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四章凌阳的地位

    “交差,交谁的差。”凌阳问道。

    “谢谢你上次请我喝酒,作为报答我可以让你死的痛快一点。”

    越龙微微一笑。

    凌阳闻言脸色一变,乞求般的看向了萧辰。

    萧辰不为所动,身边的后卿倒是身形一动带着一股残影扑向了越龙。

    越龙背后的黑衣人当即扣动弩机,七八柄弩机一同射出,好不厉害。

    只听得噗噗噗噗,几声闷响出现在了凌阳的身上,羽箭尽数掉落在地上。

    倒不是凌阳穿了什么护身宝甲,而是在每一根弩箭的箭头上都裹了一层黏腻的青团。

    “血龙门这么会偷袭啊。”

    后卿鬼魅般的出现在了越龙背后,死死的扼住了他的喉咙。

    “你不也一样。”

    到底是习惯了刀尖上舔血的生活,越龙被后卿的利爪抓住脖子随时都有脑袋搬家的风险,却依然不紧不慢的说道。

    “杀了我,你也保不住他。”

    越龙闭上眼睛嘴角微微扬起说道。

    “我没想杀你,谁派你来杀凌阳的。”

    萧辰站起身来,红烟倒是也不敢轻举妄动。

    “我凭什么要告诉你们。”

    “因为你的命现在在我手中捏着。”

    后卿微微一用力,两道鲜血顺着越龙的的脖子流了下来。

    “坏了!萧辰大哥,他好像会一种邪术!”

    “桀桀桀桀。”不觉得意识到的太晚了吗!

    只见越龙的身影开始从脚步慢慢消失,后卿手中再用力却直接捏了个空,只在他的手指只见留下了一根细细的发丝。

    只见背后那七个手持弓弩的黑衣人摘下头套,赫然是七个长得一模一样的越龙!

    七人同时出腿,结实的踢在了后卿的胸口,后卿屏气凝神硬生生的接住了这一脚。

    自己全力的一脚只让这个人后退了半步,让越龙心底也不禁没了底气。

    “我看你这个拿什么接!”

    七人向后同时翻去,将腰间短刀拔出拿在手里。

    “你永远都没法知道你想要的的了。”

    越龙死死的盯着后卿说道。

    七个身影同时用力一蹬地冲了上来,七把匕首的寒光照的人眼晕。

    “接不住我可以不接。”

    后卿站在原地,直伸出了一只手来。

    看着匕首毫无阻拦的插进了后卿的身体里,凌阳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如果只剩下萧辰一个人的话,自己生存的希望只会变得更加渺茫了!

    后期伸出的右手像铁钳一把死死的扣住了其中一个‘越龙’的手腕,用力一扭一推,一声恐怖的骨折声响起,紧跟着就是越龙因为疼痛的怒吼。

    “你的小把戏被拆穿了呢。”

    后卿一只手踢掉越龙手中的刀,剩下的六个越龙也跟着化为一缕青烟不见。

    “他跟我说过,这青烟有毒!”

    凌阳指着那股冒着黄绿色的烟尘说道。

    话音未落,他只觉得自己被人打横夹起,向着远处快速的掠行而去。

    “赶了一天的路,着实累死了!”

    凌阳毕竟不是武者,扶着自己的腰抱怨道。

    “这儿离你们家族还有多远?”

    “别急.穿过那道铜关桥,后面就的山脉就是凌家的地盘了。”

    听到凌阳这么一说,萧辰往远处瞄去,确实看到了一座山脉,山脉下好像是一座非常大的宅殿。

    三人一路上再无波澜地走到了凌家大宅院的门前。

    两块由上等离檀木所铸就的五米高的大门坐落在山脉脚下,连接门的一片片大理石砖块造出了凌家的围墙。而在大门的正上方挂着一个长方形镶嵌着白金的牌匾,正中央龙飞凤舞地写着玄阳凌家几个大字。

    “这儿就是我们凌家了!”

    凌阳一指上面的牌匾自豪地说道。

    “什么人?”

    站在门口的两名侍卫将手中的白银长枪放下厉声喝道。

    “是我!是我!”

    凌阳怕侍卫会有什么误会,连忙一路小跑到侍卫跟前说道。

    “哦?原来是凌少爷啊”

    胖侍卫一脸鄙夷地看着凌阳,手中的银白色长枪丝毫没有放下来的意思。

    “这两位是我的朋友,你们别有误会啊.”

    凌阳连忙拉过萧辰介绍道。

    “嗯!下次注意点!不然的话我们刀剑无眼,要是伤了凌少爷,那上面怪罪下来我们可担待不起啊”

    瘦侍卫在旁边阴阳怪气地帮衬道。

    “行了行了!既然没有误会那就快快请凌少爷进去吧。”

    两名侍卫一唱一和丝毫没有给凌阳还嘴的机会,全然不顾一旁阴沉着脸色的凌阳。

    “呵呵,萧大哥快随我来。”

    凌阳抿了抿嘴招呼着萧辰往里走去。

    萧辰看了一眼胖瘦侍卫,皱着眉跟着凌阳样内院走。

    不得不说凌家好歹是玄阳城第一家族,其底蕴深厚在外院已经可以窥探一隅。进了外院入眼便是绿绿青青的凤阳果树,还有满地青阳草,在凤阳果树的内侧有着被大理石墙围起来的厢房,看起来应该是下人所住。

    在青阳草坪的一侧是一莲子鱼塘,萧辰走过去时还有几条鲤鱼跃出水面与自己打招呼。

    萧辰心里对于凌家的认识又有了一次变化,从外院就能如此奢华来看,这个玄阳城的凌家估计不比天阙城的夏家差上多少。

    “哎呦!凌少爷今儿带朋友来玩呢?”

    一个穿着黑色长衫的年轻人走了过去脸上的鄙夷之色不言而喻。

    “快点!快点!磨磨蹭蹭的!今天这个货物特别重要!家主还在等着呢!”

    年轻人看了一眼凌阳便直直地从他身边走了过去,双手不断地指挥着几位穿着麻衣抬着几个黑色大箱子的下人往内院走去。

    “这人是谁?”

    见黑衣人走远后萧辰皱着眉问道。

    “他是我叔叔的儿子,叫做凌远。”

    “不过是一个旁系侄子,怎么会这么辱你?”

    “唉!”

    凌阳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便不再言语,独自往前方走去。

    见凌阳不愿多言,萧辰也不是喜欢管闲事的人,摇了摇头跟了上去。

    从刚刚进来到现在萧辰都有点怀疑凌阳是凌家少爷的身份了,无论是下人还是自己的同龄兄弟,从进门那一刻开始似乎就有无数鄙夷的眼神向他们投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