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七章 偷走神像

    “带路吧,去神殿的最深处,你应该知道我在找什么。”

    萧辰双眼红芒闪动,道出了来意。

    吸收了九黎族的信仰之力后,‘他’的元气已经渐渐恢复,按理来说,任何信仰之力除非归属自己,否则他人根本无法吸收。

    但,并不包括‘他’。

    萧辰虽然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但是外界发生的一切,他都能清楚知道,这个寄居在他体内的灵魂,拥有世上最强的神通!

    抢夺吸收他人的信仰之力!

    这意味着什么?

    纵然是满天神佛再生,‘他’都有资本与其一战!

    易千城闻言,脸色一惊,显然他想到了什么,顿时脸色有些犹豫。

    “怎么?你是想现在就死嘛?”

    萧辰冷冰冰的声音顿时让他心头一惊。

    “我愿意给先生带路!”

    易千城眼神闪烁,心中开始有了算计。

    神殿最深处,是他们须弥神殿的圣地,而那里存放着三尊古老的神像。

    传闻万年前,北境还是一片荒芜,有三位人族始祖,共同在这里建立了北境第一座城池,这三人最后都羽化成仙,而其后人纪念他们,为他们建造了神像,久而久之就有了须弥神殿。

    但这种传说的可信度不高,大多都是须弥神殿的人编制出来的,一代传一代,其目的就是给自己先祖聚拢信徒罢了。

    神像无灵,充其量就是泥土和石块组成,可经过了几千上万年的祭拜,源源不绝的信仰之力,让普通的神像都拥有了无法言说的力量。

    神像的力量深不可测,如果能够把这个男人引入神殿,利用那尊神像的力量,绝对能够反过来将他灭杀,为自己的手下报仇。

    “前辈,这边请。”

    易千城欠身施礼,语气柔媚的说道。

    一处漆黑而深邃的隧道,位置偏僻而隐秘,踏入其中,就能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压力笼罩而来。

    这点渺小的压力,在萧辰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就如同一张蛛网,手指挥动,也就破开了。

    很快,一座十丈大小的雕像呈现在萧辰眼前,这雕像手持双面大斧,引人瞩目的是,他有着一双虎牙!看起来并非人族。

    “前辈,这就是我们神殿,代代守护的‘天啸大人’神像。传闻天啸大人,拥有世间最为神秘、最为强大的力量,刚出生时,就引来虎群低头臣服!”

    易千城解释道。

    “呵,什么狗屁传闻,不过是以讹传讹罢了,我若当年留下传承聚拢信徒,世上再无神佛之说!”

    萧辰冷笑一声,动身走向神像面前,口气极大的说道。

    找死!

    易千城的心里,不禁冷笑起来。

    作为神殿的人,他太了解这尊神像的强大之处了,哪怕是神王境强者想要靠近,也会被那股如山似海的威压,活活压死。

    除了像他一样是三大神像后人的存在外,其他人,不管实力有多高,都无法靠近神境。

    像萧辰这种毫无防备,就直接上去靠近神像的蠢货,很快就会被神像的威压攻击,就算不死也得重伤。

    到时候,他身为神像后人,可以得到神像的力量加持,此长彼消之下,解决一个重伤的蠢货,自然是非常轻松。

    阴暗的地下神殿,一股崇高而威严的压力弥漫开来,周围的空气,立刻就如同水银般沉重,就连易千城,都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易千城毫不掩饰自己脸上的戏谑和冷笑道:“你真的以为我们神殿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擅闯神殿者,只有死路一条!”

    从一开始,他就想要借助神像的力量,故意把萧辰引入陷阱中,如今胜利已经唾手可得了!

    “放肆!连地仙都称不上的废物,也敢对我不敬?”

    萧辰突然怒斥道。

    他的双眼猛然射出一道红芒,打到神像身上,刚刚涌起的磅礴威压,刹那间,就消失一空,好像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样。

    易千城刚抬起了手掌,正准备动手偷袭。

    可就在神像威压消失的那一刻,他愣住了,就这么傻愣愣的停在半空中,整个人有如石化成了雕像,一动不动。

    作为神像的后人之一,他和那尊神像联系密切,时时刻刻都能感受到神像的意志。

    然而,就在刚才,他与神像之间的联系,瞬间就消失了。

    “我好像听到你说了什么?要不然,你再说一遍?”

    萧辰负手而立,淡淡说道。

    此话一出,易千城这才陡然从极度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他强压下心中的恐惧,双腿忍不住一软,朝着萧辰跪了下来道:“前辈实力滔天,小的不敢有丝毫不敬,还望前辈留我一命。”

    连经过几千年信仰之力加持的天啸大人神像,都被眼前之人抹杀了意志,这种人物,得有多么的恐怖?

