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章 后辈大比

    “这小子,睡觉的时候还能运转真气。”后卿看着熟睡的凌阳说道。

    “估计是数十年的积累吧。”萧辰缓缓的伸出手,摁在了凌阳的灵台穴上。

    “真这么干他挺的住吗。”后卿将手摁在了凌阳的双腿之上。

    “他挺不住的话后天直接跑路算了。那凌远可是个化境的人,这种降维打击,再加上他没有一点战斗经验,不突破根本不行的。”

    萧辰说完以后手上黄光大盛,一道精纯的真气顺着凌阳的灵台穴注入。

    “啊!”巨大的能量给凌阳每一个神经末梢带来了无比的疼痛,一下子叫出了声来。

    后卿黑紫色的真气也从他的巨股穴分别注入,一紫一黄两股真气在凌阳体内一时间斗的不可开交。

    “别想着压制他们,要疏不要堵!”萧辰一边不停的注入着真气一边对着凌阳说道。

    凌阳的丹田已经充满着前所未有的高强度真气,随着他不停的将这些真气分散在自己的四肢百骸,他的任脉,督脉,心脉,带脉。都开始逐渐的充斥了两种异色真气。

    “再这样下去他会受不了的!”后卿看着面目狰狞的凌阳说道。

    “别停!我还可以!继续!”这几个字几乎是凌阳咬碎了牙说出来的。

    “好小子!”萧辰将另外一只手直接摁在了凌阳的百会穴上。

    “凌远!凌逸!凌氿!我杀了你们!”凌阳双手死死的捏住床板,已经掐出了五个指印。

    “差不多了!收!”随着萧辰和后卿猛地一撤掌,凌阳直接昏迷了过去。

    等到他在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晌午了。

    “恭喜你,化境巅峰武者。”后卿看着醒来的凌阳笑道。

    “我?化境?”凌阳将真气在周身运行了一遍惊喜的说道。

    “我能打赢他们了?”凌阳看着萧辰问道。

    “不一定。”萧辰顿了顿说道。“你毕竟没有实战经验。”

    “来吧,别废话了。”萧辰直接拿起了一根新的竹片,打断他。

    凌阳站在原地深吸一口气,然后按照昨天萧辰的方式,平举起了双手。

    “哎等会,这面不是承重墙吧。”萧辰指了指后面的一堵墙问道。

    “我也不知道。”凌阳说道。

    “算了算了,你打吧。”萧辰将这竹片高高抛起,又是挥手之间远处靠墙的桌案上一拍蜡烛全部亮了起来。

    只听得轰隆一声,别说是竹片,和蜡烛半边院墙直接塌了下去。

    凌阳再度站在飞速旋转的木人桩前面,一出手便用真气带得木人桩转动一滞,脚下步伐虽然不灵活,但是非常稳健。

    又打了几圈下来,凌阳双手向外一推,直接将木人桩炸的稀烂!

    “恭喜你,小子。”萧辰拍拍身上的灰,看着凌阳笑道。

    转眼间便到了大比的时候。

    “唉!”

    凌云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便不再看和萧辰待在一起的凌阳。

    擂台上正是之前欺负凌阳的凌远正在和家族内一名旁系子弟过招。

    萧辰看了一眼便直打哈欠,说实话以他现在的修为层次来看还没入化境的凌远出招就像小孩子过家家一般,破绽百出。

    “你能看出他的破绽吗?”

    萧辰双手环抱在胸前突然问道。

    不过萧辰看起来像过家家一般的比试在别人眼里恐怕就不一样了,比如站在他身旁正看得津津有味的凌阳。

    “这”

    凌阳一下子愣住了,不过一想到自己认识的这个萧大哥脾气不太好立马组织了一番语言说道:“凌远虽然修为强压对面一筹,但是出招不稳,他的下扫腿和直拳都被对方轻易躲开了,下盘不稳的他就是怕被奇袭,只要他直拳或者扫腿没有击中对方,后续无力的他就只能被动防御了。”

    凌阳经过这几天和萧辰的相处在萧辰的“认真”教导下也确实学到了一点东西,再加上修为的提升一下子就让他眼界也开阔了不少,这一段点评下来也是颇有水平。

    “没错,凌远的每一记直拳或者扫腿用劲都太大,他对于力道的把握不够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你觉得他们两人谁会先拿下比赛?”

    “唔”

    凌阳捏着下巴目光不停地在两人身上交换。

    “虽然现在他们打得势均力敌,但是我觉得凌远赢的几率比较大。”

    “哦?为什么?”

    萧辰反问道。

    “这个.”

    凌阳抓了抓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

    “我也说不清,我就是觉得凌远能赢。”

    “呵呵,凌远出招力度越来越凶猛,可是大多数攻击还都是被对方躲了过去,就算被击打到也是被避开了要害位置,别看他们现在打得难分难解,要我说有一句古话就很适合现在的场景。”

    “嗯?什么话?”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像凌远这么凶猛的攻势同时大开大合,估计他撑不了多久了,我看啊,那位稳扎稳打的小兄弟会取得最后的胜利。”

    凌阳点点头略有思索地看着台上的比赛。

    “砰!”

    突然一直在强势进攻的凌远被抓住破绽一拳击飞,重重地撞在擂台地板上,上等岩晶打造的地面裂成了一片蜘蛛网状。

    “我去!萧大哥你这也太神了吧!”

    凌阳看着被击飞的凌远惊呼道。因为他的动静太大惹得周围人不停地注视,不少人还在一旁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这人是凌阳吧?”

    “啊?真的吗?那个修炼废物?”

    “连真气都修炼不出来的家伙还来这么干嘛?被羞辱得不够吗?”

    围观的人七嘴八舌的讨论着。很快台上的比赛结果再次将众人的眼球吸引过去,凌阳趁着这个机会疯狂往外奔去。

    “你去哪?”

    凌阳发现自己的手臂被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死死抓住,无论他想怎样用力都挣脱不了分毫。

    “你已经变得不一样了不是吗?你现在走掉不是在说明你就是一个废物吗?要是想证明自己的话就给我乖乖站在这里看完比赛。”

    凌阳一听咬了咬牙再次走了回来。

    转眼一过台上进行的已经是另一场比赛了,正是凌逸对上了另一位家族子弟。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