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八章 周家臣服

    灰尘散去,萧辰看起来有些灰头土脸,身上满是泥土,他轻轻一跺脚,抖落了身上泥土,摇了摇头道:“你这招最大的优点就是恶心人。”

    他浑身上下根本没有受到一点伤害,除了沾上了一些有损形象的泥水外,方修才这招似乎只能给他挠痒痒。

    所有人都愕然了,刚刚那一招的场面,他们也是亲眼目睹了,换了任何一个人在那,肯定死的连渣都不剩了。

    但是萧辰还谈笑自如的站在那,甚至还有闲工夫拍身上的灰尘,这无疑是对方修才实力的一种讽刺。

    “好好好,倒是我小瞧了你。”

    方修才眯着眼睛说道。

    这种程度的攻击对于一位声名远播的南海萧大师来说,的确只能算是挠痒痒了,但他也没指望仅凭这一招就击败萧辰。

    方修才猛然长袖一挥,天地再变!狂风骤灭,转而天空乌云密布,但奇怪的是,并没有多说雷霆闪动,看起来这不是简单的唤雷术。

    仅仅几息的时间,一场漂泊大雨淋湿了所有人的衣服,短短几秒钟,湖面泛起圈圈涟漪,淅沥沥的水滴声清晰可闻,而且有愈下愈大的趋势。

    “凝!”

    方修才吐出一个字,温度骤然下降,一眼望不到边的文庭湖湖面忽然凝成冰了!

    而正在下的暴雨也纷纷化为了万千冰刺,极其尖锐,密密麻麻的朝着萧辰扎过来。

    如同暴露在枪林弹雨之中,转瞬就会被打成筛子,但不同的是,这冰刺更为细小,杀伤力也更为大。

    好比练硬气功的武者可以在铁棒的攻击下安然无恙,但如果在铁棒上加装一些铁钉,再厉害的硬气功武者也不敢挑战。

    面对这么密密麻麻的冰刺,所有人脸色都为之一变,纵然不是身临其境,他们都感到心底一阵阵发寒。

    任何活物在这里面,只怕抗不住一秒就暴毙身亡了吧。

    转瞬间,冰刺已经如同骤雨般打在了萧辰身上。

    萧辰看着一道冰刺轻松的扎破他的皮肤,流出了一点血迹,虽然伤口不大,但这意味着冰刺可以破开他的防御。

    就在这时,萧辰突然单手拍在大地上。

    “什么!”

    方修才见此突然脸色一惊,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时,只听见‘轰’的一声巨响。

    一个巨大坑洞乍现,飞石四溅,整个拱桥蓦然出现诸多裂痕,迅速蔓延开来!

    百年古桥,摇摇欲坠!

    但方修才的注意力并没有在拱桥上,他的目光死死盯住萧辰面前,被其一掌拍穿的那个窟窿!

    结冰的湖面开始龟裂而开,偌大的文庭湖竟无风起浪,好像湖面下有什么东西要破体而出!

    “发生什么了?”

    不少人都惊慌失措的面面相觑,有些不明白出了什么状况。

    之前方修才施展术法虽然也引发了天地异象,但跟现在的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连隔着百米处的绿化带树木都剧烈的抖动起来,上面的树叶簌簌往下落,地面上的龟裂痕迹蔓延的越来越长。

    这才是真的地震啊!

    方修才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望着脚下的大湖,单手五指连动,在推算着什么。

    片刻后,他脸上的惊疑之色更甚。

    萧辰不急不缓的收回手掌起身道:“起!”

    话音刚落,湖面突兀的升腾起一道水柱,一条水龙从里面咆哮着飞了出来。

    水龙盘旋在半空中,身上每一片鳞片都栩栩如生,在金色阳光的照耀下更显得气势恢宏,让人不敢与之直视。

    “破!”

    萧辰单手一点,水龙应声飞出,直奔方修才扑来。

    这一刻,方修才的眼中终于出现了一丝慌张,他双手齐动,不停的掐诀释放术法,想要抵挡这条水龙。

    轰轰轰!

    一连串的爆裂声响起,任何术法在水龙面前,都显得不堪一击。

    望着朝着他张牙舞爪般扑来的水龙,方修才脸上已经充满了绝望,他已经黔驴技穷了。

    就在他闭眼的瞬间,突然满天水珠当头落下,淋湿了他的衣服,他豁然睁开眼,望着不急不缓走到他面前,一脸淡漠的萧辰,双腿忍不住一软,跪下了。

    四周鸦雀无声,无数双目光聚集在他们身上。

    这一战,萧辰赢了,赢的十分彻底。

    方才修双眼无神的跪在地上,他已经没有再面对萧辰的斗志了。

    而周家等人,尤其是周泰然更是面如筛糠,他们可以算是得罪萧辰最多的人了。

    周泰然脸色阴晴不定,想趁人群混乱,带着周猛准备上车悄悄离开这里。

    还没等他们来得及上车,一道洪亮的声音突然在他们耳边炸响。

    “现在想走,是不是晚了?”

