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九章 特训

    “他现在是我的徒弟了,两天后擂台见。”萧辰看着倒在地上起不来的王海说道,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凌阳愣了一下,别愣在那儿了,快跟上。后卿回身看着凌阳说道。

    三人离开了家主的院子径直来到凌阳的房间,大概是因为他是个废柴,所以凌阳院子里的设施都是非常简陋的。

    “你还真能忍。”萧辰说道。

    “其实我不能。”凌阳一边说着,一遍拉开了自己的床板,一个地址可以灵活转动的木人桩赫然出现在三人面前。

    看着已经被打出包浆的木人桩,萧辰长舒了一口气,“我就说你怎么对真气的掌握领悟的这么快,原来你并不是不学无术哈。”

    凌阳扯开刺金的布帘,一个幅幅经脉真气运行图已经旧的发黄,萧辰可以看出,这是最最基础的修炼法门。

    “十几年来,我从来没有睡过一个完整的觉,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我都会自己扯开这些画,试图去修炼真气。”凌阳目光看相墙边的一个香案,上面已经被蜡油裹了里三层外三层。

    “我就喜欢你这种不信命的。”萧辰看着凌阳笑到。

    “萧大哥…”

    “还叫大哥?”后卿从凌阳屋子中的香案中拿了一块点心,一边吃一边说道。

    “师傅!”凌阳说着双膝一弯便要跪倒,谁知一道劲风吹过,直接将凌阳向一边带了出去,原地转了几圈又站了起来。

    “等你后天打败了所有人再说。”萧辰也跟着拿起一块点心说道。

    “好!”凌阳的眼泪不住的在两个眼眶中打转,十余年忍气吞声到现在终于了有了扬眉吐气的机会,他怎么能不激动!

    “不过,二位师傅,那些点心是供神仙的。”凌阳支支吾吾的说着。

    “神仙?”后卿看了看墙上的神仙笑道,你贡了多少年。

    “从我出生就有了。”凌阳恭恭敬敬的续上了香火。

    “那他能让你修炼真气吗。”后卿又说到。

    “没。”凌阳也低下了头。

    “那不就完了。”后卿伸手便要灭掉香炉上的香火。

    “好了!”萧辰突然说了一声,后卿赶紧停手站在一旁。

    “你,跪下。”萧辰指着凌阳说道。

    凌阳先是一愣然后双膝一软直接向前跪倒。

    又是一阵劲风吹起,将凌阳稳稳的托了起来。

    “看明白了没。”萧辰问道。

    凌阳随即反应过来这是已经开始在交他功夫了。“差,差不多了。”

    “本来以为你是个有天赋的小子,没想到你是靠着勤学苦练。”萧辰从香炉中抓起一把白色的香灰抹在了木人桩的双臂之上。

    “你用刚才看懂了的办法,把这个木人桩停下来。”萧辰衣袖微微带过木人桩的中间那节,两根木棍开始滴溜溜的转了起来。

    “记住,袖子上不许粘灰。”萧辰说完边站在了一旁。

    只见凌阳挽起袖子,两只眼睛看着木人桩看的出神。

    “等什么呢,你是在等他自己停吗!”

    萧辰一挥手一道真气窜出那木人桩的速度又快了三分。

    凌阳看准机会双拳迸射而出,准确的插在了两根木棍之间,脚下也跟这木人桩的选择飞快的移动着。

    “脚下要踩稳。”萧辰将手里吃的剩下半块的点心扔了出去,正好砸在了凌阳的膝盖窝窝上,凌阳腿一软身子登时向前扑去,飞速旋转的木人桩毫不留情的抽在了他的脸上。

    半尺来长的香灰印在凌阳的头上。

    “擦干净,继续。”萧辰冷冷的说道。

    “是!师傅!”凌阳双手舞动,一个揉身再度和木人桩纠缠了起来。

    “有点意思,真气要绵绵不断,而不是一次一点断断续续的散出去。”后卿提醒到。

    “是!”

    只听啪的一声,凌阳调整真气的时候再次被木人桩打中。

    “一上来让你一个内劲巅峰的武者领悟这个确实有点难。”萧辰站起身来,从桌子的抽屉中找出了一大把的蜡烛。

    又走到凌阳的床前,瞬息之间拆散了那廉价的竹席。

    “来,试着用真气打断这竹子。”萧辰捏住竹片的一头,对着凌阳说道。

    凌阳凝力双掌,一道真气打出,谁知那竹子遇到这一股真气的时候直接弯了过去,并未折断。

    “这么运行真气怎么可能有力量。”萧辰这次离得近看得真切。

    “而且你的真气由丹田而出,别说是我,就是一个极境武者也能在你真气没有出体之前干掉你。”

    “那我试试。”凌阳悟性极高,这一击之下他只用了小臂上暂存的真气,将竹片打出一道裂痕。

    “还是有点笨。”萧辰直接将竹片高高抛起,以迅捷无比的身法来到了凌阳身前。

    “先用右手打,再用左手打!”萧辰一把将凌阳的左手拉直,帮助他运气命令到。

    “好现在将左手真气收回!”萧辰将右手食指点在凌阳掌心以防他受力不及时。

    “噗!”凌阳喷出一口鲜血,不要运功抵挡,任由他收回回击自身!

    萧辰扶住凌阳的身子,之间一道精光从凌阳右手窜出,直接将在空中的竹片打了个粉碎!

    “这不就行了。”萧辰一松开凌阳,凌阳身子一软直接坐在了地上,不停的喘着粗气。

    显然刚才猛地收回真气对他的丹田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真气所致,要疏不要堵,就算在你身体中的真气已经成了一团没头苍蝇你也不可以去试图讲他压制下来,那样只会让你死的更快。”萧辰把凌阳拉起来。

    “外面天快黑了,我们还有一天两夜的时间,你先睡一会儿吧。”萧辰吩咐到。

    “我不累!”凌阳挺起胸脯说道。

    “一会儿的训练会非常艰难,我可不想你还没上擂台先死在我们两个的手里。”萧辰的话说出带着一种不可侵犯的威严。

    “是,师傅。”凌阳恭敬的说道。

    可是凌阳哪里睡的着,就像是小孩子刚拿到了喜欢的玩具一样,凌阳不把真气调动一遍,生怕它再丢了。

    毕竟洗髓伐骨丹折磨了他一天一夜,再加上刚才萧辰的训练,不一会儿凌阳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