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五章 玄阳凌家

    “前面那边就是大院了,最里边就是我父亲专门建的大院岚逸轩。他平时没事就经常会在里面喝茶赏花,连带着接待客人都是在里面。”

    凌阳抬头敲了敲紧闭着的大门,不一会儿就传来一阵脚步声,开门的是一位看起来年龄已经近百的老头,虽然气息内敛了起来,但是萧辰嗅觉何其敏锐,仅仅只是一个照面看了一眼他就确定眼前这个老人是个高手。

    “老王,谁啊?”

    在大院里头传来了一阵浑厚的声音。

    “是凌少爷来了。”

    被称作老王的老人慵懒地看了一眼凌阳后回了一句。

    “王叔好,我是来找我父亲的。”

    “凌少爷几日不见了,快快请进。”

    王叔笑着微微侧身给萧辰等人让了一个位置。

    “父亲!”

    在大院高堂处的椅子上坐着一位体型壮硕的中年汉子,中年人仅仅只是坐在那里品茶都不直觉的有一股威压透露出来。

    凌云,凌家的现任家主,凌阳的亲生父亲。

    “小阳啊”

    凌云慵懒地将头抬起来,随意扫了一遍凌阳就再次低头喝茶,甚至于站在凌阳身边的萧辰和后卿都他看都没有看一眼。

    “父亲,我在外头喝酒回来的路上被歹徒追杀,小儿毕竟没有修为,慌忙之下躲进了玄阳城的后山内,可是那批人不离不弃,关键时刻还是萧大哥和他的随从出现,替小儿摆平了麻烦。”

    凌阳绘声绘色地说完了最近几天的遭遇,言语中反复强调了萧辰和后卿如何照顾自己,如何帮助自己。

    “萧大哥人特别好,我们在酒楼住下的时候.”

    “小阳,我说过多少次了!让你外出游玩的时候多带上几个随从还有别离开玄阳城太远!你看看你自己都干了些什么!”

    突然凌云一拍椅子上的握把打断了凌阳的发话。浑厚的内力震出,萧辰的头发都被劲风吹起。

    萧辰赶紧按住一旁蠢蠢欲动的后卿用眼神示意他不要着急。

    “这个我都知道.只是”

    “好了不要再说了!你说这两人救了你,你就没想过他们是那群贼人的伙伴吗?这两人就是故意演戏给你看然后让你带他们回咱们凌家。你想过这些没有?”

    “小阳啊我说你多少遍了,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凌云脸上露出无限惋惜的神情。

    “父亲!可是萧大哥他们确实是好人啊!你怎么能这么说他们!”

    萧辰只是冷眼在旁边看着这对父子的对话,而后卿则是眯着眼集中所有精力观察四周的动向。他要确保主人在这里的绝对安全。

    “好了好了!”

    凌云揉了揉鼻子脸上挂满了疲倦之意,挥了挥手示意凌阳可以退下了。

    “父亲!”

    “好了凌少爷,家主已经下令让您暂时退下了,您风尘仆仆的赶回来也累了,就先回去休息吧,你的事情我想家主是会考虑的。”

    “唉!”

    听到凌云下的命令王叔无奈地走了过来双手负立背在身后。

    “主人,这些家伙对你大不敬,要我动手解决他们吗?”

    后卿将萧辰护在身后,小声地在他身边耳语道。

    “不用。”

    萧辰拦住了后卿想要有下一步的手,静静地看着凌阳看他的下一步行动。

    凌阳双拳紧握,低着头咬着牙,牙齿在他的用力下发出了声声的脆响。

    “我知道了!”

    最终凌阳好像想通了什么一般,逐渐放开紧握的双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萧大哥我们先退下吧。”

    说完便扭头转身走了出去。萧辰见状紧随其后。

    三人退下后一瞬间岚亭轩剑拔弩张的气氛瞬间消散。

    “家主,凌阳少爷他.”

    王叔看着越走越远的凌阳脸上挂着些许担忧。

    “不用管他,倒是你派几个人去给我暗中盯着他,我对他带来的那两个外人不是很放心。”

    凌云眼神中闪过一丝狠厉,他这个人生性多疑。

    在凌家大院的西南角,凌阳正坐在外院的石桌上和萧辰等人喝酒。

    “唉!不好意思啊,让萧大哥你们看笑话了。”

    凌阳将萧辰和后卿领回自己的院子,虽然院子不大,但是里面的设施应有尽有,而且还有多余的客房,他正准备让萧辰等人先在这安顿下来。

    “明明你们是救了我命的救命恩人,我父亲他居然还说了那么过分的话!”

    凌阳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右手用力一甩,将手中的酒杯甩到了地面上。

    “砰!”

    一声脆响过后,凌阳似乎觉得还不解气,抬起右手一拳砸响桌面。仅仅只是响起一声闷响,石桌却是丝毫不动。

    他看着完好无损的石桌捂着嘴哽咽道“呵呵,我都忘了!我就是一个废物!虽然我在外面有家族的庇护,我完全可以当一个纨绔子弟天天潇洒快活,可是在家族里头或者在那些不怕家族名头的人看来,我凌阳就是一个废人!在这样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我天生经脉尽断!成为了一个无法修炼的废物!”

    说完这番话后凌阳咬了咬牙再次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喝下。仿佛辣酒可以缓解他心头的郁闷一般,一杯接一杯的一口喝下。

    “难怪从你进门开始我就觉得不对劲,不论是你家的下人还是和你同龄的兄弟,似乎他们每一个人看你的眼神都充满了鄙夷。”

    “唉!其实这些都没什么,我从小到大早已经对这种东西麻木了,只是!明明萧大哥你救了我一条命却被我父亲那般误会!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啊!”

    “要是我有修炼能力的话!我父亲也许就不会对萧大哥是这种态度了!”

    凌阳咬牙说道。

    “呵呵,没事,这种事我并没有放在心里。”

    萧辰有些诧异,没想到凌阳居然会因为自己被误会而这么愤恨,看来他骨子里有着一颗善良的心。

    “哎呦呦!这是谁呐?怎么像条落水狗一般在这儿喝闷酒呢?”

    突然庭院的门被人重力推开,从外面走进来一位衣着华贵的年轻人,黑色的长头发用雕金玉簪捆成一团别在脑后,精致的脸上没有任何瑕疵,相信只要是个女孩子都会被他所吸引。

    “凌逸?你怎么在这!”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