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六章 前往天阙

    “这里就是天阙城?”

    萧辰环顾四周,街道熙熙攘攘,人挨着人,看起来十分热闹。

    他们一行人花了将近两天的时间,终于在清晨第一抹阳光洒满大地时,赶到了这里。

    不过此时眼前的异常情况引起了萧辰的注意,拥挤的人流中,有那么一群人十分有序的排成一条长龙,朝着某个方向而去。

    “这些人有点奇怪。”

    萧辰望着他们喃喃道。

    严老顺着萧辰的目光扫了一眼,仿佛习以为常般,淡然解释道:“今天是七月初一,是降灵日,他们都是信徒,准备是朝圣拜灵像的。”

    “朝圣?”

    听到这两个字,萧辰的双眼瞳孔突然微不可查闪过一道诡异红芒。

    “嗯,他们是去须弥神殿朝圣,须弥神殿在北境地位尊崇,拥有数十万信徒,势力之大,连北境都城的皇族都要忌惮三分。”

    “有意思,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这么庞大的势力在这天阙城中,还能安然无恙的发展?”

    严老摇了摇头苦笑道:“这其中关系复杂,不是一言两语就能解释的清楚,不过须弥神殿虽然势力庞大,但是他们一般不干涉其他势力,属于闭门造车,所以对于其他势力乃至皇族而言,暂无威胁。”

    “有意思,我想去看看。”

    萧辰突兀说道。

    一旁的夏雨菡闻言,望着萧辰欲言又止,好像有什么话要说。

    萧辰斜瞥了她一眼,立刻看穿她心中所想,手心翻转拿出一个洁白的小瓷瓶丢给了她,夏雨菡见此脸色一怔。

    “这里面是仙药汁液,不多,但是用来做药引应该够了。”

    “什么!”

    夏雨菡闻言脸色一喜,连忙打开瓷瓶,凑到鼻子旁深吸了口气,浓郁的药香让人精神大振。

    “大恩不言谢,日后先生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我定然不会推辞。”

    夏雨菡一脸认真的承诺道。

    “行了,天下无不散宴席,就此别过吧。”

    萧辰点了点头,没有过多的废话,转身便带着后卿消失在人群之中,谁也没有注意到,萧辰的瞳孔时隐时现开始泛着红芒。

    ……

    一间古刹大殿门前。

    萧辰带着后卿来到于此,可他们在众多朝圣而来的信徒中格外的显眼。

    其他信徒尽皆模样虔诚的在大殿外跪成整整齐齐的一排,此时大殿还没有开门,只有两位神殿的守门人,脸色肃然的站在两边。

    “主人?”

    后卿突然唤了一声,这时萧辰眼中红芒消退,转过头疑惑的望着他。

    “您身上有点不对劲。”

    后卿犹豫了一下说道,他本身是灵蛊控制后卿的躯体,自身又和萧辰拥有血脉感应,所以能够十分敏如的察觉一些,其他人看不出的问题。

    “你搞错了,我没什么问题。”

    萧辰淡然道。

    后卿见此,也不好继续追问,毕竟主仆有序。

    这时,萧辰起身走上大殿台阶,瞬息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身上。

    下面的一众信徒纷纷皱着眉头盯住了他,而大殿门口的守卫同样也对着萧辰投向警惕的目光。

    “站住!神殿还未到时辰开启,如果要朝圣请在外面等候。”

    左侧一人向前一步拦住了萧辰的去路,解释着规矩。

    不过,萧辰只是淡然瞥了一眼他们,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微笑,瞬息间化为一道残影,略过了两人,直奔他们身后的大门而去。

    “轰隆!”

    一阵巨响,大门突兀被撞得四分五裂,而萧辰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好!有人擅闯神殿!”

    “赶紧将他拿下,不然此事被大人知晓,我们定然少不了责罚。”

    两人顿时就紧张了起来,对视了一眼,立刻动身追了进去。

    “站住!”

    两人很快就发现了萧辰,望着他的背影,立刻大喝道。

    这时,后卿也追了进来,两人见此脸色一沉。

    “这个傻大个交给我,你对付这个人。”

    “好,赶紧解决掉,别耽误了一会儿朝圣的时辰。”

    两人十分简单的对话完,分工明确的一前一后,准备动手。

    而这时,萧辰不急不缓的转过身来,三人不约而同望了他一眼,当即脸色各异。

    尤其是后卿当看到萧辰那双赤红色的双眼时,脸色大变。

    ‘萧辰’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这笑容却让人感到不寒而栗,十分诡异。

    此时的他,再次被体内的第二个‘灵魂’控制了身体,所幸自己还有意识,但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当一个旁观者,这种感觉十分奇妙。

    “哼!装神弄鬼!敢擅闯神殿,先杀你立威!”

