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八章 陆家兄妹

    “这一趟还算收获颇丰。”

    萧辰睁开眼,嘴角含笑喃喃道。

    单单他收获的那些储物锦囊中,灵晶加起来就有接近两万了,想来应该是足以支撑自己修炼到第七重境界。

    清点一下锦囊中的东西,萧辰又拿出了那颗沙棘兽的内丹,沉默片刻,唤醒了沉睡中的小白。

    身体缩小后的小白显得躺在紫檀木的小盒里,身体蜷缩着,显得萎靡不振。

    萧辰拿起内丹在它面前晃了晃,它那双眼睛猛然闪过一道红光,不禁让萧辰微微一怔。

    没等萧辰有所动作,小白突然蹿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他掌边闪过,自己手中的那颗内丹,也顿时消失不见。

    萧辰脸色一怔,再次望向檀木盒内,小白肚皮圆滚着,又恢复到之前沉睡的模样,那颗内丹显然已经进了它的肚子。

    ‘这内丹应该对小白的伤势痊愈有所疗效。’

    萧辰目光闪动,暗自猜测道。

    这时,外面突然响起一道响亮的女声。

    “萧先生?您在不在?”

    这声音很熟悉,萧辰略一思索便认出了声音的主儿,柳筠茹。

    他收好东西,起身走到门口,打开门,门外站着的人正是柳筠茹,令萧辰有些诧异的是,高岚也在。

    “柳小姐,出什么事了?”

    看到大门打开,柳筠茹和高岚都微微一怔,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

    高岚喜出望外道:“幸好,你在家,我们可是打了十几个电话,都无人接听。”

    “到底出什么事了?”

    萧辰皱了皱眉头问道。

    柳筠茹和高岚对视了一眼,而后异口同声道:“裘无极出关了!”

    两人脸色凝重,眉宇之中那抹淡淡的焦急,不言而喻。

    萧辰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道:“就这事吗?”

    看到萧辰这幅不在意的样子,两人都愣住了,没等两人多说,萧辰已经转身进了屋,示意两人进来坐坐。

    “你们大老远跑来,坐下喝口水吧。”

    “萧先生,你怎么看起来一点都不担心?”

    柳筠茹皱眉问道。

    “我为什么要担心?”

    萧辰觉得有些好笑,他在长渊城这些日子也不是白混的,如今自己的实力无限接近第七重境,只差捅破那最后一层窗户纸罢了。

    那个被众人吹捧的多么厉害的裘无极,再厉害能比得上武藏三雄?

    “你杀了裘乾,以裘无极睚眦必报的性格,不会放过你的,如今裘无极人在江州,我已经得到消息,裘无极出关了,在江州现身,他很快就会得知裘乾死在你手上的消息,你要做好准备。”

    柳筠茹沉吟片刻,还是郑重其事的嘱咐道。

    “江州……”萧辰喝了口水,放下杯子道:“既然都在江州,那我就去江州一趟吧。”

    师傅的事拖得太久了,他现在都不知道师傅是生是死,虽然自己还没有突破,但至少再次面对武藏三雄时,不会像上一次那么狼狈。

    两人闻言,纷纷傻眼了,江州是裘无极活动最频繁的地方,几乎是人家的老巢,现在裘无极要杀他,他还一头扎进去送死?

    “你们来了刚好,替我给穆凌天带句话,‘上次商谈的事,我答应了,江州见’。”

    萧辰起身拿出一串钥匙放在高岚面前道:“这屋子是块福地,现在物归原主,告辞。”

    做完这一切,萧辰挥手散去别墅四周布下的所有阵法禁制,在两人的目光下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我们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能不能回答我们?”

    两人愣了一下,立刻起身喊住萧辰。

    “你真名应该不是叫萧景吧?你到底是谁?”

    两人目光灼灼的望着萧辰。

    “我叫萧辰,有缘再见。”

    说完,萧辰便离开了,走得十分洒脱,就连最后的告别都如今干净利落。

    可她们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个二十出头的男人到底是什么人?

    “岚岚,我想去南海看看。”

    沉默良久,柳筠茹率先开口了。

    “南海省?你是准备……”

    高岚欲言又止。

    “嗯,我要亲自查查他的底细,他越来越让我感兴趣了。”

    “那,带上我一起吧,我就当去旅游了。”

    “好。”

    仿佛是受到了萧辰的性格传染,两人短短几秒钟就决定了去南海的计划。

    ……

    沧州临近江州,前往江州只需要坐半个小时高铁便到了,萧辰买好票,早早的来到座位上闭目养闲。

    突然,耳边响起一道略微诧异的声音。

    “萧辰?”

    萧辰睁开眼望去,坐在他对面的一男一女,都用着诧异的目光打量着他。

    女的青春靓丽,看起来还是在读大学生,男的比萧辰年长几岁,长相凡凡。

    看到这两人,萧辰也微微有些诧异了,沉吟了一会儿,不确定的反问道:“你们是陆远、陆敏?”

    听到萧辰叫出自己的名字,陆远笑着点头道:“还真是你啊,萧辰表弟,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你,都多少年了,我差点没认出来。”

    这两人是萧辰表姨的孩子,表姨嫁到了江州,据说是嫁给了一个富商,小时候他陪母亲和陆远兄妹见过,不过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你真的是萧辰?”

    虽然陆远笃定无疑,但他妹妹陆敏,依旧用不确定的目光审视着萧辰。

    “表妹,我干嘛要骗你?”

    萧辰苦笑着摇了摇头。

    没想到,他话一出口,陆敏微不可查皱了皱眉头,冷声道:“别搞得我们很熟一样。”

    此言一出,亲人久别重逢的场面立刻冷了下来,陆远瞪了一眼陆敏,转而讪笑着望着萧辰道:“萧辰,敏儿这是叛逆期,口直心快,你别介意。”

    “哼,哥,我可不是小孩子了,再说了,我和你才是亲兄妹,你怎么帮着外人说话?”

    陆敏口气愈发不善,也越看萧辰越不顺眼。

    萧辰穿着一身地摊货,一副穷逼打工仔的样子,在她看来,萧辰保不准会接着她们这层关系,傍她们家的大腿。

    “敏儿,怎么说话呢?快给萧辰表弟道歉!”

    陆远脸色一沉,训斥道。

    “呵呵,就他?让我道歉?做梦去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