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八章投怀送抱

    一间酒楼的厢房内,萧辰豁然睁开眼,警惕的打量着四周,候在一旁的后卿看到萧辰醒来,脸色一喜道:“主人,你醒了?”

    “我睡了多久?”

    萧辰皱眉问道。

    “整整三天。”

    “这么久?”

    萧辰闻言脸色有些难看,前几次发生这种事情,情况还没有这么严重,加上萧辰发现体内的这个灵魂对他暂时没有造成什么威胁,也就没有多管。

    可现在看来,他低估了自己体内的隐患,那个陌生的灵魂犹如一颗定时炸弹,让他感到十分棘手。

    “主人,您……”

    后卿脸色犹豫,欲言又止。

    “别问了,我也不清楚。”

    萧辰摇了摇头打断,继而喃喃道:“能弄清楚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异变的人,估计只有师傅了。”

    “现在外面什么情况?”

    “整个天阙城都戒严了,到处都是须弥神殿的人在找你,期间也有几波人来我们这里检查,不过幸好他们认准了红眼睛的人,所以把您错过了。”

    后卿说完脸色凝重的又补充道:“但是昨天我看城内的守卫又增加了,万一他们重新排查,您很有可能会被发现。”

    萧辰点了点头,没有多说。

    之前在须弥神殿的事,他都一清二楚,那尊神像如今还在他的戒指空间里,对于这个东西,他根本不知道如何利用,食之无味弃之可惜,而且还是个烫手山芋。

    这时,外面楼道突然传来一阵女子的娇诧声。

    “齐元韶!你要干什么?赶紧滚出去!”

    说话的是一位十八九岁的少女,长着一张白皙的鹅蛋脸,乌漆漆的大眼,肌肤胜雪,身穿金丝长裙,看起来像是富家小姐。

    少女又惊又怒的望着眼前,突然拦住她去路的男子,呵斥道。

    男子衣着华丽,头上戴着发髻,是上等的冰种翡翠制成,身后跟着两名随从,一左一右刚好将狭窄的楼道给堵住。

    “苏小姐,伯父担心你一个人在外不安全,特意让我来保护你的。”

    齐元韶脸色淡然,轻笑道。

    “滚!我不需要你的保护,别挡着我的路。”

    苏姓女子毫不领情的冷声道。

    “苏瑾啊,苏瑾,你怎么就这么倔呢?伯父都答应我了的提亲,你现在除了认清现实,别无他路可选。”

    齐元韶嘴角扬起一抹冷笑,戏谑的望着少女。

    “你别痴心妄想了,我早就有了心上人,你还是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苏瑾皱了皱眉头,态度十分强硬的说道,希望能借此让他知难而退。

    “哦?心上人?在哪儿呢?”

    齐元韶依旧满脸戏谑之色。

    苏瑾脸色阴晴不定,突然这时,一旁的房门打开了。

    萧辰皱着眉头出来,刚准备呵斥两人,让他们换个地方吵架,没等他开口,一道身影突然扑进了他的怀中,少女身上淡淡的清香扑面而来。

    “这就是我的心上人,我今天来这里,就是为了见他,而且我已经和他生米煮成熟饭了。”

    苏瑾对着齐元韶说完,转而含情脉脉的望着萧辰,把头埋进了他的怀里。

    萧辰耳边骤然传来苏瑾的低语,“配合我演完戏,我会给你一笔满意的报酬。”

    与此同时,齐元韶瞪大了眼睛,脸色铁青的望着他们,身体都在微微颤抖,彰显了此时此刻他内心的愤怒。

    “好好好!”

    齐元韶冷笑着鼓掌,阴冷的目光瞬间集中在了萧辰身上,咬牙切齿道:“小子,艳福不浅啊,不过我没得到的东西,你也没命享受!”

    “动手!给我打死他!”

    齐元韶变脸十分快,对着身后的随从下了命令,两人没有任何迟疑,立刻冲了上来。

    苏瑾见此脸色一变,大声呵斥道:“住手!”

    “呵呵,苏瑾,你以为你现在说话管用吗?”

    齐元韶冷笑不已,后退了两步,让开了空间,脸色冷漠的盯着萧辰,宛如盯着一个死人。

    “呼!呼!”

    两名随从速度极快的冲过来,一左一右的夹击着萧辰,拳风在萧辰耳边炸响,显然两人都是化境巅峰的高手。

    就在两人即将触碰到萧辰的一瞬间,厢房内突然闪出一道黑影,瞬息横扫了两人,两人如遭雷击般倒飞出去,直接从两楼楼道坠落到大厅。

    齐元韶见此一惊,然而令他更为惊惧的一幕发生了,只见这道黑影毫不犹豫的跳下了楼,在两人坠地的瞬间,也轰然落下,双脚猛然踏在两人胸膛之上。

    “轰隆!”

