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九章齐元韶的报复

    “齐元韶!你未免太过分了吧!难道你要连我一起打?”

    苏瑾挺身而出,怒视众人。

    看到苏瑾站了出来,齐元韶带来的一众手下脸色顿时有些犹豫,他们不是傻子,自然苏瑾的身份,主子下令,不用担心后果,可倒霉的却是他们。

    只见这时,齐元韶身旁那位被称作‘三叔’的中年男子,脸色淡然的走了上前,上下扫视了一眼苏瑾,突兀轻笑了起来道:“苏小姐,您这顶大帽子,我们可不敢戴,我不过是听闻有人敢蔑视我们齐家,公然打死我们齐家的人,特意来看看是什么情况,既然苏小姐在场,那么不妨跟我说说怎么回事?”

    中年男子口气淡漠,看起来十分随意,但言语之中却处处透露着威压,给予了苏瑾很大的压迫感。

    她皱了皱眉头道:“不错,齐元韶的两名随从的确被人打死了,但这是我的命令,有本事你冲着我来啊。”

    不管怎么说,她也是苏家的人,谅他们胆子再大,也不敢再在众目睽睽之下对于发难。

    “三叔,这小妮子口舌如簧,我们可不能就这么算了,不然此事传了出去,日后我们齐家在天阙城岂不是任人看扁了。”

    齐元韶走到男子身旁低声道。

    男子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转而把目光移向了萧辰和后卿道:“虽然你们是奉了苏小姐之命动手的,但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既然我们齐家的人死了,你们也留下陪葬吧!”

    说完,他脸色蓦然一冷,口气森寒的下令道:“动手,把这两个人杀了,眼睛放亮点,可别伤到了苏小姐。”

    看这架势,他是准备不管苏瑾,执意要动手杀人,为齐元韶找回面子。

    齐元韶闻言,冷笑的望着萧辰和后卿,苏瑾保不住他们,今天他们必死无疑。

    不多时,齐家等人纷纷一拥而上,十几个武者,个个都不低于化境层次,一起出手的画面十分震撼。

    酒楼中的伙计都惊慌失措的跑光了,生怕被波及到,而外面一大群看戏的路人也纷纷后退。

    刹那间,拳风呼啸,犹如晴天惊雷不绝于耳。

    苏瑾脸色大变急忙喊道:“都给我住手!住手!”

    然而,没有任何一个人理会她,他们十分有默契的绕开苏瑾,直奔其身后的萧辰和后卿而去。

    “主人,交给我吧。”

    后卿盯着众人低声道。

    萧辰点了点头,没有多说话,自顾自的坐在一旁的桌子上,给自己倒了杯茶水润润嗓子。

    很快,这些人便冲到了两人面前,分成两波进攻萧辰和后卿,只见后卿突然抓起一张桌子,用力一扭,丈许长桌子顿时被捏成碎木屑,在半空中飘散而下。

    后卿伸手一挥,扇出一道劲风,这些没有任何杀伤力的碎木屑立刻变成了尖锐木钉,飞射向扑来的众人。

    咻咻咻!

    耳中不停响起木钉急速划过空气的声音。

    眨眼间,接二连三的惨叫声骤然传来。

    苏瑾刚转过身,便看到满地横七竖八的齐家随从,尽皆脸色痛苦的呻吟着,他们身上布满了血窟窿,一些倒霉的人,脸上扎满了木屑,十分恐怖。

    看到这一幕,齐元韶瞳孔一紧,下意识的望向身旁的三叔。

    中年男子脸色同样不好看,眼中布满阴霾,闪动着寒芒在后卿身上打量着。

    “找死!”

    他没有过多的废话,立刻身形一动冲向后卿,每一步踏来都在地面的大理石砖块上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可见其内力浑厚。

    男子在半空中双手合掌,而后握成合拳,在靠近后卿还有十米处的位子,蓦然起身一跃,以凌空压下的姿态,合拳当头砸下!

    “咚!”

    拳头未至,拳风已经在耳边炸响!

    这惊雷般的闷响,让人不少围观的人都脸色一变!这么恐怖的威力,若是打在人身上,岂不是当场就爆体而亡了!

    齐元韶看到三叔亲自出手了,微微松了口气,他请来的这位援兵,可是他们齐家二代中,实力名列前茅的,有他坐镇,自己完全不用担心其他变数。

    正当他心中这般想着时,突然眼角余光瞥到了坐在一旁桌子上,悠然自得喝着茶的萧辰。

    这年轻人的同伴马上就要被三叔给毙杀了,他居然还能怡然自得的沉得住气?

    不对劲!这其中肯定有问题!

    转瞬间,齐元韶就发觉了 事情的诡异,脸上浮现一抹惊疑,没等他仔细多想,突然听到一阵惨叫。

    “啊!”

