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三章 伍大师出手

    陆远说完,也起身离开了,萧辰将桌子上的香槟一饮而尽,准备出去转转。

    这酒庄是建在半山腰,风景十分优美,方圆五里都是园区建设,明晃晃的路灯将半山腰给全都照亮了。

    正当萧辰刚出大门时,突然眼角余光扫到一行人。

    而这行人为首的一人,也顺势和他的目光对视在了一起。

    廖先生!

    “老板,刚刚出门的那人,好像是……”

    阿虎话没说完,廖先生脸色阴沉的抬手打断道:“我看到了,是那小子。”

    “那我们怎么办?”

    阿虎刚说完,他身旁一位手臂上打着绷带的男子,口气阴森的说道:“还用说吗?当然是弄死他!”

    这人正是刚出院的王天豪,他被萧辰打断了三根肋骨,左臂多处骨折,如果不是武者强悍的体质撑着,这么重的伤,寻常人至少也要休养个一个月才行。

    “天豪,你带几个人跟紧这小子,我亲自打电话给伍大师,让他马上来奇缘酒庄。”

    廖先生深吸了口气,望着萧辰的背影目光闪烁着冷芒,之前的事,今天晚上他要跟萧辰算清楚!

    ……

    约莫半个小时,萧辰在酒庄附近闲逛着,最后在一旁的长椅上坐了下来,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出来吧,跟了我这么久,也差不多了吧。”

    身后的阴影处,顿时走出三五个人,为首的正是王天豪。

    “小子!又见面了!”

    王天豪眯着眼睛紧盯着萧辰,如同一条伺机而动的毒蛇。

    萧辰回过头望去,只见他身后有一大群人也快速走向他这边,领头的正是廖先生。

    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王天豪身边,也都面色不善的盯住了萧辰。

    “你们还真是阴魂不散,我绕你们一命,你们却不懂珍惜。”

    萧辰摇了摇头道。

    “呵呵,绕我一命,那我可得好好‘感谢’你了,不过今天,我可不会大发善心绕你一命!”

    廖先生冷笑道。

    “就凭你们嘛?再多带十倍人数再来吧。”

    萧辰显得有些意兴阑珊。

    “就是这个小子吗?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也值得我动手?”

    一道略显苍老的声音传来。

    “伍大师!”

    人群骤然分开一条道路,廖先生对着一位走来的五十余岁的中年男子十分恭敬的喊道。

    而他身旁的王天豪根本不敢抬头直视伍大师,显然对此人十分敬畏不已。

    “伍大师,此人打伤了我不少手下,还当众羞辱我,还望伍大师为我做主!”

    廖先生再次深深躬身道。

    伍大师扫了一眼萧辰,见其平凡无奇,有些索然无趣的冷声道:“若不是看在你常年孝敬我的份上,我又怎会亲自出面,但你可没告诉我,我要对付的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这若是传出去我以大欺小,日后还怎么立足江州啊!”

    “只要伍大师能替我报仇,我每年的供奉再加一倍!”

    廖先生很快就明白了伍大师的言外之意,咬了咬牙道。

    伍大师闻言,笑着抚着长须点了点头道:“那好吧,我就破例出手一次。”

    “多谢伍大师成全!”

    廖先生见此,脸上有掩饰不住的喜色。

    “你们聊够了没有?”

    突然,萧辰插了一句,打断了他们道。

    “呵呵,小子,你还真是急着见阎王投胎啊。”

    廖先生轻蔑的笑了笑。

    “小子,所谓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你乖乖束手就擒,我赏你一个痛快。”

    伍大师傲然道。

    他来之前就听廖先生说对方是一位极境宗师,心中也有些诧异这江州何时多了一位宗师高手,可见了面才知道对手只是一个青年。

    看其样子,不过二十出头,怎么可能是极境宗师?习武之人,实力和年龄是成正比的。

    想来,故意是廖先生等人为了掩饰自己的不堪,夸大其词罢了。

    “就凭你?”

    萧辰突兀笑了笑,这笑容在伍大师看来,简直就是羞辱。

    他堂堂大师,被一个小辈当众蔑视,这口气怎么咽的下。

    “既然你自讨苦吃,我就赏你一个烈火焚身的死法!”

    伍大师说完,双手蓦然结成一道道奇怪的指印,仅仅几秒钟的时间,他双手速度飞快的结完了不下二十个手印,而后对着萧辰遥遥一点暴喝道:

    “敕!”

    诡异的一幕发生了,此时十月接近冬天,温度都在十四五度徘徊,而随着伍大师一声暴喝之后,众人明显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衣服都被燥热的空气给闷湿了。

    “滋啦、滋啦!”

    而萧辰身旁则诡异的闪现着火花,只要一个不注意就会被引燃全身!

    “伍大师果然不是凡人啊!”

    王天豪望向伍大师的眼神愈发敬畏起来,这种鬼神莫测的手段,哪怕是內劲高手一不注意也会着了道吧。

    廖先生显然早就见识过伍大师的手段,戏谑的望着萧辰。

    任凭萧辰实力再强,遇到了伍大师这种奇人异士,也得饮恨当场!

    “我说怎么感觉你身上的气息有些不同,原来是修法层次的真人。”

    萧辰似乎明白了什么,居然笑了起来。

    这笑容落在伍大师眼中,则让他心中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来给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术法!”

    萧辰伸手一抓,浑身气势暴涨到极点!那些环伺在他身边的火花骤然熄灭。

    “剑来!”

    随着这声低喝,空气中的灵气疯狂涌入他手中,瞬息间凭空凝结出了一把闪着耀眼白光的灵气剑。

    伍大师看到这一幕,仿佛见了鬼一般。

    “什么!你也是玄门中人!”

    来之前,他只知道自己对付的人,只是一位武者,纵然是一位极境宗师,在他眼中也不值一提。

    可对方突然也使出的术法,让他彻底惊了!

    他颤巍巍的盯着萧辰手中那把光剑,一种直面生死的危机感让他浑身汗毛乍立!

    ‘逃!’

    他心中顿时只有这一个念头,萧辰还没有出手,就已经吓破了他的胆,能利用天地元气聚形成剑,这种手段他简直闻所未闻,这个年仅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至少也是半步通玄境界的高人!

    而他不过才修法中期,刚刚感悟到天地元气,完全不是一个层次!

    “斩!”

    随着萧辰吐出这个字,一道仿佛要划破天际的巨刃轰然斩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