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九章 血月盟的邀请

    “别以为装疯我就能饶了你!”易阊一挥双手。唐尧和云神两个神像的虚影同时出现在天啸神像的左右。

    “要不是你一上来偷走了天啸神像,在我须弥神殿又岂容你撒野!”

    “再玩这些花样我拆了你这最后的天啸!”眼睛通红萧辰也被易阊这一惊一乍的操作弄的有点恼了。

    “你这是,自寻死路!”易阊的声音从四周响起。

    易阊话音刚落,萧辰和后卿周围的土地开始不断的下沉,猩红色的血水从大地的裂缝中涌出,青土地之上的枯叶也跟着摇身一变,变成了一朵朵血色的莲花。

    “在凛冬城不可一世的萧辰,我今天就让你看看凛冬城的天有多高。”易阊的声音已经变了,奸诈之中还夹杂着一丝痛苦,像是用了什么邪术。

    “萧辰你看。”后卿将随身的一把短刀伸进血莲塘中,再提上来只见沾染血水的部分就像豆腐一样,软绵绵的,甩一下就断掉了。

    后卿不确定萧辰还能不能听懂他在说什么,但是毕竟遇到了危险损伤的是他的身体。

    只听得咕噜咕噜的水声响起,四根暗黄色的柱子从血莲塘中升起,这四根柱子约么五尺来长,上面华丽的雕花并非龙凤,而是一种长相怪异的虫子盘踞其上,让人看了心里一阵恶心。

    “怪不得你易阊长得这么恶心,原来你们须弥神殿就没有好东西。”萧辰看着突然钻出的石柱怪笑道。

    “你少废话!”易阊和易千城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只见东西他手边的两座神像的虚影开始逐渐变幻了起来。

    天啸神像两个琥珀所制的眼珠也开始焕发出了神采。

    “怪不得这两个人要追到这里,和这神像融为一体才是他们的杀手锏。”后卿已经是不腐之身,双足飞速的在血莲池上点过,跳到了易阊身后易千城的面前。

    萧辰还是站在血莲池中唯一一块空地上,盯着从池中冒出的柱子发呆,对于易阊都不正眼看一下。

    “以吾之血,唤汝重生!”

    “这回这小子要倒大霉了。”陆云天看到易阊唤醒的须弥神蜒也是不自觉的吓得往后退了一小步。

    “这是什么。”裘无极在一旁问道。

    “须弥神蜒,须弥神殿的守护着,其力量源于须弥神像,常年在血莲池下锁龙柱中生长,没到成年就会被封印在上面,关键时刻唤醒来抵御外敌。”陆云天解释道。

    话音刚落,锁龙台上的须弥神蜒已经完全苏醒了过来,朝着萧辰和后卿扑去。

    “后卿!随便砸。”萧辰看着密密麻麻长相怪异的蚰蜒也不禁头皮发麻,毕竟对于这种腿多的生物,人有着天生的恐惧。

    “看我今天怎么砸了你们两个!”易阊操纵着须弥神像直接跃进了雪莲池中,血色的池水带着数不清的蚰蜒向着萧辰身上扑来。

    萧辰嘴角微微上扬,右手在袖低微微绕动半圈,一拳轰出只见那漫天的血水还有蚰蜒在一瞬间化为蒸汽。

    “我看我们还是先溜吧!后卿!如果他恢复正常了记得让她来血月盟找我。”陆云天看到这漫天身带剧毒的须弥神蜒也是不由的两腿打颤说道。

    在西面的易千城也越了出来,想着帮忙一起灭掉萧辰,接过刚刚跳起数丈只觉得一股巨力传来,重重的跌进了血莲池中。

    只见后卿双腿死死盘住锁龙台,双手像铁钳一样死死的扣住神像的一条腿,让他直接摔到在地上。

    “我一来,这另外两个石像你们也保不住了。”萧辰缓缓迈步进入血莲池,脚底所触血水的一瞬间一股寒气散出,直接将其冻成了坚冰。

    易阊的双腿被冻在,血莲池中动弹不得。

    萧辰瞪着血红色的眸子从冰面上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仿佛每一步都踩在了易阊的心跳上。

    “本来想放你们一马,可是你们执意找死,那你们就,死吧。”

    只见萧辰伸手轻轻摸在易阊的头上,微微一用力,一朵红白只花爆炸开来,三座神像也跟着轰然倒塌,可以说从此以后,须弥神殿是在北境除名了。

    …

    “更强的境界吗?”

    “对了!那天老裘和我说他住在哪来着?”

    萧辰在客栈中醒来,已经恢复了神智突然拍了拍脑袋有些懊恼。

    “在天阙城城南的月贺酒楼,他就在那边落脚。”

    没由脑地站在萧辰身后的后卿突然说了一句。

    “嗯?后卿还是你靠谱!”

    萧辰意念一动,脚下猛地一踏拉起后卿就往那城南飞去。

    “月贺酒楼.”

    看着面前宽宏巨大的建筑物,萧辰在体内感叹了一遍裘无极也是位会过日子的人。

    “这要怎么找他?”

    后卿皱着眉问道。

    “不急.”

    他闭上双眼感受了一遍酒楼内的真气波动,猛地一股强烈的真气波动出现在了三楼的走廊尽头。

    “在那里!”

    他双脚用力猛地踏出,一举跃上三楼,直接往尽头的厢房奔去。

    “裘长老?”

    “进来吧!”

    他还没说完里面的人就发出了浑厚的声音。

    “裘长老警惕性还是一样高”

    “哼!我就知道是你,刚刚被那股强烈的视线一注视到我就猜到是你,不然在这天阙城实在找不出第二人有如此感知力。”

    “陆长老找过你了吧?”

    裘无极开门见山地问道。

    “是的.”

    “我猜一下,你是来找万里传送阵还是想加入我们血月盟?”

    “这个.实不相瞒,我是打算利用你们宗门的万里传送阵去南晋大陆!”

    “那加入我们宗门之事?”

    裘无极问道。

    “我这人比较向往自由,裘长老你也是知道的,我愿意与血月盟结为友好,不过加入宗门之事还是算了.”

    萧辰想了想组织了一下措辞说道。

    “这样也好,我会把你的意思传达到陆长老那边,择日不如撞日,我们马上动手前行总部把。”

    裘无极随手一挥便从窗户跳出,一举跃下三楼,脚下猛踩土楼瓦顶,借力起飞。

    “说走就走.真是的。”

    萧辰扶了扶额头连忙跃下窗户跟上裘无极的背影。后卿看主人走了连忙跟上。

    就这样三人一前一后顶着夜色来到了北境的中部,血月盟的总部就在这里的一座大山内。

    “这里阵法起伏,要不是高等级武者恐怕会直接淹没在这阵法里,不过我们内部人员对这些阵法如同走自家大院一般轻松。”

    萧辰两人跟在裘无极的身后小心翼翼地往前探索着。

    半柱香时间过去后,三人来到了一座石门前,石门宽大宏伟,两边各站在两名穿着黑袍的侍卫。

    “来者何人!擅闯者杀无赦!”

    裘无极低着头举起一块黑色的令牌,借着月光萧辰看到了令牌上面好像画着几条红色的横杠。

    侍卫看到令牌后立马变了语气“原来是无极大哥!快快请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