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七章大祸临头

    躺在坑洞里的夏姓女子和老者忍着剧痛站起来,看到眼前的一幕,差点没把舌头咬断。

    这个年轻人居然干掉了这个九黎巨人?

    “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实力,难不成这小子是哪个地方出来的?”

    老者骇然道。

    夏姓女子脸色十分复杂,见识到了萧辰的实力后,她再也不敢觊觎萧辰身上的药灵了。

    如今他们已经失去了自保能力,现在只能希望萧辰不要一会儿找他们算账就谢天谢地了。

    而与此同时,萧辰望着眼前的尸体,突然瞳孔紧缩,发现了不得了的事。

    九黎巨人的尸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逝,他双眼微微泛起灵光,突然看到一缕缕白色的气雾从九黎巨人的尸体上浮出。

    ‘信仰之力!’

    萧辰感受着这股奇怪的能量,瞬息就想到了这个可能。

    当日,他通过项链空间初次来到此地,看到的那个巨大的祭坛,下面有很多信徒祭拜,也产生了这种信仰之力。

    仔细一想,九黎巨人拥有如此强悍的战力,可能并不是天生如此,他们的力量源头极有可能就是这种信仰之力。

    再联想到很久之前,他遇到的普巴金刚,他也是依靠信仰之力才得以壮大力量。

    对于信仰之力,他知之甚少,并不知道怎么利用,当看到这一缕缕信仰之力时,心中忍不住动了个念头。

    他立刻抬手凝固一股真气,想将这一缕缕信仰之力收集起来,但没等他开始行动,这缕信仰之力急速飘走,朝着某个方向飞去。

    萧辰身形一动,立刻紧跟而上,不远处的后卿看到萧辰突然离开,也随之而动。

    眨眼间,两人便一前一后追逐着信仰之力离开了。

    而剩下的人则有些茫然,不知所以,他们看不到信仰之力,对于萧辰突然的离开,十分不解。

    “他们就这么走了?”

    向大师愣了很长时间,才喃喃道。

    赵武阳望着地上这具尸体,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大变道:“赶紧回去,凛冬城要变天了!”

    ……

    萧辰并不知道自己斩杀九黎族人的事,会引发什么样的轩然大波,仅仅半日,这件事便在整个凛冬城传开了。

    所有人听闻了这个消息的人,第一反应都是不相信这是真的,但看到赵武阳、向大师等人亲自出面证实后,一阵压抑的恐惧感飞快在众人之间传开。

    凛冬城主府。

    此时已经是深夜,但府里却聚集了很多人,若是有外人在此定然会发现,在场的人都是凛冬城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平日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各大世家家主全都齐聚于此,还有诸多名声显赫之人。

    所有人脸色肃然,眉头深皱,看起来忧心忡忡。

    坐在靠前位子的叶老爷子,一直闭着眼睛假寐着,但他身旁的叶秋芸则清晰感觉到自己爷爷的呼吸有些紊乱。

    “爷爷,他们说这件事是萧辰引起的,你觉得是真的嘛?”

    叶秋芸低声问道。

    “虽然我也不太相信萧小友有能力独自斩杀一名九黎族人,但是从知情人述说的情况来看,十有八九是真的。”

    老爷子睁开眼,微微点头道。

    “杀了九黎族人真的会引发灾难吗?”

    “你年纪小,并不懂这些,五十年前,北境的一座城池,就是因为招惹了九黎族人,最终导致城毁人亡,无一生还!”

    老爷子的脸色突然凝重起来,以他阅历和见识,已经很难有什么事情让他动容,可当他说起这件往事时,眼中不禁有一丝忌惮。

    “城主到!”

    外面的侍卫突然喊了一声,大厅内众人纷纷起身,把目光投向外面。

    为首的一人,身穿一件白色提花绡长袍,有着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神采奕奕,他走进来,目光有意无意扫视了众人一眼,立刻就让不少人感到了压力,纷纷低下了头去。

    此人正是凛冬城城主,赵靖。

    他身后跟着赵武阳,还有几个随从,一行人径直走了进来,直到赵靖坐在预留给他的空位上,众人齐声拱手道:“城主!”

    赵靖微微颔首道:“都坐吧,不必多礼了。”

    直到众人坐下,赵靖把目光投向了叶老爷子,老爷子自然觉察到了他的目光,但不为所动,眼观鼻鼻观心。

    沉默了几息,赵靖才缓缓开口道:“叶家主,事情您也应该听说了吧,那个叫萧辰的年轻人,是你们叶家的客卿,我说的可对?”

