喘息反攻的机会,速度越来越快,将钱伯当逼向了甲板角落,不断的压缩钱伯当的活动空间。

    “十招之内,钱家主必输!”

    周翰很快就看穿了林易的意图,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等钱伯当最后避无可避时,就是他落败之时。

    “五招之内,钱家主会赢。”

    萧辰不和谐的声音顺势响起,周翰轻蔑的摇了摇头,也懒得去反驳,反正很快结果就会明了。

    就在这时,场中的钱伯当借着他后退时,林易逼近的空档,突然右手成虎爪,凌空一抓,一股精纯的气劲凝聚在他掌心。

    “滋滋!”

    突然间,他掌心燃起了熊熊烈火,灸热的高温令隔着十几米外的众人都忍不住掩面抵抗,扑面而来的热浪。

    林易根本没有想到,钱伯当居然还能积蓄这样的攻势,连忙想后退躲开这一击。

    但他一直以来和钱伯当靠的太近了,加上猝不及防之下,根本避无可避,钱伯当的这一掌毫无悬念的打在了他身上。

    林易被这一掌拍在胸口,整个身体突然僵住了,瞪大了双眼,眼中血丝弥补,脸色渐渐扭曲。

    一阵阵热浪在他身上荡漾,他的须发开始发黄卷起,发出焦臭味,露出外面的皮肤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失去血色,变得干瘪。

    仅仅一眨眼的时间,这个还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已经变成了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十分恐怖。

    “哼,真以为老夫打不过你嘛?我不过是想多陪你玩会儿,练练手脚罢了。”

    钱伯当冷笑一声,再次挥出一掌打在他身上,林易顿时倒飞出去,在空中滑行时,身上的衣服自燃了!

    “咚!”

    仅仅一个呼吸的时候,他落在了海里,林家的人刚想下水去救他,可看到眼前的一幕纷纷愣住了。

    海面漂浮着一句焦黑的尸体,根本看不清人样了。

    林百晓见此,暴怒的起身道:“你居然杀了他?”

    钱伯当不屑的笑了笑道:“技不如人,死了又能怪谁?况且,你派他上场时,就应该有这个准备才是。”

    “你!”

    林百晓脸色铁青,气得浑身赘肉颤抖。

    然而钱伯当根本不打算理会他,转身就走了回去,还一边洋洋得意的炫耀道:“胶西那块地盘,我收下了!”

    周翰犹如石化般愣住了,他不可置信的望着已经成为了焦尸的林易喃喃道:“怎么会这样?”

    柳筠茹也有些反应不过来,这一幕反转的太突兀了,萧辰为什么从一开始就知道钱伯当会赢?

    “萧先生,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顾妙妍也朝着他投向好奇的目光。

    “很简单,钱伯当根本就没有全力以赴,你们不过是没有看出门道罢了,而且那个叫林易的人,虽然攻势凶悍,但是每一招都极其耗费体力,纵然他体力跟得上,可长久处于攻势,心神还是会有些怠邂,钱伯当只要抓住这个空档,便可以做到一击必杀。”

    萧辰一番话解释完,柳筠茹都忍不住惊叹了一声,周翰望向萧辰的目光也彻底变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