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一章 城门相迎

    萧辰双手一松,放了那两人,他们摔倒在地,大口喘着粗气,连滚带爬的跑到老者身旁,刚想说话,却被老者一人赏了一个大耳光。

    “啪啪!”

    两道响亮的耳光,打得两人连声都不敢吱。

    “混账东西,我让你们来请这位先生做客,你们却这般无礼对待,岂不是要让长渊民众嗤笑我姬玉泽御下无方!”

    两人被他呵斥的脸色发白,身子都在微微颤抖,‘扑腾’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像小鸡啄米般磕头求饶道:“老爷,我们错了!”

    “哼!跟我说有什么用?”

    姬玉泽冷哼道。

    两人瞬间反应过来,连滚带爬来到萧辰面前磕头求饶。

    萧辰淡然瞥了他们一眼,而后又好奇的打量起姬玉泽,这老者倒是好手段,一出苦肉计让人明知如此,却挑不出任何毛病。

    打狗还要看主人,姬玉泽这般示好,萧辰也不好得寸进尺,微微点头道:“罢了,你们起来吧。”

    “认识一下,老夫姬玉泽,上次听说了有人夜入沙暴,带回了几十只沙棘兽,一直就想和先生见上一面。”

    姬玉泽笑着走上前拱手道。

    “姬老先生客气了,在下萧景。”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如果萧先生没有其他事要忙,不如跟我回去,小叙一二。”

    姬玉泽说完,萧辰突然想到了,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道:“您听说我带来沙棘兽时,是什么时候?”

    姬玉泽微微一怔,突口而出道:“这不就是昨天的事嘛?”

    “昨天?”

    萧辰瞳孔微微一缩,脸上的异色一闪而逝。

    他离开这里已经三个多月了,这里的时间,却只过去了一天!

    萧辰将心头的疑惑按下,不动声色的跟着姬玉泽等人离开了。

    而四周沿途的路人,望向萧辰的目光都充满了羡慕。

    不到一刻钟,他们来到了一方大院门前,门前的站岗的护卫看到姬玉泽纷纷低头让行。

    萧辰环视四周,这院子看起来约莫占地上千平米,而且还在城中,可谓堪称豪宅了。

    走到里面,萧辰才发现,这宅子比他想象的还要大,两人走了十分钟才走到待客的大厅,落座后,很快就有侍女送上一壶还冒着热气的清酒。

    “老夫一大把年纪也没什么别的嗜好,就是这杯中之物,一天不喝上几盅就浑身不舒服!”

    姬玉泽说完,一旁的侍女给其倒满一杯,姬玉泽接过后一口喝干,砸吧砸吧了嘴道:“萧先生,你尝尝,这酒可是从万里之外的金城带来的。”

    萧辰拿起酒杯,嗅了嗅,一股极其浓郁的酒香扑面而来,不过让萧辰微微有些奇怪的是,这并不是普通的清酒,而是加入了某种药材的药酒。

    寻常药酒都是性温、回甘,可这酒单单是闻了闻,鼻腔都刺得够呛。

    萧辰也不多言,面不改色的一口喝干,一旁的姬玉泽见此眼皮一跳,笑着说道:“好!海量啊!这药酒寻常人第一次喝,都是慢慢抿才能入喉,只有我长年累月喝下来才敢牛饮。”

    “看来姬老也是好酒之人,晚辈来的匆忙,不然定会给您准备一瓶好酒带来。”

    萧辰场面话说的十分漂亮。

    姬玉泽闻言哈哈大笑道:“小友有这份心就行了,不过在长渊城,我是地主,你是客人,这样吧,不嫌弃的话,晚上我给你安排一顿接风宴,我们好好喝一杯?”

    萧辰笑着婉拒道:“这接风宴就算了,姬老想必日理万机,是个大忙人,怎么敢烦劳您给我如此大张旗鼓。”

    他来此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多带些灵晶回去,没有闲心姬玉泽吹牛打屁。

    姬玉泽笑着点了点头也不强求,转而说道:“如果萧先生不忙的话,不妨多留几天,还有半个月,正好是我五十大寿,届时整个长渊城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会来,我可以给你引荐一下。”

    萧辰闻言,眼神一动,这长渊城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他还不清楚,很多事办起来都无法放开手脚,而姬玉泽看起来是当地很有身份的人物,有他牵线,但是能帮他省去很多麻烦。

    “那晚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两人相谈片刻,姬玉泽派人送走了萧辰。

    萧辰前脚刚离开,一位穿着淡青色花裙,身材婀娜的少女走了进来,她瞥了一眼门外,转而对着姬玉泽问道:“爷爷,你刚刚和什么人在聊天呢?”

    “紫菱,正好你来了,我有件事跟你说下。”

    姬玉泽望着少女的眼神充满宠溺。

    姬紫菱点了点头走到他身旁坐下,洗耳恭听。

    “刚刚出去的那人,你看到没有?”

    姬玉泽指着萧辰离开的方向问道。

    姬紫菱摇了摇头道:“没看到脸,怎么了?难道这人有什么过人之处?”

    “当然了,我告诉你,这人未来定然不是池中之物!”

    听到姬玉泽给予萧辰这么高的评价,姬紫菱眼神微微一凝。

    她可是很少看到自己父亲这么赏识一个晚辈,更别说给予这么高的评价,太过罕见了。

    “到底是什么人,能让爷爷您这么高看?”

    姬紫菱愈发好奇起来。

    “昨日,严老三铺子,来一个年轻人,从城外活捉了几十头沙棘兽的事,你听说了没?”

    “嗯,这事传得沸沸扬扬,不过我看那些人传得这么邪乎,多半就是以讹传讹吧。”

    姬紫菱不以为然道。

    “虽然我也没有亲眼看到,但刚刚和那人小叙了片刻,能感觉到此人气度不凡,所传之事,应该七分真三分假吧,但对于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而言,这已经了不得了!”

    “嗯?您是说,刚刚离开的那人,就是他?”

    姬紫菱美目闪过一丝异色。

    “不错,这人年纪和你相仿,可惜你来晚了,不然我可以给你们相互介绍一下。”

    姬玉泽意味深长的说道。

    姬紫菱闻言脸色微微一红,有些娇羞的嗔怒道:“爷爷,你乱想什么呢。”

    “我可不是随便说说,紫菱你也不小了,这定南各大世家的青年俊杰我也见过不少,但没有一个能配得我孙女,可他就不一样了!”

    姬紫菱听着自己父亲这般说,也不禁对着那位刚刚离开的人有些好奇和期待起来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