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章 强行装逼

    气氛渐渐冷了下来,戚依云也不好插话,只能低着头吃饭,一顿饭快吃完的时候。

    陆建中放下碗筷说道:“不管怎么说小辰远来是客,远儿,你下午带着小辰去玩玩,不要让人家觉得我们陆家没有待客之道,我事务繁忙,没有办法久陪,你可要代替我好好招待人家。”

    能混到这个层次的人,说话都是滴水不漏,虽然萧辰看得出陆建中并不是很待见他,但面子上的工作还是做得很足,让人不会反感。

    “父亲,放心吧,我下午带表哥去转转。”

    陆远点头道。

    吃完饭,陆建中便开车离开了。

    戚依云笑着说道:“行了,你们去玩吧,这里的事就交给我了。”

    陆敏斜瞥了一眼萧辰,率先走进了车库,挑了一辆淡蓝色保时捷,坐在了副驾驶位置上,陆远和萧辰也紧随其后上了车。

    司机还是之前在车站接他们的中年男人,名字叫何安,听陆远说,何安在他们干了十几年的司机了,这个看起来沉默寡言的中年男人,还是特种兵退伍,所以他除了担任司机外,还负责了陆家人的安保问题。

    “公子,去哪里?”

    何安发动汽车后,随口问道。

    没等陆远说话,一旁的陆敏便抢先回答道:“去热浪酒吧。”

    “行吧,我一时间也不知道去哪儿,先去那里坐坐吧。”

    陆远点头道。

    十分钟后,一行人来到了市区,在最热闹的商业街上,一家酒吧门前用LED灯写着‘热浪酒吧’四个大字。

    能在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段,开上一家大型酒吧,可见这家的老板实力很雄厚。

    何安把车停好,让陆远三人下了车,他则坐在车里点起了一根烟。

    现在才刚过正午,一般来说,酒吧里都是没有什么生意的,可三人刚走进来,萧辰便诧异的发现,这里的生意十分火爆,舞池中间的高台上,一群衣着暴露的舞女,做着各种极尽挑逗的动作,台下的年轻男女都沉吟中不绝于耳的喧闹电子乐中。

    陆远兄妹显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他轻车熟路的带萧辰来到一块比较安静的卡座坐下。

    “两杯‘玫瑰之恋’加冰。”

    陆敏对着酒保说完,转而望着萧辰道:“萧辰表哥,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喝什么,不如你自己点吧?”

    说完,她将一张价格单递到了萧辰面前,这单子上的酒几乎都是三位数起步,价格十分昂贵,最重要的事,这是一张用英文写的菜单!

    陆敏显然想让他出丑,所以故意拿出这个菜单让他点。

    “一杯白开水。”

    萧辰看都没看菜单,笑着对酒保说道。

    酒保闻言微微一怔,显然很难理解有人来市区档次最高的酒吧,居然只是点了一杯白开水。

    但出于职业素养,他还是微笑着点了点头,可眼中那抹蔑视无法掩饰住。

    陆敏不屑的笑了笑,阴阳怪气的说道:“萧辰表哥,你要是看不懂这菜单,可以问我啊,我帮你点一杯就是了。”

    “不用了,我不爱喝这种洋酒。”

    萧辰摇了摇头。

    “切。”

    陆敏见此,心中愈发对萧辰鄙夷,一个穷屌丝,还装模作样。

    这时,一道声音传来。

    “哟,这不是陆公子和陆小姐吗?”

    两人闻言循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位贵公子打扮的男子,端着一位鸡尾酒笑吟吟的朝着他们走来。

    “贺少,好久不见。”

    陆远看到来人,立刻笑着起身打招呼。

    “这位先生面生啊,没见过。”

    贺姓男子的目光移到了萧辰身上。

    “介绍一下,这位是我表弟,萧辰;这是贺邵元、贺公子,贺氏集团老总的儿子。”

    “原来是陆公子的表弟啊。”

    贺邵元笑着点了点头,但目光很快就从他身上移开,显然他不过是看在陆远的面子上,才多看了一眼萧辰罢了。

    “贺少,可是难得露面一次啊,突然在这里出现,难不成是等哪位名媛约会?”

    陆敏打趣着问道。

    “名媛倒是没有,不过我却发现了一位美人。”

    贺邵元故作神秘的说道。

    说完,他指着某个方向,众人循着其手势望去,只见不远处的吧台旁,坐着一位二十左右的女子,穿着一身黑色束腰连衣裙,露出一双修长、白皙的大腿,被裙摆勾勒着,更显性感。

    女子一手拖着下巴,神情有些恍惚,看起来像是喝醉了,那双迷离的眼睛,让人忍不住想要搂在怀中。

    陆远看到女子眼睛一亮,大家都是男人,也没有什么好掩饰的,这样的尤物谁不喜欢?

