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八章 感悟真气

    恢复过来了的王海说道。

    “萧辰大哥,他就是…”凌阳一句话还没有说完,萧辰打断道。

    “他就是你们家那个总教头吧,就是你说我跟他实力差不多那个。”萧辰看着院子中水缸里养的莲花,仿佛自言自语的说道,但是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饱含真气,让人插不进去半个字。

    “你以为你给他一颗洗髓伐骨丹他就能一夜之间变成高手然后在凌家的比武中拿个好名次了吗。”王海看着院子中的萧辰说道。

    “你们这个院“我要是真想害他,我需要浪费一颗洗髓伐骨丹吗。”萧辰慢慢的走上了台阶,看着肩膀已经子里的荷花养的不错,后卿你知道这是什么品种吗。”萧辰完全没有理睬王海的话,倒是撅着屁股将自己的鼻子极力的靠近着荷花,闻着荷花散发出的香气。

    “别的不说,就说凌逸可以单手震碎五百斤的断龙石,你可以吗。”王海扬着下巴,看着凌阳说道。

    “不。。不行吧。”凌阳刚要摇头的时候只觉得一股巨力从身后传来,整个人倒着飞出了已经破碎了的大门。

    “点头。”萧辰命令道。

    “我…”

    “我让你点头你就点。”萧辰有点不耐烦的说道。

    “我行!”二十余载的屈辱在凌阳脑中一幕幕的浮现,凌阳运足了底气说出了这句话。

    “小子,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所有凌家的后辈都是我的徒弟。”王海猛地一运气,上衣直接撕裂开来,漏出了里面结实的肌肉。

    “凌阳,你知道你们院子里这荷花是什么品种吗。”萧辰还是完全不搭理王海。

    王海当即大怒,脚下真气迸出,直接踏碎了两块屋内的青砖纵越到院子里来。

    “三拳震南山,兽行拳王海,请教了!”

    “我刚才听你说,你的徒弟能一拳打碎断龙石?”萧辰手上不停的摸索着水缸的边缘,不在意的说道。

    “是啊,怎么样。”王海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自豪的表情。

    “那这么说,你们家是靠四处盗墓为生的了。”本是僵尸之体的后卿随即会意过来,问道。

    “这轮不到你管。”说罢王海便要提拳而上,向着还在赏荷花的萧辰冲了过来。

    萧辰的耳廓微动,刚刚被他收在食指上的丝线放出,银针滑过之处,地上的青砖尽数碎开,在王海还有自己只见划了条土黄色的界限。

    “这院子重新铺也得花不少钱吧。”萧辰抬起头看着王海数道。

    王海被萧辰这么冷不丁的一问当即愣了一下,只见萧辰食指一勾,那根银针再次像活了一样高高弹起,王海吓的赶忙举起双臂封挡,脚下蹬蹬蹬连退五步。

    “有点实战经验,但是这修为嘛。”萧辰控制的银针其实并没有攻向王海,而是在空中萧辰的两股内力相冲,直接断在了空中。

    “休要辱我师傅!”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院子外面响起,只见凌逸几个起落翻进院子,稳稳的落在了萧辰的背后。

    “我要是你,我就站到你师傅那边去。”后卿在一旁低着头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凌云捏起拳头便想冲上去,但是想到自己的几个狗腿子在这冷面鬼的面前一个手指头的撑不住,虽然自己实力也比较强劲,但是毕竟离师傅还差着一些。

    “逸儿退下!”王海双手凌空一挥,一把三尺长一头是精钢所包裹,另一头则是包铜钉的铜杵出现在王海的手中。

    “进招吧。”王海手中有了这宝杵以后,自信了许多,双眼直勾勾的看着萧辰,仿佛能瞪出血来。

    “下次,别拿我跟这样的家伙相提并论。”萧辰用指节在凌阳头上敲了一下,挥手之间又带下来了凌阳的一小缕头发。

    萧辰向后退了半步,将那一撮头发平放在手心,轻轻的吹了一口气,那头发见风而散。

    “你还要赏荷花吗!”凌云也有点生气了,缓缓迈步走出了屋子,看着萧辰说道。

    “我只是觉得他有武器,我没有,有点不公平。”萧辰眯着眼睛看着凌云说道。

    “我们凌家的武器,随你挑选。”王海压住心中的怒火说道。

    “不用,这就有了。”萧辰话音刚落,只听得哗啦一声,那被凌阳头发击中的水缸竟然轰地散落了开来。

    萧辰一手掐住莲蓬,一手托住莲花。“这下好了,锤,盾都有了。”萧辰缓缓的向着王海走去。

    “你只要打掉一片花瓣就算你赢。”萧辰微笑道。

    “呀!”王海在凌家做数十年总教头,哪里受过这样的屈辱,手中铜杵舞着八字向萧辰冲去。

    这铜杵是王海自己用收集来的灵血自己打造的兵器,这杵的两面,一利一钝,一轻一重,寻常人根本驾驭不住。

    但是王海偏偏从这奇门兵器上悟出了一套武学。

    只见他铜杵的刺枪头面对敌人时用的尽是刚猛的硬劈硬砍的招数,而到了铜锤那头反倒用的如软鞭一样神出鬼没。

    见着王海这样冲过来,凌阳不禁捏了把冷汗,这是总教头的看家本事,萧辰不一定能抵挡的住。

    萧辰看着像战车一样冲过来的王海,心下升起了一丝无聊的感觉,临敌之前还不忘深深的吸了一口手中荷花的香气。

    “我今天非劈你的头!”王海怒吼着,一时间铜锤的影子四面八方都是,在这漫天的锤影之中,还夹杂着一丝尖枪的寒光。

    “修为不够就不要搞这些东西。”萧辰回过头来对着身边的凌阳说了一句,并且顺手将那朵莲花挡在了自己的身前。

    “叮!”一声金铁交击的声音传来,只见王海的铜杵准确无比的刺在了萧辰手上的荷花花蕊之中。

    萧辰随手挥动另一只手的莲蓬,在强大的修为加持下,即使是莲蓬所打出的威力也不亚于链锤,抽的王海直接斜斜的飞了出去,撞破了院子另一角养着荷花的水缸。

    “哎,真是可惜。”萧辰摇摇头,对着凌阳说道,“这一下就是没控制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