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六章 后辈大比

    进门之人正是凌家大少爷凌逸,凌阳同父异母的哥哥。

    “小弟你喝酒都不叫上大哥了嘛?”

    凌逸自顾自地走了过来,因为石桌上四个角萧辰和后卿已经坐了两个角,所以凌逸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凌阳的对面,悠闲地自己倒了一杯酒。

    “小阳,我也来陪你喝一杯。”

    凌逸拿起酒杯对着凌阳比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

    “凌逸,你来这干嘛?”

    凌阳终于是坐不住了,对着凌逸冷声问道,阴沉的脸黑得可以拧出水来。

    “我这不是听说了你被人追杀逃了回来,大哥心系你的性命安危,特意来看你一下,还有你的两位救命恩人。”

    凌逸嘴角微微勾起,扭头看了一眼萧辰说道。

    “不过呢,我听说你在父亲那边被他教训了一回,听大哥一句劝啊,父亲说的也是有些道理的,这种不三不四的人以后啊,就少往家里面带。”

    “凌逸!”

    凌阳一拍石桌上桌子上的酒杯抖动了一下,凌阳双目死盯着凌逸,仿佛要将他吃掉一般。

    “我不许你这么说我的朋友!”

    凌阳双目仿佛要冒出火来,他高高举起拳头对着凌逸的面门一拳轰出。

    “啪!”

    凌逸单手抓住了凌阳的拳头,不论他怎么用力拳头都不能再进分豪。

    “啊!”

    突然凌逸手臂微微用力,凌阳的右手居然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程度在扭曲。

    “凌阳啊凌阳!你就不能摆清楚自己的位置吗?你只是一个废物!连修炼都不行的废人罢了。”

    “啊!”

    凌阳忍不住惨叫出声。

    “嘿嘿,凌逸少爷威武!像这种挑衅少爷权威的废人就应该给他点颜色看看!”

    凌逸带进来的两位下人一附一和道。

    “凌阳你就是一个废物,拿什么和凌逸少爷比呢?”

    面对众人的嘲笑,凌阳低着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唔!”

    后卿看了一眼萧辰,见萧辰微微点头立马会意。

    “砰!”

    瞬间后卿面前的酒杯瞬间起飞,充盈的真气将它拖至高处,后卿右手就那么一挥,酒杯已经向着凌逸身后的仆人飞去。速度虽快,但是杯中玉液却是一滴未溅出。

    “砰!”

    速度之快连凌逸都没有反应过来,他身后的一个狗腿子就被酒杯击中面门,玻璃碎屑粘了他满脸都是,一片片尖锐的碎屑嵌在了他的肉里。

    “啊!”

    顿时响起一声杀猪般的嚎叫声。

    狗腿子眼睛被碎屑刺伤,捂着双眼的双手还是止不住鲜血往下流。

    “混蛋!”

    凌逸看了倒地的狗腿子一眼,随手一挥,面前的酒杯高高飞起,浑厚的真气拖在它的四周,酒杯朝着后卿飞来。

    “切!”

    后卿暗自啐了一口,右手再次打出一道环形真气球,真气瞬间包裹住朝着自己飞来的酒杯。一瞬间两道真气互相推搡,最奇妙的是酒杯中的酒却是丝毫不动。

    “哼!”

    后卿手上暗自用劲,酒杯猛地飞出,凌逸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挥手再次打出一道真气,酒杯凭空炸开。杯中琼液散在空气中,一股酒香扑面而来。

    “阁下是几个意思?”

    凌逸阴沉着脸问道。

    “没几个意思,只是对你刚刚嘴欠的惩罚罢了。”

    萧辰呵呵一笑道。

    “你是想死吗?”

    凌逸气息狂爆泄出,化境初期的实力显露无疑。

    萧辰面不改色地看着他,丝毫不为他所动。

    后卿心里一阵好笑,没想到对方仅仅只是个化境初期的武者,刚刚他要是下手再重一点恐怕这人的命陨当场。

    “你大可来试试。”

    萧辰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意。依旧老神在在的坐在石凳上不为所动。

    凌逸是个很小心的人,从刚刚后卿出手的那招他就知道恐怕自己和这个男人身后那位壮汉只能勉强打个平手,这样一比划明显自己这边是吃亏的,一来一回他心里早已有了计较。

    “好好!你很好!”

    凌逸对着萧辰连说了几个好字后便将脑袋歪向凌阳处。

    “凌阳我这次来只是想告诉你,今年的后辈大比又要开始了,你这次可不会再临阵脱逃了吧?”

    凌逸阴阳怪气地说道。

    凌阳听到后却是犹如掉进了冰窟一般浑身打了个寒颤。

    后辈大比是每一年他们这些新一代的家族后代进行比试练武挑选好苗子的时候,以往在这个时候凌阳只能找个理由不参加然后躲得远远的,毕竟他一个天生经脉尽断的废人在这种比试中根本没有任何可乘之机。

    “你记起来了吧?凌阳?”

    凌逸见到凌阳吃瘪状心里不由得乐开了花,刚刚被萧辰挑衅的阴霾也一扫而空。

    “呵呵,今年你可不会再像去年一样说什么自己身体不舒服或者说要去参加那位朋友的聚会然后借此脱身了吧?”

    凌逸嘴角挂着一抹笑容,微微弯着身子靠近凌阳的耳朵小声耳语了一句“我等你。”

    凌阳瞳孔微缩,纵然他心中战意无限,奈何手中他现在只是一位没有任何战斗力的废人罢了,心有余而力不足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凌逸慢慢站直了身子拍了拍凌阳的肩膀,脸上的杀意愈来愈浓。

    “凌阳?”

    萧辰突然没由来地喊了凌阳一句。

    “嗯?”

    凌阳听到萧辰叫自己慌忙从刚刚的失神中回过神来。

    “凌阳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让这个嘲讽你的男人从这个世上永远的消失,而且还不会留下丝毫证据。”

    开玩笑,我萧辰杀这种小虾米还能给人看出来他咋死的?

    “嗯?”

    凌阳微微一愣,别说凌阳了,听到这段话的凌逸眼神中更是杀机爆闪。

    “这家伙!”

    凌逸咬着牙双手握紧,要不是理智在让他不能动手,他说不定现在已经要挥拳上了。

    “你想用自己的力量去把这个装逼佬揍一顿吗?”

    “我!我想有自己的力量!”

    凌阳咬着嘴唇终于说出了这段话。

    “我想变强!我不想再这样被人欺负!我也想踏入武道!”

    凌阳几乎是吼出来的。可是吼完后他又后悔了,他转念一想自己是一位废人,在这么多人面前表露自己的心思显得自己好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