    如果在这种时候,他还不知道主动臣服的话,那等待他的结果,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好,很好,告诉我,其他神像在哪里?不要打算玩什么花样,我很确定这里不止一尊神像。”

    萧辰说话间,随手将神像收入了空间戒指中。

    这神像经过了几千年的信徒供奉,有着庞大的信仰之力,一时半会他无法全部吸收完,更别说之前在九黎族吸收的信仰之力,他还没有完全消化。

    易千城叹了口气,才缓缓开口道:“须弥神殿不止我们这里一处宫室,分别有三个宫室,供奉着云神大人、唐尧大人神像,距离这里也不算远,顺着原路出去,分别在正北和正南方向。”

    萧辰闻言满意的点了点头,刚准备动身,突然捂住了丹田,脸色一变。

    “该死的,居然在这个时候跟我争夺身体控制权。”

    他一边喃喃道,瞳孔中的红芒时隐时现,显然在渐渐失去这具身体的掌控权。

    而一旁的易千城则惊疑不定的望着萧辰,有些不明所以,正当他准备开口询问时。

    “砰!”

    只见萧辰身体僵硬的突然在他面前倒地。

    这意外的一幕让易千城傻眼了,但他之前已经深深的领教过了萧辰的厉害,纵然是这样,他也没有胆量再次偷袭。

    “算了,趁着这个机会去找殿主,等他老人家来了,你就等死吧!”

    易千城眼中闪动着寒芒,立刻下了决定。

    就在他离开后不久,一道身影闪现出来,后卿脸色复杂的望着昏迷的萧辰,立刻抱起他,离开了须弥神殿。

    次日,一个消息轰动了整个天阙城。

    北境最为神秘,地位尊崇的须弥神殿,被一个神秘男子给袭击了,甚至还拿走了一尊神像。

    神殿殿主听闻这个消息,暴怒不已,发动了整个须弥神殿的人散出去寻找凶手。

    一时间,整个天阙城闹得鸡飞狗跳,他们排查的第一个相貌特征就是,拥有一双红眼睛的人。

    如此辨识度极高的特征,自然很容易就会被发现,可整整两天过去了,依旧没有发现凶手。

    而城门加强了守卫,以防凶手逃跑,甚至须弥神殿还派驻了人手,来往之人都要严加盘查再三才能放行。

    与此同时,天阙城城主府。

    和凛冬城城主府相比,这里可以用奢华来形容,上百座大殿矗立,侍卫、仆人加起来过人。

    一位金碧辉煌的大殿中。

    夏雨菡扶着一位脸色苍白的中年男子坐下,而一旁早就有一群人候着了,看到他们出现,纷纷拱手喊道:“拜见尊上!”

    “不必多礼了,我刚刚痊愈,就听闻天阙城闹得鸡飞狗跳,说说吧,现在什么情况?”

    此人正是北境之主,夏洪。

    “凶手尚未找到,我的手下已经日夜不休排查了两天,但全都毫无踪迹。”

    说话的人,是一位六七十岁的老者,须发皆白,但双眼炯炯有神,时而精芒闪过,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势,让人不敢与之对视。

    而他则是须弥神殿殿主,易阊。

    “那你来跟我说,我也无能为力啊。”

    夏洪摇了摇头道。

    “我想让尊上派遣人手,加大巡查力度,此人一定还没有离开天阙城,神像丢失,事关重大,这是我们须弥神殿的根基,我必定要找出凶手才肯罢休!”

    易阊拱手道。

    “行,我可以答应。”

    夏洪略一沉吟点头道。

    说完,他突然剧烈咳嗽起来。

    一旁的夏雨菡脸色紧张的拍着他的后背,转而对着众人道:“我父亲大病初愈,还需要好好休息,没有别的事,还请你们离开吧。”

    易阊见此,眼中不经意闪过一道冷芒,但被其隐藏的很好,一言不发的带着众人一起离开了。

    直到他们全都离开后,夏洪缓过气来,望着他们离开的背影突然笑了起来。

    “父亲,您笑什么?”

    “我笑须弥神殿吃了个大亏,却无处发泄,真有意思,我倒是比较好奇是谁有这么大胆子,居然敢从须弥神殿偷走神像。”

    没有外人在,夏洪毫不顾忌的大笑起来。

    “对了,你之前说的那位叫萧辰的人,如今身在何处?他也算我的救命恩人,带他来见见我吧?”

    “这几天忙着给您治病,一时间没顾上他,我这就让严老去找他。”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