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九章跪下说话

    阿虎和周梦瑶惊的眼睛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廖先生主动抛出橄榄枝,还免去这小子的一切罪责,居然被萧辰拒绝了,而且还当面蔑视廖先生?

    “我没听错吧?这小子是不是失心疯了?”

    阿虎嘴角微微抽搐着,他根本没想到来了这么一出反转,差点让他笑出了声。

    而廖先生面色铁青,哪怕他再欣赏萧辰,萧辰当着他这么多手下的面公然蔑视他,他也不会再心慈手软了。

    阿虎嘴角微微扬起一抹冷笑,斜瞥了一眼萧辰,如同看着一位死人。

    他不得不佩服这个少年的胆识,在他们这么多人的情况下,还敢不知死活的拒绝廖先生的好意,挑衅廖先生的威严。

    整个江州,他找不出第二个人来!

    廖先生深吸了一口气,没有再看萧辰,而是自顾自的坐直身体,端起茶杯后说了一句:“废了他!”

    阿虎终于得到指令,立刻对着一众手下使了个眼神吩咐道:“废了这小子,丢出去喂狗。”

    顿时,以萧辰为中心,四周众人纷纷抽出刀枪棍棒冲向了萧辰。

    然而萧辰脸上并没有出现一丝慌张,身下脚步不退反进,朝着几十人迎了上去。

    “砰砰砰!”

    萧辰如同狼入羊群般,一拳、一掌、一脚皆能打飞数人出去。

    短短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几十个持械小弟全都横七竖八躺在了地上。

    这让阿虎的脸色一变,就在这时,人群中走出一位赤裸着上身,手掌上缠着白色布条的男人,高鼻梁,宽下巴,看起来不像是华夏人,更像是东南亚那边的人。

    看到来人,阿虎脸色一喜。

    这是廖先生的贴身保镖,史雄!从东南亚那边请来的泰拳大师,曾经在亚洲拳赛上蝉联了三届冠军,修习十分神秘的古泰拳,一身武技,变化无穷,近身之下,哪怕是化境巅峰也要退避三舍!

    史雄冷哼了一声,望着萧辰道:“小小年纪,天赋不错,但也止步于此了。”

    话毕,他暴喝了一声,踩着打翻的椅子,凌空一跃,如同猛虎扑食般攻向萧辰。

    史雄接近一百五十斤的体重,凌空一跃之下的全力一击,两者结合的威力比平时更甚三分。

    但这时,他看到萧辰背负双手站在原地,甚至连防御姿态都没摆出,十分不屑的摇了摇头。

    ‘不过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能让我亲自出手,也算死得不冤。’

    正当史雄心中这般想着,他已经冲到了萧辰面前。

    而萧辰则轻轻抬起右手,手捏剑指对着他遥遥一点!

    一条凝实到极点的虹芒,快如闪电,骤然射向史雄。

    一种从未有过的生死危机,让史雄的瞳孔一缩,几十年在刀口舔血的生活,让他培养出一种对生死危机十分敏感的直觉。

    “轰!”

    这万千念头闪过,史雄根本来不及躲开,诡异被一股无形巨力撞飞了出去。

    这一幕让廖先生差点咬掉了舌头。

    “气劲凝实!极境宗师!”

    这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怎么可能会是一位极境高手?

    廖先生瞪大了双眼,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以他的身份,极境宗师也认识不少,若对面只是一位普通的宗师,他自然不会太过惊讶,可眼前这个人太年轻了,年轻到让他感到了深深的忌惮。

    要知道寻常化境武者,普遍都是四五十岁,这在武道界已然是天赋过人了,而那些宗师高人,无不都是一大把年纪,须发皆白,这样才符合正常的逻辑。

    可萧辰才多大?就算打娘胎里就习武,二十年也不可能成为极境宗师吧?

    ‘难怪这小子有恃无恐,看来他背后的势力,不简单啊。’

    廖先生脸色阴晴不定,暗自猜测着。

    “咳咳咳”

    史雄咳着血,费力的从地上爬起来,望着萧辰的眼中满是深深的忌惮。

    一旁的阿虎更是吓的瑟瑟发抖,心里哪还有半点其他想法,史雄的实力他又不是没见过,居然连萧辰的一招都接不了。

    这个少年太恐怖了!

    周梦瑶望着萧辰,美目闪烁,虽然没有说话,但脸上的表情无疑表明了她心中的震惊。

    廖先生也收起了轻视之色,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上前道:“原来小兄弟是一位极境宗师,失敬了!今天这事是我不对,我给小兄弟赔个不是,还望能干戈化玉帛。”

    “跪下说话。”

    萧辰淡然道。

    “什么?”

    廖先生闻言,又惊又怒的望着萧辰。

    极境宗师固然罕见,但他好歹也是江州数一数二的大人物,更是这一带的大佬。

    萧辰居然要他下跪,这已经是赤裸裸的羞辱他,根本不把他当个人看了。

    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这个小子怎敢如此放肆!

    “我的话不会再重复第二遍,道歉就得有道歉的姿态,不然你就去死吧。”

    萧辰眼中乍现一道寒芒。

    从他出山后这几年,渐渐明白了一个浅显易懂的道理,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这个世界,不是你把别人踩在脚底下,就是别人踩在你坟头上!

    廖先生瞥到萧辰眼中那一抹寒芒,心中一秉,那是一双漠视众生的眼睛,仿佛在他眼中,自己不过是个随手可以碾死的蝼蚁。

    廖先生的身体忍不住微微颤抖了起来,他毫不怀疑自己多说一个字的废话,就会被萧辰当场斩杀!

    “扑腾!”

    廖先生双膝着地,十分憋屈的跪在了地上,咬着牙道:“请萧先生恕罪!”

    他眼中充满了不甘,但面对现状,他只能选择这样,会所里除了史雄,再无其他人能替他出战,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这个道理他很清楚。

    史雄等人见自己老大都屈服了,也纷纷跪在地上齐声喊道:“请萧先生恕罪!”

    “请萧先生恕罪!”

    “.”

    萧辰根本没有再多看他们一眼,背负双手,淡然离开了龙腾会所,而周梦瑶则一言不发的紧跟其后,一起离开了。

    直到萧辰走远后,廖先生颤巍巍的起身,脸色铁青,今天的事对他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