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五章 穆凌怀的计划

    “你这扳指我收下了。”

    萧辰从柳筠茹手上接过那两样赌注。

    周翰脸色一变,立刻换上一副委屈巴巴的表情道:“大哥,我们能不能再商量一下,这扳指真的不能给你啊,要不我换个别的?”

    “愿赌服输。”

    萧辰直接将扳指收了起来。

    周翰暗叹了口气,一脸悔恨的摇了摇头。

    一场精彩的打斗结束,众人都还沉浸在其中。

    这时,齐文轩豁然起身,对着穆家所在的龙舟遥遥拱手道:“穆先生,文轩想找你们讨教一二。”

    此言一出,全场为之一静,目光全都聚集在,坐在三层高台的穆凌怀,这位沧州第一世家的大佬身上!

    穆凌怀闭着眼,从始至终都是这幅闭目养闲的姿态,直到听到齐文轩的声音,他才豁然睁开眼,眼中闪过一道精芒。

    各大势力的当家人脸色各异,眼神深处不禁有些兴奋,终于要开始了吗?

    之前的比斗在他们这些大佬看来,不过是小打小闹罢了,他们真正的目标是穆家这块大蛋糕。

    齐文轩显然更耐不住性子,想要吃第一块蛋糕。

    “什么彩头?”

    穆凌怀沉默了会儿,才缓缓开口。

    齐文轩对着手下使了个眼色,立刻有一位助理模样的男子拿着一个手提箱上前,打开后递给他。

    齐文轩将箱子转了个方面让众人看清里面的东西,里面放着厚厚一沓文件。

    “这里我们齐家产业的股权书,总价值五百六十亿美金!还有各个地方的地契,林林总总加起来约八百亿美金吧。”

    穆凌怀闻言,眼睛骤然闪过一道精芒,齐文轩拿出来的东西已经是齐家半个家底了,看来齐文轩已经是图谋很久了。

    姜道明皱了皱眉头,对着其低声道:“齐文轩为人深谋远虑,他敢玩这么大,一定是有十足的把握,我建议你不要……”

    穆凌怀抬手打断了他的话,起身望着齐文轩道:“好胆!我就拿整个东城区陪你玩!”

    此言一出,众皆哗然,各大势力的大佬都难掩震惊之色。

    沧州主城区,除了西城区,其他三个城区都是穆家的地盘,拥有八十年的地契,穆凌怀直接拿出一个城区当彩头,这手笔太大了!

    齐文轩眼睛一亮,大笑道:“好!这彩头我接了!”

    “玩得这么大,要不也算我一个。”

    林百晓也豁然起身,目光灼灼的望着穆凌怀,他拉过身后一个秃顶中年男人道:“这是运通银行的经理,我在运通银行存了五百亿美金,还有一百多亿的流通股票,拿这些赌你的北城区,应该够格了吧?”

    主城的四个城区,以东城区最为繁华,地段最高也最贵,其次便是穆家所在的南城区,而最差劲的北城区和西城区都属于待开发状态。

    “六百亿美金换北城区,我觉得亏了啊,最多四百亿美金就足够买下了。”

    “你懂什么?林家主和省里的城建局关系亲近,想必他是得到了消息,北城区要迎来大开发了,六百亿买一个马上要开发的城区不会亏。”

    众人低声议论道。

    穆凌怀目光一凝,但随即点头道:“好,那就一起来吧,你们各出一人,我出两人和你们打。”

    穆凌怀提出的要求,无疑是对自己有利的,林家和齐家的人不会联手,但如果自己派出两人,无论哪一边有麻烦都可以互相帮衬着。

    话刚说出口,令穆凌怀愕然的是,两人竟然不约而同的答应了下来,这让穆凌怀顿时想到了什么,脸色为之一沉。

    但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后悔也晚了。

    他对着身后两人点了点头,两人起身拱手后,便一起踏上了擂台。

    这两人都是极境大成实力,可以算得上他招募的几个人中最厉害的两位了,事关上千亿美金赌注,他也不敢藏拙,只能派出自己最厉害的手下。

    林百晓毫无疑问派出了明觉,虎背熊腰的明觉站在台上,就给予了对方莫大的压力。

    而齐家这边,则是齐文轩亲自上场。

    “家主,您为什么也不一起上?可别让他们别好东西都抢走了。”

    钱伯当身后的一个年轻族人不解的问道。

    “让他们先打的你死我活,我再坐收渔翁之利岂不是更好?况且你真的以为穆家派出的那两个人那么好对付嘛?”

    钱伯当摇了摇头道。

    “家主深谋远虑,我等自愧不如,可我实在没看出那两个人有什么特别之处。”

    那人不解的问道。

    钱伯当望着穆家派出的两人道:“我认识他们,他们不是沧州人士,是沧州邻省江州五台山的人,左边那个人叫阎锡、右边那个叫刹古,人送外号江州双煞。”

    “听您这么说,这两个人很厉害了 ?”

    “不错,我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他们出手,可听说过他们曾经在一夜之间,血洗一个招惹了他们的世家。”

    “一夜血洗一个世家?”

    青年瞪大了眼睛,充满震惊,就算是再厉害的武道宗师也没有谁能做到这种程度嘛?

    “这么说来,齐家主和那个明觉金刚凶多吉少了?”

    “不,他们不是齐文轩和明觉的对手。”

    “那家主在担心着什么?”

    钱伯当没有回答他,目光紧盯着台上一副风轻云淡的穆凌怀,他总感觉穆凌怀还有什么后手没有拿出来。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无论是钱伯当、齐文轩、林百晓都不敢掉以轻心。

    谈话之间,两拨人已经动手打了起来。

    阎锡和刹古的配合可谓是天衣无缝,面对着齐文轩和明觉的攻势,应付的游刃有余,看起来没有丝毫慌张。

    齐文轩和他们过了几招也发现了这两个人不好对付,趁着移动的空档对着明觉低声道:“你牵制住左边这个,不要让他们靠在一起,剩下的这个我来解决。”

    明觉点了点头,猛然一脚踏开,合金钢打造的甲板竟被其一脚踏出一个坑洞,可想而知,这一脚若是踢在人身上,就算横练大师也会受伤不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