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章 你们算个什么东西?

    苏远清闻言脸色一沉,背负双手来回渡步,在思虑着什么。

    “家主,他们快要来了。”

    随从忍不住提醒道。

    苏远清深吸了口气,整理下衣裳道:“把他们请进来吧。”

    “是!”

    随从领命后,转身便离开了。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门外便出现了一群人朝着大厅而来,为首的一名中年男子,浓眉剑目,穿着一袭青色长衫,脚步沉稳,身旁跟着齐元韶和一众随从。

    苏远清见此立刻挤出一丝笑容出门相迎道:“齐家主怎么来了,也不提前跟我打声招呼,我好派人迎接啊。”

    “苏远清,不要跟我打哑谜了,我这次来是找你们苏家讨个说法的。”

    齐家主没有给好脸色,直截了当的表明态度。

    苏远清脸色一僵,但很快便轻笑着拱手道:“齐家主这话我就不明白了,如果苏某有什么地方冒犯了齐家,还望直言,我定当改过。”

    “苏家主,想必今天在酒馆的事,您应该听说了吧?还这么跟我们绕圈子,可就没意思了。”

    齐元韶冷声插了一句。

    见两人态度强硬,苏远清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只能硬着头皮转移话题道:“齐家主远道而来,先进来坐下喝口茶,有什么事,我们可以慢慢商量。”

    “哼,那好,我就等着苏家主给我一个解释了。”

    齐家主冷哼一声,率先走进了大厅,齐元韶带着随从也紧跟其后。

    直到两人陆续落座,侍女送上香茶后,苏远清刚准备找些话题缓和气氛,却被齐元韶抢先开口道:“苏家主,不管您知不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我就把情况先跟你再复述一遍吧,我今日带着随从在酒楼遇见……”

    很快,齐元韶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个大概,不过其中一些对于自己不利的细节,自然而然被掩盖了,一切的过错全都推到了萧辰等人身上。

    苏远清听完,猛地一掌排在扶手上,冷声道:“居然还有这种事情?我那个丫头成天在外面认识一些狐朋狗友,如今居然还杀了齐家的人,真是岂有此理,你们等着,我这就去派人把她喊来问罪!”

    苏远清满脸怒容,作势就要起身,却被齐家主抬手打断道:“苏家主先息怒,听我说完。”

    “没什么好说的,事实如此,我不会让齐家的人白死,一定会给齐家一个说法的。”

    苏远清故作姿态的摆了摆手。

    齐元韶父子见此,眼神闪烁,他们都是聪明人,岂能看不出苏远清在玩苦肉计?

    但是看破不说破,再者,他们也不可能真的拿苏瑾怎么样。

    “苏家主能理解我们,这已经让晚辈十分高兴了,在晚辈看来,这件事完全就是那两个人用花言巧语迷惑了苏小姐,最后才演变成这场闹剧的,不如这样吧,苏家主把那两个人交出来,这件事就算了吧。”

    齐元韶也配合着苏远清演戏,顺势说道。

    一旁的齐家主也点了点头道:“嗯,苏小姐年幼,不谙世事,被歹人迷惑也是情有可原,我们只想惩戒凶手就可以。”

    苏远清眼中闪过一缕精芒,没有任何迟疑的回答道:“既然两位都这么说了,我这就去派人将他们带来。”

    这样的结果对于两家而言,无疑是最好的,既能保证两家面子上不伤和气,还能让齐家泄愤,只不过要牺牲萧辰和后卿了。

    对于这两个人,他还没来得及见,不过这也不重要了,他们已经达成共识,萧辰和后卿在他看来已经是个死人了。

    正当苏远清招手喊来一个下人,对着其耳边低语吩咐着需要转达给苏瑾的话时。

    门外突然走进来三人,正是苏瑾和萧辰等人。

    苏远清见此脸色微变,这下坏了!他准备让下人支走苏瑾,免得再生事端,然后派人把萧辰等人抓来交给齐家。

    可事与愿违,他们居然来了。

    齐元韶看到萧辰和后卿出现,立刻死死的盯住了他们,嘴角扬起一抹戏谑之色。

    “父亲,就是这两个人。”

    齐元韶指着两人,对着齐家主低道。

    齐家主微微颔首,锐利的目光在两人身上逐一扫过后,便移开了目光。

    在他看来,萧辰等人不过两个无名小卒,根本不值得自己多看一眼。

    苏瑾走了进来,环视了大厅一圈,看到齐元韶等人居然也在,脸色微微一怔,她反应极快的转过身,想带着萧辰等人离开。

    “苏小姐,正好你也来了,急着走干吗?”

    齐元韶冷笑着开口道。

    眼看是福不是祸,是祸不过,苏瑾硬着头皮走了回来,来到苏远清身旁低声问道:“爹,他们怎么来了?”

    苏远清摇了摇头道:“一会儿你别插手,让我解决这件事。”

    “怎么解决?”

    苏瑾看到父亲的脸色,顿时有种不妙预感。

    “这两个人,保不住了。”

    苏远清瞥了一眼萧辰和后卿说道,丝毫没有理会苏瑾满脸的震惊。

    “苏家主,既然人来了,你来决定怎么处置吧。”

    齐家主悠悠说道,看起来十分淡定。

    今天登门苏家,说白就是找回个面子,不管怎么说齐家也是有头有脸的世家,他们的人死了,不可能就这么坐视不管。

    苏远清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点了点头,转而眼神复杂的望着萧辰和后卿,缓缓问道:“你们两位今日在酒馆打伤齐家众多随从,还打死了齐常,此事可否认?”

    萧辰脸色淡然也点了点头道:“是我的命令,我的同伴动的手。”

    “好,既然你们承认了,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苏远清脸色一凝,声音低沉道:“跪下,给齐家磕头道歉。”

    听到这话,齐元韶父子都是一怔,不约而同回过头望向了苏远清,脸上有些错愕。

    磕头道歉?

    他们要的可不是这个,他们要的是两人去死!

    可苏远清突然跟他们玩了这么一手?这是打算避重就轻,敷衍应付他们?

    两人想到这,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而苏瑾也是微微一怔,立刻明白了自己父亲的用意,眼中不禁闪过一丝喜色。

    就在这时,萧辰神色自若的望着苏远清,淡然道:“我萧辰上跪天地,下跪君亲师,你们算个什么东西,也配让我下跪?”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