    一道巨响传来,整个酒楼都沸腾了,客人惊慌失措的散开,全都不可思议的望着大堂中心的后卿。

    后卿一脚一个踩着那两位随从,这两人胸膛被后卿踏穿,内脏都爆了出来,已经死透了。

    “吧嗒。”

    后卿抽出两腿,随意的抖落掉粘在腿上的血肉块,冰冷的目光望向了齐元韶。

    齐元韶对视上后卿这尊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忍不住腿一软,若不是扶着栏杆,他都站不稳身形了。

    “行了。”

    萧辰淡然开口,后卿闻言起身一跃,跳回二楼,十分恭敬的站在了萧辰身旁。

    苏瑾有些愣神,半天没反应过来,她悄悄的瞥了眼萧辰,又看了看一旁脸色冷漠的后卿,心里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自己随便拉的一个挡箭牌,好像不太好惹啊,她现在颇有种前有狼后有虎的感觉。

    “小子,你敢不敢报上名号来?”

    齐元韶硬着头皮说道,输人不输阵,他好歹也是齐家大公子,在天阙城也是知名人物,要是这么 灰溜溜的跑了,日后岂不是要贻笑四方。

    “萧辰。”

    “姓萧的,你知不知道本公子是谁?竟然纵容手下杀我随从!”

    齐元韶恶狠狠的威胁道。

    “你的废话太多了,再多说一个字,你也别走了。”

    萧辰脸色平静的瞥了他一眼,这一眼望来,顿时让齐元韶如坠冰窟,心中忍不住冒出寒意。

    太恐怖了!仅仅眼神就让他产生了恐惧,他到底是什么人?

    齐元韶紧张的咽了口唾沫,脸色阴晴不定,他感觉自己如果再多说一个字,眼前的这人真的会杀了他。

    憋屈!心中万分憋屈!

    齐元韶压抑着怒火,冷哼了一声,转身便加快速度离开了酒楼。

    四周围观的众人纷纷好奇的打量起萧辰。

    “这小子是谁啊?怎么搂着苏家小姐?”

    “连齐公子都不放在眼里,看来这人不简单啊。”

    “嘿嘿,我猜啊,一会儿肯定还有好戏看。”

    众人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而这时,苏瑾看到齐元韶离开,微微松了口气,立刻从萧辰怀中挣脱出来。

    萧辰脸色淡然的打量着她,没有说话。

    苏瑾皱着眉头,率先打破沉默道:“你这位手下惹了大麻烦,你知不知道刚刚走的那人是谁?”

    萧辰依旧默然不语。

    苏瑾见此,有些丧气,显然对于萧辰如此淡定,她有种无法拿捏的感觉。

    “实话跟你说吧,刚刚那人叫齐元韶,是齐家大公子,齐家你应该知道吧?你刚刚杀了他的随从,无疑是不把齐家放在眼里,如果没有大人物保你,你和你的手下死定了!”

    苏瑾故作姿态的威胁道。

    “哦?那你说说,我应该怎么办才好?”

    萧辰轻笑着,顺着她的话茬问道。

    “办法嘛,当然有!”

    苏瑾故意卖关子,顿了一下,但看到萧辰从始至终都是这幅波澜不惊的样子,也没打算着急询问,沉不住气说道:“看在你是因为我的原因,才和齐元韶结仇的份上,我可以帮你!”

    一旁的后卿闻言,面露不屑,刚准备开口,却被萧辰用眼神制止了。

    萧辰装作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道:“那好,从现在开始,我们就跟着你了。”

    见萧辰如此干脆利索的同意,苏瑾也是微微一愣,但很快便笑着露出一对酒窝道:“行吧,本小姐看你们可怜,就收留你们了,不过以后齐元韶那厮再来骚扰我,你们就得负责把他赶走,而且本小姐对于自己人从不吝啬,说吧,想要多少灵晶报酬?”

    “报酬先不着急,给个地方管住就好。”

    外面全是须弥神殿的耳目,现在他还不打算和须弥神殿正面交锋,这会影响到他原本的计划。

    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慢慢打听裘无极等人的消息,找到长流老人他们才是首要目标。

    听到萧辰的条件如此简单,苏瑾脸色愈发高兴了,出来一趟白捡了两个贴身护卫,关键是他们两人完全不怕齐元韶,简直是最完美的保镖人选。

    “我们赶紧走,齐元韶心胸狭隘,肯定不会就此罢休的。”

    苏瑾忽然想到了,立刻对着两人吩咐道。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涌进来一大群人,他们十分霸道的将客人驱赶了出去,眨眼间,整个酒楼的人都清空了,只剩下萧辰等三人。

    人群中分开一条道路,齐元韶和一位留着山羊胡子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

    齐元韶目光阴冷的盯住了萧辰,指着其说道:“三叔,就是他们,别让他们跑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