    两人再次对视了一眼,决定先干掉萧辰。

    他们表面上是神殿守门人,却也是身手不凡的武道强者,都踏入了极境的地步,算得上是两大武道宗师。

    神殿看守都是极境武者,可想而知,这神殿的实力底蕴有多强大。

    瞬息间,两道劲风扑面而来,百米的距离,不到一眨眼的功夫就出现在了萧辰的身侧。

    他们的手掌,如锯子般切割而来,在空气中,发出滋啦滋啦的摩擦声。

    神殿的两大宗师同时出手,两道锯手如电锯拉动,直接朝萧辰的双肩狠狠切割。

    看到萧辰连半点反应都没有,他们脸上都忍不住浮现一抹冷笑。

    “不知死活!”

    萧辰脸色平静,嘴里冷冷的吐出一个字,依旧背负双手,似乎根本没打算动手防御。

    两人接连出手打在了萧辰身上,却感觉到了一股磅礴大力,倒涌而来。

    巨大的反震力,从手臂传遍全身。

    嘭!嘭!

    两道人影瞬间就倒飞了出去,在半空中,暗红的鲜血狂喷而出,而后撞到一块石阶上,双眼渐渐失去光泽。

    眨眼间,两名极境武者被瞬杀!

    而萧辰,却连手指头也没有动。

    他望着两人的尸体,皱了皱眉头,似乎是有些不满意,喃喃道:“这具身体还真是孱弱,不过勉强能够用了。”

    说完,他便转身朝着里面走去,而后卿脸色犹豫着跟了上去,但一直保持着安全距离,只是确保萧辰在他的视野之内。

    对于后卿,‘萧辰’并没有任何行动,像是默许了他的跟随。

    ……

    嘭!

    一声巨响,一位极境武者倒飞出去,撞在石墙上,炸成了肉泥。

    萧辰面无表情,步伐稳健,像是闲庭漫步般,继续走着,而他身后则横七竖八躺了一大片尸体。

    从他踏入这里开始,接二连三的出现守卫拦截,但无一另外都死在了他手上。

    “大胆!竟敢擅闯我们须弥神殿,还杀伤我神殿之人!”

    一道充满暴怒的声音骤然从身后传来。

    萧辰停下脚步,望身后瞥了一眼。

    一位十七八岁的青年,带着七八位随从,气势汹汹的朝着他赶来。

    这青年唇红齿白,长相极其俊美,如果不是有明显的喉结,估计会被人误以为是女扮男装。

    “少主,此人已经杀了我们三十六名守卫了。”

    一位随从心惊胆战道。

    青年闻言,深深吸了口气,冷冽的目光好似刀子,能够杀人,瞬息间,他放开了自身的威压。

    神境强者!

    谁能想象的到,这位看起来还不足二十岁的青年,竟然是一位神境强者,简直太过不可思议!

    “有意思,骨龄已经超过三十岁了,可却驻颜有术,报上名来吧,我不想杀你的时候,连名字都不知道。”

    萧辰口气淡然,却落在青年耳中,却让他感到了无比的羞辱。

    仿佛自己在他眼中,不过是阿猫阿狗般,随手可以捏死。

    他怒极反笑道:“整个天阙城,乃至整个北境都没有人敢这么对我易千城说话,小子,你是第一个,我不会让你死的那么痛快!”

    “真是聒噪。”

    萧辰不耐烦的对着其伸手一点。

    一道真气在半空中迅速凝结成一把长矛,犹如天神抛射,瞬息间朝着易千城刺来。

    “滋啦!”

    长矛快速划过空气产生了刺耳的撕裂声,甚至肉眼可见,随着长矛划过的轨迹后,出现一道诡异的黑线!

    “这是?不好!”

    易千城脸上的狞笑瞬息凝固了,想都没想,转身便要逃,可长矛的速度太过了,超乎了他的想象,他只能急中生智扭动身体,希望能躲开。

    “砰!”

    可事与愿违,长矛瞬息击中他,真气轰然炸开,那八名随从在真气波浪中,无一生还。

    “咳咳…”

    易千城狼狈的趴在地上,咳着血,眼中满是惊骇。

    他低头望着右肩上巨大的血窟窿,背后已经被冷汗浸湿,他堂堂神境强者,差点就被人一击秒杀!所幸自己堪堪避开了致命部位。

    太强了!眼前这个男人简直强到可怕,有一种面对殿主的感觉。

    难道眼前这个人,是神王境高手?

    这个想法十分骇然,但他没有其他的理由解释这一切,他们之间的实力,相差了一个世界!

    差距太大了!在这等惊世绝伦的强者面前,易千城已经生不起反抗的念头,甚至脸上都不敢有半点不敬。

    他深吸了口气,忍着剧痛跪在萧辰面前立刻开口道:“前辈住手!请前辈原谅我刚才说的无知之言。”

    面对死亡,他还是屈服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