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三章 夏江世子

    齐元韶瞥见身旁的夏江布满阴霾的脸庞,不禁心中一喜,看来无需自己煽风点火,萧辰就已经被夏江列为了必杀的名单。

    敢如此公然蔑视夏江,不把他放在眼里,整个天阙城也没有几个人敢这么做。

    “世子,需不需要我喊人来?”

    齐元韶小心翼翼的问道。

    夏江没有理会他,自顾自的从怀里拿出一块精美的玉佩,突兀用力一捏。

    “咔嚓!”

    这么价值不菲的美玉顿时化成粉碎,散落在地。

    对于夏江的奇怪举动,齐元韶虽然心中满是疑问,但却不敢多问。

    只见夏江做完这一切,转而目光灼灼的盯着下面的萧辰,突兀露出浅浅的笑容,不过这笑容怎么看都觉得是笑里藏刀。

    唇红齿白的样子,赔上这幅笑容,很容易让不知情的路人产生人畜无害的错觉。

    “你叫萧辰对吗?”

    夏江缓缓开口道。

    萧辰淡然点了点头,没有多说话,想看看他后面准备玩什么花样。

    “我这位狗奴才不长眼,冲撞了萧先生,死不足惜,不过我还是想请萧先生上来陪我共饮一杯如何?”

    苏瑾惊疑不定的在一旁听着,转而对着萧辰低声道:“夏江世子身份尊崇,既然他不打算追究你,你还是不要驳了他的面子。”

    萧辰略一沉吟,便动身走向他们所在的酒楼,苏瑾和后卿也随之跟在后面。

    片刻,一行人上了二楼间隔。

    萧辰神色自若的坐下,一旁的齐元韶目光阴沉似水,一直在萧辰身上打转,但碍于夏江的面子,不好发作。

    只见夏江十分‘热情’的为众人斟酒道:“萧先生,你这位随从实力不错,竟然能够一招击败我的贴身侍卫,来坐下来一起喝一杯吧。”

    然而后卿不为所动,一直用敌视的目光警惕着夏江。

    夏江见此也不生气,自顾自的端起酒杯抿了口,萧辰突兀开口问道:“夏公子,你到底有什么话要说?”

    夏江放下酒杯,砸了砸嘴道:“废话我就不多说了,我很欣赏你们,希望你们能为我效力。”

    “如果我说,不呢?”

    萧辰望着他一字一句道。

    听到这个回答,夏江没有任何意外之色,他嘴角突然扬起一抹诡异的微笑道:“从你们走进这里开始,你还以为你们有跟我讨价还价的权利嘛?”

    话音刚落,夏江突然端着酒杯的手掌倾斜,让里面的酒水洒落在地,酒水和地面的一些不知名白色粉末混合在了一起,犹如油锅进了水般发生了剧烈的反应。

    一阵氤氲气雾升腾而起,将整个隔间都笼罩其中。

    一直没有说话,站在萧辰身后的苏瑾突然脸色一变,握着胸口,好像呼吸有些困难,而齐元韶也是如此。

    两人奇怪的反应落在夏江眼中,不禁让他脸上的笑意愈发得意。

    “你下毒了?”

    萧辰脸色一怔,立刻反应了过来。

    虽然他不知道夏江是怎么做到的,但是这毒药显然是为了他们准备的,苏瑾和齐元韶不过是被殃及到罢了。

    齐元韶闻言,惊慌失措的望向夏江求救道:“世子,救命啊。”

    “别担心,这是北境药王最近研究出来的新药,摄神散,不会致命,但会让人浑身软弱,失去行动能力,哪怕是神王境的高手中招了,也会受到一些影响。”

    夏江不急不缓的解释着,满脸戏谑的望向萧辰。

    “呵呵呵……”

    萧辰突兀笑了起来,这笑声让夏江感觉十分刺耳,他皱眉问道:“你笑什么?”

    “我只是想到,你觉得自己吃定我了,所以感到好笑。”

    萧辰回答道。

    “哼,你们吸入了这摄魂散,难道还以为自己有能力逃出去?”

    夏江一边说着,突然站起身来,拔出了腰间的佩剑,佩剑的剑刃上寒光闪闪,显然锋利无比。

    “我平生最讨厌有人玩我,本来我还打算你们若是老实跪在地上求我,我还可以饶你们一命,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想你们——死!”

    夏江狞笑着,忽然抓住长剑朝着萧辰的脖子砍去。

    苏瑾望着这一幕,顿时尖叫起来,但除了眼睁睁看着,她无能为力。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突然闪到萧辰面前,伸手接住了这一剑!

    噌!

    金石撞击的清脆响声,让夏江愣住了。

    他不可思议的盯着眼前的后卿,满脸错愕道:“你!你!你怎么没事?”

    “不可能!中了摄魂散的人,不可能没事的!”

    后卿脸色阴冷的闷哼了一声,然而手掌抓住剑刃,用力一握。

    “咔嚓!”

    剑刃顿时断裂成数截落在地上,而夏江抓着只有半截的残剑犹如石化般愣在原地,久久回不过神来。

    萧辰神色自若,从始至终脸色都没有太大变化,后卿本就不是活人,这摄魂散自然对他无效。

    不过自己确实受到了一丝影响,就在他们谈话之间,他已经开始用真气逼出了毒素,恢复的七七八八了。

    萧辰扶起苏瑾,往她体内输入一股真气帮助她清除毒素,很快她的呼吸渐渐平稳下来。

    “萧先生,你们不能杀他!”

    苏瑾缓过劲来,对着其耳边低声道。

    “那就留他一条狗命吧,后卿,我们走。”

    萧辰瞥了他一眼,点了点头,转身带着后卿便离开了。

    留在满脸怒容的夏江,身体微微颤抖着,内心的怒火得不到宣泄,让他像个随时会爆炸的火药桶般。

    萧辰临走时看他的那一眼,让他感到了无比的屈辱,这么多年,他还从被人这么羞辱过。

    直到萧辰等人离开后,齐元韶小心翼翼的喊道:“世子?”

    夏江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瓷瓶丢给了他,想来应该是解药,齐元韶费力的打开瓷瓶仰头服下后,身体的症状稍稍缓解。

    “世子,接下来怎么办?”

    见夏江不说话,齐元韶小心翼翼的问道。

    “呵呵,当然是杀了他们!”

    夏江冷笑着咬牙切齿道。

    齐元韶闻言,不禁打了个寒颤,同时心中也暗喜起来,有夏江替他动手,萧辰活不了多久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