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二章 说杀就杀

    场面一度陷入了诡异的寂静之中,只听得见众人沉重、急促的呼吸声。

    苏远清张大了嘴,满脸错愕,都不知道怎么开口了,这个结局是他万万没有料到的。

    而齐家等人全都变成了哑巴,一个字也不敢多说。

    他们惹了一位神境强者,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个亏只能往肚子里咽。

    就在这时,一道苍老的声音突然在大厅中响起。

    “都住手吧,得饶人处且饶人。”

    众人循着声音来源望去,只见从后庭走出一群人,两个侍女搀扶着一位老者走在前面,慢悠悠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老爷子。”

    苏远清恭敬的低下头。

    “爷爷。”

    苏瑾一路小跑到老者身旁,十分乖巧的喊道。

    “嗯。”

    老者微微颔首,目光移到了萧辰身上,当对视上萧辰那双淡漠的眼睛时,不禁心中一秉。

    ‘好强的定力,天阙城何时出现这么一位青年俊杰?’

    他来不及多想,笑着开口道:“这位小友,能否给老夫一个面子,此事就算了吧?”

    萧辰闻言没有说话,看到萧辰这幅态度,齐元韶父子心中一凉,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们身处苏家,来的时候并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变故,所以没有带太多高手随行。

    若是萧辰铁了心要斩尽杀绝,他们必死无疑。

    “萧先生,这件事完全因我而起,能否看到我爷爷的面子上,化干戈为玉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苏瑾犹豫了一下,也上前劝诫道。

    她虽然顽皮,但也并不是不懂这些利害关系,苏家在天阙城扎根多年,势力盘根错节,若是齐元韶父子死在这里,他们齐家会面临很多麻烦。

    “也罢,我权且当卖你们一个面子,滚吧。”

    萧辰微微点头,大手一挥,像是在打发一群讨人厌的苍蝇。

    齐元韶父子脸色阴沉,敢怒不言,他们今日不仅丢了面子,还赔上一位半步神境的高手,心中憋屈的慌,也不等苏家人再说些什么,转身便带着手下离开了。

    “萧先生,您远来是客,请坐,之前有招待疏忽的地方,还望海涵。”

    老爷子给足了萧辰面子,亲自陪同萧辰落座,毕竟一位神境强者的分量,无论在哪里都是很重的。

    苏远清则在一旁变成了陪衬,时不时插两句,缓和气氛,一行人谈笑风生,气氛十分融洽。

    老爷子一直旁侧敲击想打听萧辰的身份,但始终没有套出任何话来,见萧辰跟个狐狸似得,老爷子也收起了心思。

    ……

    次日。

    一家酒楼,二层阳台上有一间露天的雅厅,四周用席子遮盖日光,但是里面的人可以看到外面的风景。

    齐元韶和一位二十五六岁的男子席地对坐,这男子身穿一件石青色菱锦夹袍,腰间绑着一根虎纹宽腰带,一头鬓发如云长发,有着一双冷漠的星眸,身躯挺直,气宇轩扬。

    他身后站着一名侍卫模样的随从,腰间佩剑,站在那一动不动,气息内敛,如果不是面对面看到,根本就发觉不了这个人的存在,这让齐元韶不禁对他多打量了几眼。

    “世子,难得您出来游玩,这杯我敬你。”

    齐元韶笑着举杯,一饮而尽。

    “你好像心事重重啊?”

    男子不动声色的抿了口酒,看似随意问道。

    此言一出,齐元韶脸色一僵,随即叹了口气道:“别提了,昨天踢了块铁板,丢尽了颜面,回去后还被家父给训斥了一顿。”

    “哦?铁板?这倒是让我有些好奇了。”

    男子瞥了他一眼轻笑道。

    齐元韶犹豫了一下,似乎是忌惮男子的身份,不好驳他面子,于是将之前的事复述了一遍。

    男子听完眼中闪过一丝诧异道:“那人才二十出头,就已经是神境武者了?”

    听到这话,他身后的侍卫也豁然睁开眼,忍不住插了一句道:“神境强者在天阙城虽然不是最顶尖的存在,但也是凤毛麟角了,而且个个都不是无名之辈,什么时候突然又冒出来一个?”

    “他应该不是天阙城的人吧。”

    齐元韶摇了摇头,没多想,眼角余光突然瞥到外面街道上的两男一女,顿时瞳孔紧缩。

    与此同时,苏瑾领着萧辰和后卿出来逛逛,一路上她对着所看到的东西都十分详细的介绍,这也让萧辰了解到了不少当地的风土人情。

    突然,萧辰停下了脚步,似乎是有所察觉般抬起头朝着不远处的一家酒馆二楼望去。

    “怎么了?”

    苏瑾发现萧辰的异样问道。

    “有人在窥伺我们。”

    萧辰淡然回答道。

    “哪儿?”

