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二章 红烟

    “你到底是谁,又惹了多少人。”

    萧辰一边说着一边对着身后的后卿使了个眼色,后卿当即会意,双手化掌为爪向着凌阳来的方向走去。

    “我叫凌阳,我们凌家是玄阳城最大的家族,如果我落入别人手上,他们会从我还有我家族身上得到不少好处。”

    凌阳拿出自己的玉佩,上面刻着一个大大的‘凌’字。

    “事实上,已经好几回了。”凌阳苦笑一声指着地图给萧辰指到。

    “这里里南晋烟塞城虽然不是特别远,但是你们首先要翻过这个裂谷就叫离人沟。”

    见萧辰凝视思考凌阳继续解释道。

    “之所以叫离人沟,就是因为他过于的险峻,数十个队伍过去,能成功,活下来一直队,就是万幸了。”

    “后面的就是野人森林,迷惘沙丘,都是百死无生的地方,也就仗着这些天险,玄阳城才不至于被外敌侵犯。”

    “所以我们现在只能跟你走了。”

    萧辰冷着脸看着在地图上比比划划的凌阳说到。

    “当然,你一下子就打退了那些追杀我的人,这么厉害没准已经可以比得上我们家的总教头了。我父亲一定会欢迎你的。”

    “教头,就教出你这么个废物来?”

    萧辰的话虽然难听,但是也是事实。

    “我的哥哥们比我还是厉害的多的。”

    凌阳有些泄气收起羊皮卷说道。

    “而且我的保镖也死了,如果你们能送我回去的话,我父亲可以帮你们在玄阳城休息,然后去血月盟的地盘找万里传送阵给你送到南晋。”

    “呼。”

    萧辰叹了口气,一听到血月盟他现在就头大。

    看到萧辰不太情愿的样子,凌阳赶紧说道。

    “我们各取所需好不好,这个就当是你救我这次的人情,等到了玄阳城内我再让父亲给你剩下的。”

    这时正赶上后卿快步走了回来,只见他用一个黑布条在手上不停的擦拭着。

    “看来想劫你的还不只一队。”

    后卿一挥手,一个铜纹雕花的铭牌还有一枚方形中间带孔的玉佩甩在地上,显然是两个不同的帮派联合起来,想通过凌阳狠狠的敲他们一笔。

    凌阳看见这两枚玉佩脸上也是一阵抽搐,那铜纹雕花的铭牌是雪龙门专属的,甚至凌阳还跟他们二当家一起喝过酒来着。

    凌阳想想便觉得全身发毛,乞求般的看着萧辰。

    “走吧。”

    萧辰也不在多废话,大手一挥自顾自的向前走去。

    好容易走到了天黑,三人才在路上找到一家客栈本身已经住满了客人,可当凌明排出三根金条的时候,掌柜的脸上汗都下来了。

    连忙赔笑说道,

    “各位要是不嫌弃,我一家子今天晚上住在大堂,您几位在我们的屋子对付一宿您看怎么样。”

    “上面到底是有着什么客人,能让你这么让步。”凌明不解的问道。

    “客官,您也体谅一下我们这些开店的,您三位和上面那几位我们可是一个都惹不起啊。”

    掌柜的还没说完,一个妖媚的声音伴随着蹬蹬蹬的下楼声从楼上响起。

    “呦,这是谁啊,敢先我一步抢我的货。”

    只见一个身材火辣,穿着三层轻纱群的女子缓缓从楼梯上走下。

    “长的还挺白净呢。”

    那女子走上前打量着萧辰道。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萧辰背过身去,那女子还想跟进却被后卿挡在了前面。

    “你也不错,身子骨挺壮实的。”

    女子并没有生气而是顺势在后卿下巴上捏了一把。

    后卿二话没说当即用铁钳般的手指钳住了女子纤细的手腕。

    “别着急嘛,哪有一上来就动手动脚的。”

    女子挥手只见后卿手指上一阵酸麻竟拿捏不住给她逃了出去。

    那女子转身之间,后卿看到了挂在她身边的方形中孔玉佩,便明白了女子手中的货是什么东西。

    “既然都是一条道上的,先认识一下吧,我叫红烟。”

    女子脚步不停两个旋身一会顺势坐在了一条长凳之上。

    “我想你可能误会了,我们不是一条道上的。”

    萧辰伸手引过来一条长凳,也跟着坐下然后从袖底甩出一枚玉佩,正事后卿之前带出来的。

    红烟看到以后脸色微变,随即恢复了正常。

    “看来你们刚来还不太懂规矩啊。”

    红烟取下腰带随手这么一抖,所有桌子上的火烛被同时点亮。

    “我说了,咱们不是一路人,今天我们要在这里借宿,还请行个方便。”

    萧辰看着红烟微微漏了一手并没有在意的说到。

    “那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红烟显然是已经怒了,毕竟自己派出去抓凌阳的人已经是凶多吉少了。

    “后卿。”

    萧辰说了一句,然后直接将身子转了过去,吩咐掌柜的先上一盘肉。

    后卿当即会意,但是并不理睬红烟只见他用指甲挑起一小坨蜡油抛向空中,在风压的作用下一块蜡油变成一滴滴细小的液滴,紧跟着后卿右手用上无与伦比的手法,将那一滴滴蜡油尽数的弹在了客栈二楼的地板之上。

    红烟看得精细,这一滴滴蜡油所落方位正是她已经埋伏好的手下,丝毫不差。

    “既然谈,那就开诚布公的谈。”

    萧辰夹起一筷子牛肉放在嘴里一边嚼一边含糊的说道。

    “都下来吧。”

    红烟自知无趣,便向着楼上吩咐道。

    这件唰唰几声,七八个人影从二楼跃下,而且落地的速度之快明显是他们跃下的时候做了加速,然而落地又是如此的轻盈,显然这七八个人也不是等闲之辈。

    “你,过来。”

    萧辰对着倚在柜台边上已经看呆了的凌阳说道。

    “啊?啊。”

    凌阳挠挠头这才回过神来知道萧辰是在叫他。

    “刚才他们那招落地能行吗?”

    萧辰吃着东西头也不抬的问道。

    “.…”

    “问你呢!”见凌阳不答话,萧辰直接大手一拍,将一双筷子狠狠的嵌进了桌面。

    一旁的凌阳吓得也是一个哆嗦,“不,不行,你也知道我,我经脉不全。”凌阳含含糊糊的说着。

    “但是我能看得出来,他们跃下之时在栏杆上狠狠的推了一下,落地之前又有真气从脚下迸出,所以落地才如此轻盈。”

    “小子眼力倒是不错,是个好苗子。”

    萧辰评价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