    这叫声无比凄厉,让人毛骨悚然,可齐元韶听到这声音,却猛然脸色大变,这是三叔的声音!

    他抬起头望过去,眼前的一幕让他彻底愣住了。

    三叔被后卿单手抓住脖子,提在空中,像是拎着小鸡崽一般,在后卿面前,三叔仿佛连挣扎的能力都失去了,只能发出愈来愈弱的呻吟声,脸色通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酱紫色。

    齐元韶傻眼了,有些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刚准备开口说些什么时。

    “咔嚓!”

    骨头裂开的清脆声音,在这安静到诡异的大厅里,清晰可闻。

    后卿松开了手,中年男子像一滩烂泥般摔倒在地,气息全无,显然已经死透了。

    整个大厅鸦雀无声,依稀能听到齐元韶沉重的呼吸声,他死死的盯着三叔的尸体,久久说不出话来。

    虽然他不是自己的亲叔,他也不是齐家嫡系族人,但凭借着一身过人的实力,他在齐家的地位并不低,乃至在整个天阙城也是能叫得上名号的人物。

    这么一位在天阙城混了几十年的人物,今天却意外死在了这个小酒馆,而且还是死在了一个不知名的小喽喽手上。

    齐元韶陷入了极度的震惊之中,直到一位手下心惊胆战跑到他身旁叫醒了他,他才猛然回过神,立刻带着剩下的人扭头就跑,狼狈无比,像极了一只惶惶不可终日的野狗。

    后卿见此刚准备出门去追,却被萧辰叫住,他望了眼地上的尸体,皱了皱眉头。

    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只是后卿下手没轻没重,这也不能怪他。

    “苏小姐,这……”

    萧辰指着地上的尸体,欲言又止。

    苏瑾也回过神来,望向后卿的眼神彻底变了,她深吸了口气道:“没事,这人叫齐常,不过就是齐家的一个支系族人,死就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后面的事我会派人来处理的。”

    “那就有劳了。”

    萧辰点头道。

    “不用这么客气,萧大哥,冒昧的问一句,你这位同伴是宗师武者吗?连齐常都被其一招毙杀了,太强了!”

    苏瑾重新打量起后卿,好奇道。

    萧辰笑而不语,没有打算回答,苏瑾也十分识趣的不继续多问,毕竟实力修为是一个人的隐私,贸然打听本就是她失礼了。

    “走吧,我先带你们回去,这件事我要跟父亲说一下,免得被齐元韶那小子恶人先告状了。”

    ……

    苏家。

    苏瑾将萧辰两人带回来后,便让下人安顿他们去厢房住下了,自己来到前厅和父亲述说着今天发生的事。

    “胡闹!”

    苏瑾面前站着一位中年男子,身穿锦绣长袍,头束龙纹发髻,脸色凝重的呵斥道。

    此人正是苏家家主,苏远清。

    “爹,这事明明就是齐元韶挑起的,他们活该吃亏。”

    苏瑾见自己被骂,有些委屈道。

    “你个小孩子家家的,懂什么?齐家主前些日子亲自上门和老爷子提亲,老爷子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态度已经明确了可能要把你嫁给齐元韶,你现在和他闹这么一出,岂不是打老爷子的脸?”

    苏远清冷声道。

    “哼,我才不要嫁给齐元韶,除非我死!”

    苏瑾冷哼道。

    “先不谈这事,就说你那两位朋友打死了齐常这件事,你考虑过后果吗?”

    “齐常不过是齐家的一个支系族人,死就死了,反正是他们冒犯我在先,死有余辜!”

    “你真是不懂事啊,齐常虽然只是支系族人,但他可是齐家二代人物中,武道天赋最好的人之一,被齐家主看重,如今他死了,还跟我们苏家有关系,这个责任怎么担?”

    苏远清扶额,有些头疼的说道。

    在天阙城,苏家和齐家都不算什么大世家,一位极境武者对于他们而言,是需要花费众多资源才能培养出来,如今齐常死了,他们苏家肯定要拿出一个说法来才行。

    “你去把那两个人喊来,我有话要跟他们说。”

    苏远清脸色阴晴不定,沉吟了片刻吩咐道。

    “爹,您不会难为他们吧?他们可是为了帮我才……”

    苏瑾脸色犹豫,还没说完,便被打断道:“别废话了,我也给不了你保证,快去。”

    苏瑾见此有些无奈的点头,起身去找萧辰和后卿。

    “真是麻烦,看来这件事要老爷子出面才能摆平了。”

    苏远清皱着眉头喃喃道,正准备喊人去请老爷子时,门外随从急慌慌的跑了进来禀告道:“家主,齐家主来了,他们带了很多人,好像来者不善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