    老爷子人老成精,自然立刻就听明白了赵靖的言外之意,这是打算向他施压,他脸色淡然的点头道:“不错,我的确邀请过这位萧小友成为我叶家客卿,但是他拒绝了。”

    “既然如此,你们熟识,可否跟我们大家说一下,此人的身份来历?”

    凛冬城突然出现一位堪比神境的高手,还是一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不可谓不惊人。

    “不知道。”

    老爷子十分干脆的回答道。

    听到这话,赵靖微不可查皱了皱眉头,没等他说话,他身后的赵武阳阴阳怪气的说道:“叶家主,您是长辈,也是我们凛冬城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如今我们面对即将到来的危机,您对却我们的问题,含糊其辞,这未免太说不过去了吧?”

    “小辈!老夫说话还要跟你解释不成?”

    老爷子眼睛蓦然闪过一缕精光,不威自怒的气势让赵武阳的脸色一变。

    “住口!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赵靖也扭过头训斥道。

    赵武阳脸色阴晴不定,只好拱手退后。

    “叶家主,犬子教导无方,还望恕罪,不过他这番话倒是说的有理,您身为我们凛冬城元老人物,应该肩负责任。”

    “哼,赵城主,我说了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我为何要对你们隐瞒?”

    老爷子见他三番两次向自己施压,也有些不爽了。

    “讨论这个没用意义,我们现在应该想个办法如何解决问题才是。”

    突然一道声音响起,说话的人正是刘岂的叔父,刘大师。

    向大师也点头道:“九黎族人向来记仇,如今他们的一员死在凛冬城地界,很快他们就会来报复,我们应该想办法应对才是。”

    在座的众人,几乎全都听说过五十年前那一桩震惊北境的灭城惨剧,随便一个九黎族人,他么就难以应付,更别说到时候会涌出更多九黎族人来,在这股力量面前,几乎无人可挡。

    听到两人的话,其他人都纷纷沉默了。

    应对方案?拿什么来对付一群堪比神境强者的九黎巨人?

    整个凛冬城,也只有赵靖是神境,至于极境宗师,数量再多也不过蜉蝣撼树,左右不了大局。

    “我有一个提议!”

    刘岂突然开口道。

    赵靖有些诧异的望着这个小辈,点头道:“说来听听吧。”

    “如果九黎族人要来报复,我们可以将萧辰交出去,用来平息他们的怒火。”

    此言一出,不少人都微微点头,表示赞同,毕竟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件事他们本就是受牵连,无妄之灾,他们干嘛要为萧辰的行为去买单?

    “父亲,我觉得这个办法可行,反正这个萧辰不是我们凛冬城的人,死他一个,总比拉我们所有人一起陪葬要好吧?”

    赵武阳附和道。

    “我也赞成!此子行为诡异,身份不明,既然事情由他而起,就让他来承担后果!”

    向大师抚着胡须点头道。

    赵靖闻言也开始考虑起来,对付一群神境强者,他们没这个能耐,可对付一位神境强者,还是可行的。

    “你们商量了半天,就讨论出这个办法吗?”

    叶秋芸有些气急的开口道。

    “叶小姐,难不成你有什么好办法?”

    刘岂冷笑道。

    “我可是派人打听过了,事情经过是,你们围攻萧辰,最后引来了九黎族人,是萧辰救了你们,你们却如此恩将仇报?此事若是传了出去,会让整个北境都嗤笑我们凛冬城的人,狼心狗肺!”

    叶秋芸反应十分激烈的说道。

    果不其然,这番话说完,刘岂脸色青红一阵,也不知道怎么去反驳。

    “行了,你们的提议我都会考虑,只是目前萧辰去向不明,我已经派了人去找,等他出现了,我会亲自和他详谈。”

    赵靖虽然没有明确表示要抓捕萧辰,但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得出来,赵靖是打算等萧辰出现,立刻出手将他擒下。

    “还有一件事,当时和你们一起目睹了整件事经过的,那位夏姓女子和她的随从,人在何处?”

    赵靖继而问道。

    “她们没有回凛冬城,去向也不知。”

    赵武阳想了一会儿回答道。

    “宋老板,这两个人去过你们七品阁,你可知他们的身份?”

    听到赵靖问话,宋老板立刻恭敬的起身回到:“这两个人应该是来自北境都城,她们当时用了一块玉符和我交换了一份丹方。”

    “玉符呢?能否给我看看?”

    “可以。”

    宋老板没有多想,便将一个锦囊递给了赵靖,赵靖接过后往里面扫了一眼,突然瞳孔紧缩,有些愕然的喃喃道:“她们是皇室的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