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七章 神像的力量

    “这股力量好像有点熟悉?”

    萧辰环视了一遍四周,除了杏仁树被风吹动的“簌簌”声以外,庭院内内寂静无比。

    “还是石像吗?”

    萧辰喃喃道。

    “桀桀桀,萧辰小儿!你还真是勇气可嘉呢,这人人都惧的须弥神殿你孤身一人也敢闯来,老夫我敬你是条汉子!留你个全尸!”

    易阊的声音在整个庭院内回响着,萧辰耳朵一动,手中一缕淡蓝色的真气抬手挥出。

    “咻!”

    真气凝聚成团,犹如炮弹一般穿过空气朝着躲在主殿大门上的易阊和易千门飞去。

    真气子弹好像打在了一片薄膜上一般,一片淡红色的屏障隔绝了真气子弹。

    “砰!”

    真气团犹如水花一般直接爆炸开来,红色薄膜屏障却是完好如初。

    兀地一阵威压犹如洪水一般扑腾而来,萧辰只觉得胸口一闷,抬头望去在主殿的高堂之上各自摆放了两尊神像,神像双目发出红光,很明显刚刚的红色薄膜屏障就是出自他们之手。

    高堂上一左一右分别是唐尧大人和云神大神,

    唐尧大人是一只长着牛角的马类动物,体型宽大,而云神大人是一只长着三只眼睛的大鹰,鸟嘴朝上,俯瞰世人。

    石像的眼睛闪现出缕缕红光,刚刚的威压就是从这两尊石象上散发出来的。

    “杀了他!把石象夺回来!”

    突然一道爆喝声在萧辰脑海中炸开,他捂着有些发疼的脑壳,瞳孔微缩,慢慢地眼白再次被红色占据。

    “该死的!滚开!”

    萧辰可不会允许自己体内这个家伙三番两次地夺取自己的身体,他集中所有的意念将身体抢了回来,被红色挤占了一半的眼白再次回来。

    “偏偏在这个时候!”

    萧辰体内的灵魂好像还不甘心,想要再次抢夺身体的的控制权。

    “给我放安静点!”

    “嘤!”

    一声鸟鸣声从主殿穿出,萧辰抬头看去一只浑身通体黝黑的大鹰盘旋在半空中。

    “吼!”

    伴随着一阵阵巨吼声,一只行似马头上却长着两只大牛角的魔兽从主殿跳到了庭院上。

    两者身上加在一起散发出的威压是刚刚的两倍不止。

    “易阊小子!请我们两位出来可是要耗费大量信仰之力的,到时候可得好好补偿我们!”

    “前辈放心!只要宰了那个叫做萧辰的小子,就可以把天啸大人夺回来,到时候我们须弥神殿还是像往常一样万千使徒朝圣前辈!”

    “嗯”

    萧辰慢慢感觉到了体内真气乱涌,血气翻滚,顿时集中精神,调理了一番体内的状况。

    “唐尧大人!云神大人!前辈神威,晚辈无福消受!晚辈就先退下了!”

    易阊感受到胸口发闷,脚底发凉,虽然说他们易家血脉因为代代传承以及信仰这三位大能的神像以至于不会受到神像威压的波及,可是如今神像体内的信仰之力实体化出现在了外面,强大的威压连他们也难以承受。

    “退下吧!”

    唐尧沉闷的声音响起,在庭院内传了几遍回音。

    “嘿嘿,萧辰你死定了!”

    易阊仿佛已经看到萧辰被一掌拍成肉饼的情景了,脸上挂着笑容脚下一踏带着易千门离开了主殿。

    “好久没活动活动筋骨了!”

    “咻!”

    唐尧猛地一踏脚,大理石地板裂成了蜘蛛网状,他轻轻一跃,飞到四五米处的高空,紧接着一道寒光闪过,五根利爪对着萧辰的头部拍下。

    “找死!”

    萧辰瞥了一眼从空中高速下落的唐尧,右手真气环绕,将真气凝聚到一点上。

    “龙虎拳!”

    一记龙虎拳轰出,携带着万钧之势,夹杂着破空声迎了上去。

    “咔嚓!”

    一声清脆的响声响起,龙虎拳下唐尧的五根利爪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形状扭曲。接着一阵血雾爆起,四散而开。

    “啊!”

    易阊还没走远就听到了身后一声惨叫,心念一动以为是萧辰已经惨死当场,当下顾及不得其他,疯狂往回赶。

    “千门!走!”

    等到他看到眼前的场景时,易阊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嘶!”

    “唐尧大人!”

    易阊赶紧从主殿的高堂上跳下,看了一眼成了一滩血水的唐尧,心底里涌起了一阵怒意,可是一想到这是萧辰一人所为时,刚刚的怒意一瞬间烟消雾散,取而代之的是他不停抖动的双腿。

    “你!怎么可能!你区区一介人类!怎么可能杀了唐尧大人!”

    易阊就像看见了妖怪一般看着萧辰,双手不停地颤抖着,连声音都夹杂着惧意。

    “无趣.”

    萧辰擦了擦拳头,扭头看向了云神。

    “你!不可能!在我们神族威压的强大加持下,你怎么可能如此轻松就.”

