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六章裘无极

    阎锡刚想跑到同伴身边,却被明觉拦住了去路,皱了皱眉头,冷哼了一声,双手往怀中一抓,拿出了一对指虎套在手上冷声道:“早就听说半月寺的横练功法了得,就让我领教一下吧!”

    这对指虎寒芒闪烁,如果细看会发现,每根指刺上都有一条血槽,两边还有倒刺,一旦打到人身上,肯定会撕下来一大片血肉。

    这种指虎造成的伤口是很难止血愈合的,可见这种武器的歹毒。

    阎锡怒吼一声,立刻朝着明觉冲来,他的身法十分诡异,肉眼望去,仿佛他化身三人,从三个不同的方向冲来,但仅仅一眨眼的功夫,他不知何时来到了明觉背后,举起带着指虎的拳头朝着其后背打去,

    明觉脚步没有丝毫移动,看起来像是还没有反应过来一般,就在这一拳即将到来时,他出手了,蒲扇般的大手在空中握拳,而后两手合在一起,对着严锡当头锤下!

    明觉的这一锤,后发先至,速度极快,阎锡甚至能感觉到一道劲风吹到他的脸上,他连忙抽回手,双手成架护住脑袋。

    “砰!”

    一道巨大的闷响传开,伴随着巨响的还有一道气浪,以明觉为中心,荡漾而开!

    众人看到眼前这一幕,不禁眼皮一跳。

    “天啊!他是怎么做到的?”

    只见阎锡所在的位置凹陷下去一大块,半跪在明觉面前,满脸都是血,而他原本护在额头前的双手,却不翼而飞了!

    他怔怔的望着自己空空如也的双臂,脸色充满了茫然,没等他再有其他动作,明觉的大手突然抓住了他的脑袋,用力一抓!红白四溅!

    一位极境大成的高手,就这么被轻而易举的被杀了,甚至连一丝抵抗的机会都没有!

    众人望向明觉的眼神彻底变了,他们深深的明白了这位来自半月寺的护法金刚的厉害。

    与此同时,被齐文轩牵制住的刹古,看到这一幕,睚眦欲裂,眼中充满了愤怒,手上的攻势也加重三分。

    齐文轩冷哼了一声,明觉比他先解决掉对手,这让他显得十分没面子,当即口中低吟着什么,双手突然大开大合,而后在胸前虚空环抱,一股极其精纯的气劲被其抱在怀中。

    “气劲化实!齐家的天心诀果然不同凡响!”

    “相比其他世家的绝学功法,齐家的天心诀是内功心法,能够将气劲提纯精炼,以齐文轩极境大成的境界,就算是对上极境巅峰也不逞多让。”

    不少人都面露惊讶的感叹道。

    此时,齐文轩冷笑的瞥了一眼刹古,双手往前一推,这股气劲犹如排山倒海般,压顶之势朝着刹古攻来。

    刹古脸色一变,想都没想的转身就逃,可他还是晚了一步,仅仅只来得及转过身,整个人的身体就僵住了。

    一个呼吸后,刹古僵硬的倒在了甲板上,双眼圆睁,充满了不甘心和疑惑。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穆家派出的两个人全都败了。

    穆凌怀脸色铁青,重重的锤了一下扶手,就这么一小会儿,他的损失超过了千亿美金!

    “穆家主,你的东城区,齐某收下了!”

    “哈哈哈,那北城区林某也收下了!”

    齐文轩和林百晓都难掩脸上喜色。

    就在这时,海面突然掀起大风,一波接着一波的海浪拍在甲板上,卷起浪花。

    “嗯?”

    齐文轩似乎感应了什么,猛然转过身,望向某处。

    一直以来面无表情的明觉也豁然停下脚步,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钱伯当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他望向无边无际的海平线,脸色严峻,突然一个小黑点映入他眼帘,他的瞳孔也猛然紧缩。

    “那是什么?是个人嘛?”

    人群突然躁动了起来,望向那个小黑点。

    很快,众人一脸震惊的望着那个愈来愈近的黑影,也渐渐看清了。

    一名穿着白色长衫的男人,背负双手,在不借用任何工具的情况下,踏浪而来!

    他的速度极快,甚至比马力全开的游艇还要快上十倍不止!

    穆凌怀看到来人,脸色一喜,姜道明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只见那人灵巧的跃到了穆凌怀所在的龙舟上,两人纷纷起身迎接。

    “见过裘先生!”

    无论是穆凌怀还是姜道明都是沧州一等一的大佬级人物,而此刻却一脸恭敬的站在这个清瘦男子面前,甚至有些拘谨。

    “裘无极的弟子!裘乾!”

    齐文轩看到来人,忍不住失声喊道。

    钱伯当的呼吸也渐渐沉重了起来,脸色阴霾的喃喃道:“果不其然,真让我猜中了。”

    他猜到了穆凌怀肯定还有后手,可没想到这后手竟然是裘乾!

    “柳小姐,这人是什么来头?为什么这么多忌惮他?”

    萧辰碰了碰处于震惊之中的柳筠茹问道。

    柳筠茹回过神来,深吸了口气道:“准确的来说,我们忌惮的是他的师傅,裘无极!”

    “裘无极是我们沧州的神话之一,他和长流老人一样活了二百多岁,但与不问世事的长流老人不同,他性格古怪,喜怒无常,也是亦正亦邪,加上实力过人,纵然仇家满天下,可都要躲着他,关于他的传说太多了,估计沧州的三岁小孩都能给你说出几件来。”

    柳筠茹顿了下,又继续说道:“而这裘乾,据说是流浪儿,被裘无极收养,赐名裘乾,而他和裘无极性情一样,亦正亦邪,可偏偏实力强横,加上有裘无极这个师傅,纵然是穆凌天也不敢招惹他分毫。”

    此时,穆凌怀恭敬的开口道:“裘先生来的正及时,还请裘先生出手,替我解决这些人!”

    裘乾脸色淡然的扫了一眼齐文轩等人,不屑的摇了摇头道:“就这几个嘛?解决他们很简单,可我突然改变主意了。”

    穆凌怀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有些惊疑不定的望着他,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裘乾没有理会他,转身一跃跳到甲板上,环视众人道:“整个沧州有头有脸的人都来齐了吧?正好,我有件事要跟你们宣布一下。”

    “从今天开始,沧州以我师傅裘无极为尊!他老人家择日闭关出来,这沧州就是他送给他的贺礼!”

    此言一出,所有人脸色大变,尤其是穆凌怀更是死死的盯住了裘乾,他没想到自己招来的不是帮手,而是引狼入室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