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七章 事了拂身去

    “你怎么还活着?”

    龙彦泽父子如同见了鬼一般望着萧辰,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而萧辰手上提着三个沾血小锦囊,嘴角扬起一抹微笑,这三个锦囊是他的战利品,赵天赐的身家可谓不菲,单他的储物锦囊里就有接近一万的灵晶。

    他不由得有些感叹,还是杀人越货来钱快。

    “哼,父亲,正好这小子送上门来,一起了结了他!”

    龙毅脸色有些狰狞。

    龙彦泽点了点头,立刻打了个手势,四周的手下开始收缩包围圈,面带杀机的朝着萧辰等人逼近。

    龙老太爷转身对着龙古低声道:“一会儿我拦住他们,你和萧小友趁机逃走吧。”

    “不行!龙彦泽父子狼子野心,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龙古脸色一变,断然拒绝道。

    “可你们留在这里也是死,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听我的。”

    老太爷叹了口气,在这一刻,身形渐渐有些佝偻,他为龙家操劳了一辈子,没想到会落得如此结局。

    龙古不忍的欲言又止,可到嘴的话却说不出口了。

    与其留在这里送死,不如离开后,伺机报仇。

    龙古郑重的点了点头,还没来得及有所行动,突然一连串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两人都猛地回过头望去,只见一道黑影,犹如狼入羊群般,冲入了刺客的包围圈里。

    所过之处,血肉横飞,一个接一个的刺客倒下。

    “他……他是半步神境的强者?”

    龙老太爷声音都有些颤抖。

    萧辰不过二十出头,竟然是一位半步神境的强者?

    龙古也一脸惊愕的愣在原地,他这个白捡来的兄弟,居然是一位半步神境的强者!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根本不敢相信。

    所有人都又惊又喜的望着萧辰,肆意的屠杀着那些刺客,仅仅几个呼吸的时间,上百名刺客围成的包围圈,已经被其冲击得支离破碎。

    “怎么会这样?”

    龙彦泽死死的瞪大了眼睛。

    龙毅望着萧辰,忽然明白了,他收买夜枭去杀萧辰,结果萧辰活着回来了,这并不是侥幸。

    这时,萧辰掐着一位刺客的脖子,手上微微用力,‘咔嚓’一声,刺客的身体一软,倒在了地上。

    他的目光转而对视上龙彦泽父子。

    这一瞬间,两人犹如被一头嗜血猛兽给盯住,身体无法控制的颤抖着。

    ‘逃!’

    两人脑海中不约而同都冒出了这个想法。

    这已经不是他们所能抵抗的存在了,半步神境和极境武者完全就是两个层次的人物,蚁多咬不死象!

    可没等两人刚刚转过头,突然一道声音在他们耳边炸响。

    “现在才知道怕了吗?”

    “给我跪下!”

    这道声音,犹如天神怒喝,凡人之心尽皆感到颤栗。

    龙彦泽父子双腿一软,在众目睽睽之下,对着萧辰跪下了。

    两人脸色呆滞,神情恍惚,有些迷茫的望着萧辰,自己都无法理解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行为。

    直到萧辰一步步走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们,感受着萧辰身上的强压的威压,两人心中根本生不起丝毫抵抗之意。

    龙彦泽紧张的咽了口唾沫,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刚准备说话,却猛然脸色一变,他张了张嘴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于是有些茫然的望着龙毅,龙毅一脸惊慌的望着自己父亲,龙彦泽的喉咙不知何时被切开,‘咕噜咕噜’着往外面冒着热血。

    仅仅几个呼吸,在他的注视下,龙彦泽身体僵硬的倒在了地上,气息全无。

    眼前这一幕无疑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龙毅受不了了,终于崩溃了,失声乱叫起来,像个无助的疯子。

    “萧…萧先生,留他一条命吧。”

    龙老太爷顿了一下,缓缓开口道。

    罪魁祸首应该就是龙彦泽,龙毅虽然有罪,但两人毕竟血浓于水,他的两个儿子都死了,今天不希望再死另一个亲孙子。

    萧辰抬在半空的手放了下来,沉默的点了点头,这本就是龙家的家事,既然老太爷要饶他一命,他自然不会多废话。

    立刻,就有两个护卫上前,一左一右架住他,等候老太爷发候。

    “给他戴上寒铁脚镣,送到龙家后山祖地,终身不得离开!”

    老太爷眼神复杂的望着他,给出了自己的决定,说完便不顾龙毅绝望的求饶声,转身回房了,身形萧索,这一刻,他彻底扛不住了。

    身体上的病,或许有药可治,可心病,无药可治。

    次日黎明,龙家的这场夜幕下的杀戮,没有在城里传出半点消息,各自都开始准备丧事、收拾整理,整个龙家上下,平静的诡异。

    天明时,龙老太爷召集剩下的众人,再次宣布了一个命令,龙古将正式成为龙家家主,对于这件事,大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并没有掀起波澜。

    姬家。

    大堂里,姬玉泽坐在上位,身旁的姬紫菱脸色十分难看,而他们面前跪着一个人,正是姬长青。

    “爷爷,这事可能是个误会,您还是……”

    姬紫菱话没说完,姬玉泽便抬手打断,冷声道:“我虽然老了,还不糊涂!”

    他凌厉的眼神蓦然盯住姬长青,姬长青脸色惊慌,显得十分局促。

    “长青!我们姬家祖训是什么?说!”

    “德孝为先!”

    “你也知道是吗?萧小友送我长生丹此等大礼,这份恩情,我们姬家还不起!你居然以怨报德!和龙家那两个该死的东西联手对付他?这也是对我的不孝!”

    姬玉泽脸色铁青道。

    一旁的姬紫菱暗叹了口气,看来爷爷应该是有十足的证据,她脸色复杂的望着自己的哥哥,心中五味杂陈。

    对于萧辰,她心中也有一种难言的情绪。

    “爷爷,不如等萧先生一会儿来了,我们一起给他赔个罪,尽量弥补一下吧。”

    姬紫菱忍不住说道。

    “哼!弥补当然是要了,那得看怎么弥补!”

    姬玉泽眼神不善的望着姬长青,这让其心中不禁‘咯噔’一下沉到了谷底。

    ……

    与此同时,萧辰则悄无声息的消失了,无论是姬家还是龙家,都开始派人寻找他。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