    周猛听到这声音,猛然脸色一变,这声音太过熟悉了。

    他猛然回头望去,只见不远处突然一道身影犹如鬼魅般闪动,眨眼间便来到了他们面前。

    众人犹避瘟神般,顿时四散,只留周泰然爷孙在那。

    周猛望着萧辰,眼中的惊愕无以复加,失声喊道:“是你!”

    萧辰脸色淡然,扫了他们一眼,并没有理会他,而是望着他身旁的周泰然道:“你们周家还要和我作对吗?”

    周泰然眼角余光望着还跪在拱桥上,失了魂的方修才,长叹了口气道:“我代表周家,日后愿以先生为尊!”

    说完,他朝着萧辰双腿一弯跪下了,周家众人纷纷效仿,齐齐跪下。

    周猛脸色铁青,双手紧紧攥着拳头,心中充满了不甘,但片刻他松开了拳头,失魂落魄的也朝着萧辰下跪了。

    半月阁。

    陆远望着上岸的萧辰,简直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位以惊天神通击败方修才,逼得周泰然下跪的萧大师,竟然真的是萧辰。

    他身旁的陆敏和何立轩脸上挂满了错愕,尤其是陆敏,差点没咬断自己的舌头。

    “他竟然是萧辰!他怎么可能是萧辰?这不可能啊!”

    陆敏摇着头,不断自我洗脑着,完全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陆远叹了口气,眼神复杂的望着那个熟悉又陌生的青年到:“别说了,我们回去吧。”

    从今日起,萧辰已经不是他们能够随便谈论的大人物了。

    ……

    一间安静的厢房内。

    萧辰坐在那,不急不缓的喝着茶,而周泰然则战战兢兢的站在他面前,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方修才被萧辰禁锢了真气,失魂落魄的坐在边上,眼神看起来有些空洞无光,带带着丝丝恐惧。

    “废话我就不多说了,我要你帮我做两件事,办好了,我不会亏待你的。”

    萧辰放下茶杯缓缓说道。

    “任凭萧大师吩咐,老夫定当竭尽全力。”

    周泰然满脸堆笑,生怕态度不够恭敬,触怒了萧辰。

    “第一件事,周梦瑶有个世叔被你们抓起来了,放了他。”

    “好好好,我这派人去安排。”

    周泰然闻言微微一怔,立刻点头称是。

    “第二件事,动用你们周家的势力,帮我追查一个叫武藏三雄的人,他来自东瀛。”

    “没问题,我们周家定然不会让萧大师失望的。”

    周泰然想都没想就点头道。

    就在两人谈话之间,方修才在听到了‘武藏三雄’这个名字时,黯淡的目光悄然闪过一丝光亮。

    这细微的变化自然瞒不过萧辰的双眼,他立刻对着周泰然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直到周泰然离开后,他转而望向方修才道:“你知道武藏三雄?”

    方修才低着头,默不作声。

    “不要试图挑战我的耐心,我不杀你,是觉得你还有用,你若是让我觉得没有利用价值了,还是去死吧。”

    萧辰冷冽的声音,仿佛让室内温度都骤然下降了十度不止。

    方修才闻言,有些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脸色犹豫了会儿道:“那我告诉你,你能放我走?”

    “哼,不要跟我讨价还价,你还没有资格。”

    萧辰蓦然运用內劲冷哼了一声。

    方修才应声而倒,猛然捂着脑袋在地上痛苦的打滚,足足一分钟后,他才缓过劲来。

    “我说我全都说!”

    方修才脸色煞白,望向萧辰的目光充满了恐惧。

    “就在几个月前,一个行为举止特别奇怪的东瀛人,闯进了我们三清门,门内各大长老与其大战了一场,竟然无法将其拿下,门主忌惮其实力便和那人讲和,这才避免了一场血战。”

    “那他现在行踪何处?”

    萧辰眼睛一亮,立刻问道。

    “我不过是个外门执事,负责宗门对外的事物,还没有资格知道那么多,我说的句句属实,没有丝毫隐瞒!”

    “这么说来,那人应该就是武藏三雄了……”萧辰摸着下巴沉吟了一会儿,光靠周泰然和廖长青的势力帮他搜寻武藏三雄,希望十分渺茫,既然眼前有线索,他自然不会放过。

    “你起来,带我去三清门,我要拜访一下你们门主。”

    “什么?”

    方修才脸色一怔,似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吗?”

    萧辰皱了皱眉头。

    “好好好,去宗门的路十分遥远,我现在就可以带你去的话,明日午时前就能到达。”

    “那就现在动身吧。”

    萧辰没有丝毫废话,率先起身离开了房间。

    他身后的方修才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嘴角不自觉扬起了一抹冷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