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九章 陆敏的蔑视

    陆敏不屑的摇了摇头,说完,便拿出昂贵的LV包包,仿佛是故意显摆一样,放在桌子上,让萧辰看到。

    然而不急不缓的从里面拿出一件件价格不菲的名牌化妆品,对着镜子补着妆。

    看到陆敏这样子,陆远也有些头疼不已,他脸色有些尴尬的望着萧辰,欲言又止。

    “表哥,你不用说了,我没生气。”

    萧辰不在意的笑了笑。

    陆敏瞧不起他,自己在心里何尝又正视过她?

    若不是因为和自己沾亲带故,自己岂会搭理她。

    高铁缓缓开动,一路上,陆远有一句没一句的和萧辰聊着,实则是打听着萧辰的情况。

    显然他们一家很久没有回过南海了,并不知道他如今的身份,萧辰也打算点破,旁侧敲击,反而问出了不少他们家的情况。

    萧辰的表姨,也就是陆远兄妹的母亲,戚依云嫁给了江州有名的富商陆建中,陆家公司办的有声有色,他们兄妹自打一出手就是含着金汤匙。

    陆远这几天也是来沧州出差,顺带带陆敏出来散散心,恰好就碰到了他。

    很快,高铁到站了。

    一行人刚出高铁站,外面早就停了一辆八百万的路虎,车边的司机看到陆远兄妹,立刻恭敬的迎上来喊道:“少爷、小姐。”

    陆远点了点头,转而望着萧辰道:“萧辰,不忙的话,一起来我们家坐会儿?我妈看到你肯定很高兴。”

    没等萧辰开口,一旁的陆敏阴阳怪气道:“做客可以,可千万不要赖着不走了。”

    萧辰没有理会她,对着陆远点了点头道:“行吧,我去看看表姨再走。”

    “那好,上车吧。”

    三人一起上了车,不到二十分钟,在郊区三环的一栋别墅门口停了车。

    陆远领着萧辰进来,这别墅虽然不大,但却十分精致,院子里还有一个小型的游泳池,可以看得出陆远一家十分会享受生活。

    “妈,看我带谁回来了?”

    一进门,陆远便直奔厨房。

    不多时,一位四十左右,但却保养极好的中年妇人,在陆远的陪同下走了出来。

    她扫了一眼萧辰,有些疑惑的问道:“你是?”

    “表姨,我是萧辰,李宜姗的儿子。”

    萧辰解释道。

    “哦!小辰啊,哎呀,都长这么大了?快坐。”

    戚依云十分客气的邀请萧辰坐下,又对着下人吩咐烧水泡茶。

    “小辰,我记得上次见你,还是很多年前啊,这么多年了,我一直都没机会回南海看看,也不知道你母亲和老爷子身体怎么样了。”

    戚依云一边说着,眼睛深处有一丝黯然。

    萧辰可以看得出,虽然戚依云一副贵妇人打扮的派头,看起来锦衣玉食,但是过的并不开心。

    无论戚依云穿着再贵的衣服,用着再奢侈的化妆品,精心粉饰,但是眼睛却是心灵的窗户,瞒不过萧辰的察觉。

    但这话,萧辰不方便直说,笑着点头道:“我母亲很好,老爷子身体也还安康,有空的话,你可以回去看看。”

    “我也想啊,可是实在太忙了。”

    戚依云勉强笑了笑,没有继续多说。

    “对了,表姨夫呢?”

    萧辰环顾四周,这院子里除了两个保姆,并没有其他人。

    “你表姨夫最近公司事务繁忙,不过你来的很凑巧,今天应该会回来吃饭,一会儿留下来一起吃个饭吧?”

    “表姨都这么说了,小辰岂能驳您面子?”

    萧辰打趣道。

    很快到了饭点,桌子上早就由保姆做好了饭,而戚依云和陆远则坐在一旁陪萧辰聊着家常。

    直到戚依云吩咐保姆去喊陆敏,陆敏才不情愿的从楼上下来准备吃饭。

    这时,外面响起一阵汽车的轰鸣声。

    “应该是你表姨夫回来了。”

    戚依云起身往外望说道。

    不多时,一位西装革履,身形高瘦的中年男子推开门走了进来,男子低着头,像是想着事情,眉头微皱,有种不威自怒的气势。

    这人应该就是戚依云的丈夫,陆建中。

    “爸。”

    “爸。”

    陆远兄弟一起开口喊道。

    陆建中回过神,望了过来,目光渐渐停留在萧辰身上。

    戚依云立刻开口介绍道:“这是我表姐的儿子,萧辰,今天在车站刚好和远儿碰上了,于是就过来看看我。”

    “表姨夫。”

    萧辰点头打招呼道。

    “嗯。”

    陆建中微微颔首,脸色沉稳,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

    “都坐吧,我下午还有个会要开,吃完饭我还要忙。”

    戚依云主动上前为陆建中脱下外套,伺候其坐下吃饭。

    可以看出,陆家的家教很严格,陆建中没有动筷子,陆远兄妹都没有动。

    “吃饭吧。”

    陆建中发话了,陆远兄妹才开始拿起碗筷夹菜吃。

    “萧辰,你家是在南海吧?”

    陆建中吃着饭,随口问道。

    “嗯,南海的海陵市。”

    “这么远,你来这里是干什么?”

    “旅游。”

    萧辰不动声色的回答道。

    “切,打工就打工呗,还说的那么好听,旅游。”

    陆敏小声讥讽道。

    陆建中显然也听到了这话,并没有说什么,而是沉吟了一会儿,开口说道:“这样吧,你如果是打算来江州找事做,我们公司业务部还差个主管,你先去干两天试试,如果可以就继续做,工资的话,我看在一家人的面子上,给你一万一个月,包吃包住。”

    陆建中说这话的时候,连头都没有抬,显然他也认为萧辰是准备来江州打工找事做的。

    毕竟像萧辰这个年纪,大多都是还在读书,而且看萧辰的穿着也不像有钱出来游玩的人,出来打工给家里减轻负担的可能性更大。

    陆敏一听这话,顿时不乐意了,当即放下筷子道:“爸,我们家又不是搞慈善的?什么人都能进家里公司,这事传了出去,公司里的人,指不定在背后怎么议论您呢。”

    陆敏的话,说的再明显不过了,暗指萧辰攀炎附势,心里没有逼数还来傍她们家的大腿。

    萧辰也放下碗筷,轻笑着摇了摇头道:“不好意思,我真的是来旅游的,我也不缺钱。”

    此言一出,陆建中微不可查皱了皱眉头,穿着一身加起来不到二百块的地摊货衣服,说自己不缺钱?

    在他看来,萧辰这纯属是死要面子活受罪,于是口气也渐渐冷淡道:“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庙小不留神。”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