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七章 伐骨洗髓丹

    “想变强对吗?想把凌逸揍得满地找牙对吗?”

    萧辰继续问道。

    “我”

    说出刚刚的一番话几乎要了凌阳所有的勇气,萧辰在这种情况下还继续不依不饶的问让他一时间有点无所适从。

    “再告诉我一遍!是不是!”

    “是是的!我想变强!我要把自己二十几年来的耻辱完全夺回来!”

    凌阳猛地对上萧辰的双眼,就这样四目相对过了半分钟。

    萧辰拍了拍凌阳的肩膀说道:“恭喜你!我有办法让你重返武道!”

    “啊?”

    一时间凌阳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只是突然发出一声疑问。

    可是此时凌逸却是真真切切地听到了萧辰的话。

    “他说他能把这个废物经脉治疗好诶!你们听到了没?”

    凌逸仰头狂笑道。

    “听到了!有个傻子说他有办法治好这个废物!”

    他身后那位身子还完好的狗腿子大声回应道。

    “这是我今年听过最搞笑的笑话了”

    凌逸拍着自己的大腿狂笑着。

    萧辰直接无视了凌逸主仆二人,手背一换,从储物戒指中摸出一枚土黄色的丹药,丹药的上方还挂着一圈淡淡的丹晕。

    “你相信我吗?”

    萧辰淡淡地问道。

    “啊?我我相信啊!萧大哥你救过我的命!你说什么我都相信!”

    凌阳反应过来后眼神中充满了惊喜之色。虽然他心里也不确定萧辰有没有忽悠他,但是从小到大试过无数方法都无果的他,现在终于有个人站在他面前说自己有能力治好他,他选择了去尝试,就算是毒药他也认了,他想通了在这个武者横行,弱肉强食的世界里,没有实力还不如死了来得安逸。

    “这个是洗髓伐骨丹,只要服下这枚丹药然后在密封的房间里熬上十二个时辰便可,只是这枚丹药药力过强,你一定得坚持过这十二个时辰才能完全消化掉药力。不过你要考虑清楚,要是挺不过的话,会有爆体而亡的风险。”

    萧辰将丹药的好坏完全地分析给他听后再给他选择权。

    “我愿意!”

    凌阳几乎是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眼神中闪过一抹坚定的神色。

    “我等你的好运哦?爆体而亡呢!哈哈哈!”

    凌逸双手做了一个爆炸状,一边笑着带着随从出了庭院。

    “日后不早了,快点进屋吧,我和后卿在这里为你护法。”

    “嗯!”

    凌阳接过丹药坚定地点了点头便转身回了房间。

    “好热!”

    凌阳想都没想直接将丹药一口吞下,磅礴的药力在体内炸开,仅仅只过了半分钟他的额头已经布满了细密的汗珠,汗水早已浸透了他的后背。

    “啊!好热啊!”

    他一把将身上的布料扯下,好端端的上等丝绸一下子就被扯成了布条,露出了里面偌大的胸肌,一滴滴汗珠黏在皮肤上往下滴落。

    他眉头微皱,只能感觉到自己体内有着一红一蓝两股能量环绕着经脉在不断游走。

    “热!热!”

    红色能量环绕着经脉的断裂处不断用顺时针旋转,酥酥麻麻的感觉犹如万只蚂蚁在撕咬他的皮肤一般。

    “啊!疼!疼!”

    经历过了蚂蚁钻心般的疼痛后凌阳以为这样已经差不多了,忍不住在心里松了一口气,可还没等他好好休息一番,一道蓝色的真气从另一个方向袭来,环绕在刚刚的经脉断裂处开始逆时针旋转。

    “啊!好冷啊!”

    犹如坠入了冰窟一般,他的体表的汗珠竟然结成了一粒粒小冰珠,眉头处挂着一块块淡淡的冰霜。

    极致的寒冷就像一把把尖锐的刀刃一般划开他的皮肤,破开他的胸膛,就连流出来的鲜血都感觉不到一丝温度。

    经历了千刀万剐般的疼痛后他的意识甚至有些许模糊。

    就这样忽冷忽热,极致的寒冷和极致的高温一遍又一遍的摧残着他的身体,一遍又一遍.

    “主人,那个小子行不行啊?”

    听到一声又一声杀猪般的嚎叫,后卿都忍不住为凌阳揪心。

    “放心吧,我看人不会错的,你看现在声音不是越来越小了嘛。”

    “不会是死在里面了吧?”

    “相信他吧!”

    “父亲!父亲!”凌阳的声音远远的传来过来。

    凌家家主缓缓的放下茶杯不悦的说着,“大白天的吵什么吵,在这个家还能出危险吗!”

    在一旁打扫院子的下人看到凌阳飞奔而来,也是吃了一惊。

    凌阳虽然天生筋脉残缺,但是对于自己身体上的训练从来没有放下。

    但是现在凌阳绝对不是在奔跑,而是一种近乎于掠行的状态。

    随着砰的一声,大屋的门一下子被推开了,凌阳飞奔之中反倒被高高的门槛绊了一下,一路滚着滚到了凌云的脚下。

    “毛毛躁躁的,出去练两个时辰的顶缸再来说话。”凌云看着摔在地上灰头土脸的凌阳说道。

    “爹,我,我能用真气了!”凌阳盯着自己的手掌凝神三秒,一道鹅黄色的真气从掌心窜了出来,凌阳也借着这股力道站了起来。

    “来给我看看。”凌云看到这一幕脸上先是一股子惊讶的表情,然后便一把抓住了凌阳的手腕,食指和中指狠狠的扣在凌阳的腕脉上一道精纯的真气顺着筋脉进入到了凌阳体内。

    凌云的真气在凌阳身上游走了三遍以后声音颤抖的说道,“老天终于开眼了。”

    凌阳缓缓抬起头,毕竟如此浓厚的真气突然在自己经脉上游走一圈肯定是不好受的,但是凌阳突然看见两滴晶莹的的东西滴落在地板上,才发现凌云早已经泪流满面。

    毕竟是自己与所生的亲儿子,再不成器也是自己的心头肉啊,可是在这样一个大家族里,实力永远是最硬的拳头,在他小时候,凌云不知道为了他跑了多少地方四处求医问药,现如今这个儿子终于可以开始修炼了。

    “快,跟我说说,是谁把你治好的。”凌云晃动着儿子的肩头问道。

    “是萧大哥,他给了我一枚洗髓伐骨丹说是要用我自己的实力去打下一片天。”凌阳感受着自己在体内流转的真气说道。

    “洗髓伐骨丹?”凌云掀开了凌阳的眼睑看了看,然后转身跑进了内厅。

    “王海,银针呢!”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从内厅之中传了出来。

    正当凌云纳闷的时候,只见教头王海手上托着一块青色麻布,上面平平的放着九根银针。

    只见王海将麻布轻轻的放在桌案之上,轻轻的拈起一根银针向着凌阳走来。

    “还是这么不放心我。”

    萧辰的声音突然从门外炸起。

    只听得嗤嗤的风声响动,一根极细的丝线刺破了窗纸飞到王海面前,细细的丝线在萧辰手上使用出了判官笔般的威力,王海只觉得肩井穴上一阵酸麻,手中银针一下子拿捏不住便脱手飞去。

    只见那细丝仿佛活了一样,在空中一个抬头准确的穿进了针鼻之中。

    随着萧辰手上动作,银针被细丝带着径直向门外飞去。

    由于凌家大门是向内推开的,萧辰这一下子猛的收针巨大的切力直接将门框搅碎,两扇漆木雕花大门瞬间碎裂开来向外飞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