    就连陆敏都露出了嫉妒的眼神,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女人。

    “贺少不认识?”

    陆远瞥了他一眼问道。

    “我要是认识,还会跟你们说?”

    贺邵元不可置否的摇了摇头。

    “看起来,贺少已经去尝试过了吧?”

    陆远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不错,这女人脾气很倔,我两句话没说完,就被她轰走了。”

    贺邵元也没有觉得有啥丢脸,十分坦然的承认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去试试了。”

    陆远嘿嘿一笑,正准备动身走过去搭讪时。

    突然,门外闯进来一群人,个个面色不善,像是流氓混混一般的打手,为首的是一名三十左右的大汉,脸上有一道蜈蚣疤,从眼角延伸到嘴边,看起来十分狰狞,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人。

    大汉带着人,直奔那醉酒女人,六七个手下将其围了起来,四周的客人都纷纷好奇的望了过去,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大多都是抱着看戏的想法,冷眼旁观。

    “周梦馨,老子可是找了你好几天了,没想到你在这儿呢?”

    大汉冷笑道。

    听到声音,女子回过头瞥了一眼大汉,当看清自己被这么多人给围住,顿时酒醒了大半,脸色一变道:“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干你啊!”

    大汉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她凹凸有致的身材,眼中的淫邪之色不言而喻。

    “我可警告你!你敢乱来的话,我会报警的!”

    周梦馨脸色有些慌张,但仍然强打着底气说道。

    “呵呵,报警?诺,手机给你,你打电话报警啊?老子今天就把话跟你说明白了,是老大亲口跟我吩咐,要把你抓回去,你还是好好想想一下怎么让老大开心吧?要不,你先陪我睡一晚上,把我伺候好了,我也可以在老大面前给你说说好话。”

    大汉此言一出,一众手下纷纷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

    “住手!”

    就在这时,贺邵元突然大喊了一声,走了过去,陆远兄妹见此也立刻紧跟了过去。

    大汉扫了一眼三人,微微皱了皱眉头,他也是有眼力劲的人,自然看得出这三个人打扮,身份不一般,当即准备打听清楚对方身份,再做决定。

    “你们是谁?”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敢这么跟老子说话?”

    贺邵元想都没有想,走上前,猛地朝着大汉抽了一巴掌。

    “啪!”

    响亮的耳光,顿时让一众手下全都愣住了。

    就连大汉自己也愣住了,他摸了摸脸,嘴角微微抽搐着,突然怒极反笑起来道:“真他妈有种!老子管你是谁!给我动手!打死这三个人!”

    大汉一发话,一众手下立刻反应过来,尽皆从怀里抽出铁棒、钢管等家伙事,朝着三人气势汹汹的走来。

    贺邵元一下子懵了,他原以为自己这个时候出来装个逼,不仅能吓退大汉等人,还能英雄救美,抱得美人归,哪知道对方根本不按套路出牌。

    这么多人群殴他们,还个个都有家伙在手上,留在这里肯定死定了!

    陆远兄妹也傻眼了,心中把贺邵元祖宗十八代都骂遍了,但脚下动作也没有迟疑,转身就要跑。

    对方这几个人一看就是蛮横不讲理的小混混,就算他们搬出自己父辈的名头,估计也没有几个人认识。

    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他们还是明白的。

    “跑?”

    大汉不屑的笑了笑,突然对着大门外喊了一声,立刻大门打开,门外又涌进来五六个小弟,把门口给堵住了。

    前有狼后有虎,他们三个人几乎是被瓮中捉鳖了,逃都没有机会。

    “等等!本少爷是贺邵元,我爸是贺思齐!贺氏集团的老总,你想清楚再动手!”

    贺邵元的求生欲极强,这一番话仅仅用了两秒钟不到就说完了。

    此言一出,众人立刻停下了脚步,面面相觑。

    陆远兄妹见此,不禁对视了一眼,陆敏也顺势开口道:“我爸是陆建中,陆氏集团董事长!你们敢动本小姐一根汗毛试试!”

    看到这些人全都不敢轻举妄动了,三人都忍不住松了口气,立刻有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感觉。

    贺邵元不禁得意的望着大汉道:“本少爷告诉你,乖乖带着你的人滚蛋,今天的事,我就不追究了,不然,有你好看的!”

    “哈哈哈哈!”

    大汉突兀的大笑了起来。

    这笑容让三人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还有种不妙的预感。

    “真是有意思,陆建中和贺思齐在我家老大眼中,不过两条狗罢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