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四章 廖长青受降

    ‘不好!’

    伍大师心中狂叫,再也没有之前脸上那股风轻云淡之色,转身拼命往后逃。

    然而,这道巨刃的速度比他想象的更快!

    伍大师有些惊恐的回头一瞥,然而这是他在这个世界看到的最后一眼,之后就被光芒淹没了.

    廖先生脸上的冷笑瞬间凝固了,一脸呆滞的望着伍大师所处的地方,只留下了一地白灰,随着微风吹过,彻底化为乌有。

    世上再无伍大师此人!

    王天豪眼神充满了惊恐,他一个堂堂四十来岁的汉子,纵然是被刀架在脖子上,也不会皱一下眉头,可此刻的他,却因为害怕而导致身体微微颤抖。

    “他还是人吗?”

    凭空凝结出一把灵剑,瞬息将名震江州的伍大师斩杀!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仅仅是在电光火石之间!

    原本还不可一世的伍大师,如同人间蒸发般,没了

    那些跟过来的小混混更是不堪,一个个吓的腿都软了,连他们老大都敬畏有加的伍大师,却被眼前这个少年,一念瞬杀!

    廖先生的身体有些僵硬的扭过头,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这个少年,内心早已经被恐惧填满了。

    “他不仅是宗师,还是一位比伍大师更厉害的术法高人!”

    伍大师横压江州十几年,无论是玄门中人,还是武道中人看到他都要敬畏三分,不是因为别的,单纯是他的实力太强了!

    达到修法境界的高手,一对一几乎是碾压极境宗师的。

    这普天之下能瞬杀伍大师的人,除了传闻中的通玄真人之外!别无他人!

    “萧大师饶命啊!”

    廖先生心寒胆战的跪在地上,身体剧烈的颤抖着。

    这样一位法武双修的高人,纵然是放眼整个华夏,都是一等一的大人物!他不过是个小小的地头蛇,惹到了一位大人物,就算有十条命也不够他死的。

    随着廖先生跪下,这一举动如同瘟疫般蔓延,王天豪等人也纷纷跪下,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你可服气?”

    萧辰背负双手,睥睨着众人。

    “我服!从今日起,我廖先生当以先生为尊!还望先生绕我一命!”

    廖先生跪在地上,额头着地大声喊道。

    堂堂江州一方大佬廖先生!如今谦卑的像一条惶惶不安的野狗。

    萧辰蓦然不语,以他原来的性子,像廖先生这种三番四处找死的人,是不可能让他继续活着的。

    但如今他确实需要人帮他做事,自然不会浪费可以利用的一切资源。

    “起来吧,我需要你替我办件事。”

    听到萧辰的话,廖先生等人忍不住暗自松了口气,命算是保住了。

    他恭敬的起身,低头问道:“任凭大师吩咐,长青定当万死不辞!”

    “没有那么严重,我要你动用在江州的所有力量,帮我打探一个人的消息,他的名字叫武藏三雄!”

    打发走了廖长青,土地竞标依旧有条不紊的举行着,竞标会很顺利,没有出现意外情况,萧辰自然也省事了,无需出面。

    直到竞标会结束,陆建中带着陆远兄妹准备离开,刚好遇到了也准备回去的萧辰。

    “你怎么也在这?”

    陆建中看到萧辰,皱了皱眉头。

    “你能来,我怎么就不能来了?”

    萧辰脸色淡然的瞥了他一眼,没有继续多说,径直上了王靖川的那辆车。

    陆建中扫了一眼车牌号,脸色大变。

    他虽然不知道这是谁的座驾,可他能认出来,这车牌号是军区特有的!这车的主人至少也是大校级别的军官。

    “哼,怪不得这小子敢对我如此不敬,原来是又傍上了高枝。”

    陆建中冷哼了一声,脸色阴霾的带着两人离开了。

    ……

    次日,市最大的一家五星级酒店。

    三楼的豪华包厢里,十几个人都相互交头接耳,低声议论着什么。

    这些人个个穿着打扮,一看就是非富即贵,若是有外人在此,看到这些人一定会惊的眼珠子都掉出来。

    这十几个人,要么是江州十分有名的大富豪,至少都是十亿身家以上。

    要么就是武道界鼎鼎有名的高手,平日里,想巴结他们的都能组成一个加强连,如今却十分罕见的聚在一起,似乎在等着谁。

    “这个萧大师的架子可不小啊,这都快十二点了,还让我们在这等着。”

    一个肥头大耳的男子有些不乐意的嘟囔道。

    “哎,齐老板,话可别乱说,廖长青可是说了,这位萧大师是一位宗师高人,连伍大师都惨死他手中,你想死的话,别连累我们。”

    男子闻言脸色一白,当即讪笑道:“嘿,我就是发几句牢骚,别当真,别当真。”

    “我们江州何时出了一位宗师?这倒是让何某有些不解了。”

    一旁坐在那闭目养神的一位中年男子闻言,蓦然睁开眼,眼中乍现一道精芒道。

    他叫何承安,是江州成名已久的武道宗师,不少富家子弟都是他的记名弟子,所以何承安的人脉十分广,加上他习武五十余年,一身拳脚功夫也是没的说,在这十几人中,地位仅次于廖长青。

    “何宗师,你还真信了廖长青的鬼话?”

    另一位中年男子冷笑道。

    说话的这人叫刘涛,让人诧异的是,他同样也是一位极境宗师。

    不过和何承安不同,他是孤家寡人一个,所以无牵无挂,谁的面子都不会给。

    “刘兄,此话怎讲?”

    何承安瞥了他一眼。

    “咋们在江州混了几十年,这个圈子里的人,大多都互相认识,别说宗师高人,就算是化境武者,也全都认识,突然冒出又一位极境宗师,还拥有斩杀伍大师的实力,你信吗?我看啊,这全都是廖长青在谋划着什么呢。”

    刘涛不屑的摇了摇头。

    何承安闻言,竟也微微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这样一位实力惊人的大人物,不可能是无名之辈,若是出现在江州,他们应该第一个就知道了。

    “廖先生到!”

    外面的侍从突然喊了一声。

    众人立刻坐好,目光全都一齐望向门口。

    廖长青率先走了进来,然而恭敬的站在一旁,等着萧辰走进来。

    萧辰不过二十出头,跟着廖长青一起出现,众人大多都是认为他是廖长青带来的晚辈,只是匆匆一瞥,便没有多关注。

    众人依旧望着门外找寻着那位高人的身影,但是等了半天,发现没人了。

    众人都一副茫然的看着廖长青,不知道廖长青在搞什么鬼。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