    “咔嚓!”

    萧辰可不愿意跟他废话,身形爆涨,一息之间又是一拳轰出。

    云神还没反应过来自己的下半身就已经被开了一个大洞,感受到体内信仰之力的快速流逝,他的皮肉瞬间萎缩消散。最终化作一滩血水安静地躺在了地上。

    “不可能不可能.”

    易阊像失了神一般,看着瞬间被萧辰干掉的云神和唐尧不停嘴里不停地喃喃道。

    易千门赶紧过来扶起一副失魂落魄的易阊,虽然看到两座神像连续被毁,但好歹他之前见识过萧辰的实力,现在倒是不至于像易阊失了心神。

    “主人!他们听到声响强闯进来了!”

    后卿连忙跑进主殿向萧辰报告道。

    在他的身后跟着夏洪,夏江和夏雨菡,在他们的身后是夏洪的皇家侍卫。

    “这”

    夏洪瞄了一眼现场的情况,不由得一愣,本来他以为自己进来看到的应该萧辰苦战。没想到自己会看到这么诡异的一个场景。

    “尊上!”

    突然易阊像想到了什么一般,猛地从易千门的双手中挣脱开,一把从地上爬起来跑到夏洪面前。

    “就是他!他刚刚又毁掉了我须弥神殿的两座神像!尊上你可得替我做主啊!”

    此言一出别说夏洪了,在场所有人都犹如石化了一般愣在了原地。

    神像实力如何他们这些天阙城的本土人民自然是再清楚不过了,可以说就算是传说中的神王境来了都不一定能好端端地走出去,可是眼前这个二十出头的男子竟然一连毁掉两座神像,这份实力恐怖如斯!

    “萧辰.”

    夏洪没有理会在一旁哭得不成人样的易阊,对于他而言须弥神殿实力大减反倒是好事,反而是萧辰现在更加吸引他。

    一个二十岁出头的神王境强者?这份实力就算是放眼整个北境估计都没有几个人能达到。

    “我可以离开了吗?尊上?”

    萧辰双臂环抱在胸前,刚刚解决了两尊雕像之后,他体内的另一个魂魄开始蠢蠢欲动,他正打算找一家酒楼先住下,然后压制住体内的另一个魂魄。

    “这当然可以。”

    “尊上!你可得替我做主啊!怎么能就这么轻易地放走这个破坏神像的罪人!”

    易阊拉着夏洪的衣袖死命地摇晃道。

    夏洪露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愣了愣神问道“可是除了你们有谁能证明这个神像是被萧辰破坏的呢?”

    “啊?”

    易阊愣了愣,他没有想到尊上会问他这么一个问题,一时间他也确实回答不上来。

    “是啊.你怎么证明这个神像就是人家萧辰损毁的呢?搞不好是你自己破坏的然后想陷害萧大哥呢?”

    一旁的夏江立马插嘴道。

    “这”

    易阊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这种明显的无赖问题叫他如何作答。

    “多谢尊上!”

    萧辰虽然不怕夏洪,就算举全夏家之力都不一定能在此时把他萧辰留下,但是人家的一番好意已经很明显了,所以萧辰对着夏洪拱了拱手以表谢意。

    “萧大哥”

    夏雨菡看着越走越远的萧辰,内心闪过一丝复杂的情愫,看着萧辰的美目之中夹杂着一丝难以言说的情感。

    “唉。”

    夏洪看了一眼自家傻闺女的神情,深深叹了一口气,知女莫如父,他何尝不知道自家这个千金在想着什么。只是.萧辰是条龙啊,自己这小庙何德何能可以容纳下他啊。

    不过他看了一眼萧辰的背影,突然想到另一种可能性。

    萧辰带着后卿一路往前走去,一路上七拐八弯的,正当后卿想要询问这是何由时。

    “咻!”

    一道劲风划过萧辰的脸庞,他连忙收回刚刚跨出一步的右腿,脸上闪过一抹得意之色。

    “慢着!”

    一个身穿红色长袍,胡须已经留到了喉咙处的老者从一个拐角胡同的深处走了出来。

    刚刚的战斗他早已在一旁观察许久,惊讶于萧辰实力的同时,他脑海中又闪现出了一个想法。

    “来者何人?”

    后卿一个上前将萧辰顶在身后,脸色冷峻地看着面前老者。

    “呵呵,小生倒是警惕,我先给你们赔礼道歉了。”

    “跟了我这么久?是想劫财吗?”

    萧辰面色冷峻地看了一眼红衣老者。

    这后生小子本事倒是不小,红衣老者捋着胡须,微微笑道。并没有回答消沉的问题。

    “我在问你,你跟着我这么久到底想干什么?”肖晨有些生气的说道,双手也开始垂了下来,一改往日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而是在随时准备对面前的东西,发起致命的袭击。

    “别急别急,”红衣老者双手向下按着说到,示意消沉先平静下来。

    “钱?我血月盟什么时候缺过钱?我来这里也跟你们的纷争没有关系,更不是夏家或者须弥神殿的人。我来这里只有一个目标,就是你。”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