    苏瑾皱了皱眉头,朝着四周张望。

    ……

    “这就是你所说的那个人?”

    世子隔着卷帘指着下面的萧辰问道。

    齐元韶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丝怨毒道:“就是他们,这小子三番两次让我倒了大霉,如今我和苏家小姐的婚事估计也快黄了。”

    “影子。”

    世子突然开口,他身后的那名侍卫立刻拱手道:“世子有何吩咐?”

    “去,把他们带上来。”

    世子说完便重新坐回位子上,自顾自的倒了杯酒,细酌慢咽。

    被称为‘影子’的侍卫点了点头,立刻动身下楼直奔萧辰等人而去。

    此时,正在四处张望的苏瑾很快就发现了影子,没等她率先质问,是不是他在窥视时。

    影子十分霸道的拔出佩剑拦在萧辰等人面前道:“我家主子要见你,跟我走一趟。”

    “你家主子想见我的话,让他亲自下来吧。”

    萧辰说这话时,有意无意抬头望去二楼隔间。

    “哼,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我家主子要见你,是你修来的福分,还废什么话,干净跟我走。”

    影子语气稍显不耐烦。

    “呵呵。”

    萧辰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再理会他,转身就要走,影子见此脸色一冷,毫不犹豫的动手一剑劈向萧辰。

    只见剑锋还未触碰到萧辰时,一只手突然伸出,死死的抓住了剑锋。

    后卿眼神冷冽的盯着他,突然用力一捏,这把宝剑立刻断成数截。

    “你竟敢毁我佩剑!找死!”

    看到自己的佩剑被毁,影子顿时怒不可遏。

    “哼,敢对我主人不敬,我不禁要毁你佩剑,还要杀了你!”

    后卿不由分说的一拳打向影子胸膛,两人的距离太近,影子根本避无可避,刹那间,立刻像断了线的风筝般倒飞出去。

    然而后卿并没有停手,起身一跃,在半空中抓到他,用力摔向地面。

    “轰隆!”

    一阵巨响传来,地面被其砸开了一个寸许深的坑洞,影子头发散发,嘴角溢血,眼中充满了骇然。

    他本以为这个年轻人才是自己的对手,没想到他的随从也如此厉害,自己在他面前,居然连抵抗之力都没有!

    “等等!我是夏江世子的手下,你岂敢杀我?”

    紧要关头,影子立刻大喊道。

    后卿刚刚挥出的拳头也停顿在半空中,转而扭过头望向萧辰。

    影子见此微微松了口气,嘴角扬起一抹冷笑,宰相门前七品官,就凭自己是世子的贴身侍卫这个身份,哪怕是神境强者也要对自己客客气气的。

    “废话太多了,杀了吧。”

    萧辰看都没看他一眼,淡然吩咐道。

    这句话落在影子耳中,犹如晴天霹雳,强烈的生死危机让他脸色大变,他看出来了。

    这个年轻人根本不把世子当回儿事,他眼中那种淡漠的眼神,根本不是伪装出来了。

    想到这,影子拼命起身朝着酒馆阁楼大喊道:“世子!救我!”

    瞬息间,二楼隔间的卷帘被人拉开,夏江脸色阴霾的望着下面的一幕,不知是因为自己手下表现不得力而生气,还是因为萧辰打狗不看主人而恼怒。

    没等他来得及说话,后卿的拳头已经落下,轰然砸在影子的胸膛,这一拳动用了全力。

    “轰!”

    地面都微微颤动了一下,而影子胸膛深深凹陷下去,双眼无神的躺在了坑洞里。

    萧辰这边当众杀人的一幕,立刻引来了无数围观者。

    当他们望向二层隔间的世子时,全都不约而同的脸色一惊。

    “这是夏江世子吗?”

    “对,他是夏江,当今尊上的亲侄子。”

    “这个年轻人倒大霉了,居然敢杀夏江世子的手下。”

    “我可是听说尊上膝下只有一位千金,而夏江世子是他平日里最喜欢的后辈,未来有可能成为第二个尊上,这年轻人麻烦大了。”

    众人七嘴八舌,对着萧辰指指点点,如避瘟神般纷纷四散而开。

    而苏瑾看到夏江时,也是脸色一白,她自然是认识夏江的,也明白夏江的身份。

    ‘完了,这下谁出面都不好使了。’

    苏瑾嘴角苦涩,这可不像之前萧辰得罪齐家那么简单,萧辰可以仗着神境武者的身份,不把齐家放在眼里,可不能不把夏江放在眼里。

    夏家在整个北境地位尊崇,被视为皇族,别说神境武者,纵然是神王境的高手也不敢和夏家作对。

    掌控着整个北境上千年的家族,底蕴有多恐怖,无人得知。

    但,凭借着夏家千年来,无人敢撼动的地位,就可见一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