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四章 城中异象

    “向下爬啊,不然的话过了时间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呢。”凌阳说着便要向下爬。

    “太慢了,这底下有生物肯定是有地下暗河的。”萧辰一把将凌阳提了起来,后卿也身手拉过凌阳的另一只手,“走了!”

    两人说着便向前纵身一跃朝离人沟径直的跳了下去,三人足底真气喷涌而出,不断的控制着自己下降的速度。

    “这里好深啊。”凌阳虽然从来没这么使用过真气,但是又萧辰和后卿在身边保护,他也不是很害怕了。

    离人沟的下面深不见底,如果贸然飞过去的话很容易被埋伏,所以他们只能现在底下探探路,在沿着岩壁上去。

    “那些蓝色的东西怎么还会动啊。”凌阳看着脚下密密麻麻的蓝色荧光,说道。

    “可能是某种动物吧,下面一点光都没有。”后卿向下看了看说道。

    “你们流传下来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萧辰一边控制着下落的速度一边说道。

    “阴阳交界莫停留,虫鸣三声勿贸进。”凌阳将这一句口诀背了出来。

    凌阳话音还没落的时候,只听得咯咯咯的声音响起,众人的汗毛一下子全都竖了起来。

    “这是?虫鸣?”萧辰感觉情况不对,脚底真气改变了一点转角,三人顺势贴在了岩壁的一块凸起上面。

    下面咯咯咯,咯咯咯的声音不绝于耳。

    “虫鸣三声勿贸进?”凌阳哆哆嗦嗦的重复着。

    “三声,这三百声都不止了。”萧辰看着离人沟下说道。

    “我觉得我们现在不能停在这里。”后卿拉了拉萧辰说道。

    “怎么?”萧辰顺着后卿的目光抬头看去,只看得夕阳的余晖照在离人沟的入口,显得耀眼无比。

    下面就是无尽的黑暗。

    “阴阳交界莫停留!”萧辰叫到,只觉得三人所处的那块突起的岩石猛地动了一下,一只巨大的触手向三人抽来。

    后卿和萧辰还好,凌阳的真气强度根本就不够他悬停在空中的,径直向离人沟深处掉了下去,

    此时那岩石也露出了他真实的面目。

    “一只巨大的雪山蚰蜒!”

    萧辰散掉真气以自由落体的速度追上下落的凌阳。“可能有点晕,你忍一下。”萧辰不容凌阳思考,单手将他抡了起来在竖直的方向上转动。

    “接好了!”萧辰猛地停下旋转,自己还有凌阳的身子一改下坠的势头向上冲去。后卿凭借着自己的灵活与那蚰蜒不停的缠斗,凌阳一下子高高的飞了起来,后卿借着蚰蜒的一个扑击一下子带着凌阳跃出了离人沟。

    又过了一天,三人才来到盐城。

    “这城里怎么到处挂着白色的布条呢?而且路上的行人这么少,基本上家家户户都在做着白事!”

    萧辰看了一眼城里的环境皱眉道。

    “这”

    凌阳挠了挠头也有些不知所措。

    “不会是出了什么事了吧?”

    萧辰抹了一把额头的汗珠皱了皱眉。

    “我平日里基本不会出汗,而且刚刚一进来就感觉进入了一个被高温炙烤的烤箱一般。”

    “姜文轩!”萧辰三人正走在路上,凌阳突然对着一个中年男子冲了过去。

    那男子看清来人以后马上塞给了凌阳一个香包,“我说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那男子带着凌阳走到了巷子的转角。

    萧辰和后卿也快步跟了上去。

    “这两位?”姜文轩看着跟过来的二人,低声问道。

    “他们两个是我的师傅。”凌阳说道。

    “教你拳脚的?”姜文轩知道凌阳经脉残缺不全的事情低声问道。

    “不是,他已经打通了我的经脉,我现在也能正常的修炼了。”凌阳脸上止不住的笑意。

    “还有这种事情!”姜文轩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后卿,毕竟两个人外表看上去,还是后卿更像绝世高手多一点。

    “一枚洗髓伐骨丹而已。”萧辰低声说道。

    “不可能!我父亲曾经给了凌家十枚九制洗髓伐骨丹,都没有效果!”姜文轩拉过凌阳的手腕感受了一下说道。

    “我师父他可不是一般人,他…”

    “我只是一个炼丹师而已。”萧辰打断了他的话说道,毕竟他已经感受到城中的些许异样。

    “那既然是凌阳的师傅,你们赶紧把这两个随身带上。”姜文轩从随身的袋子里又掏出两个香包,分别递给萧辰和后卿。

    “ 柴胡、前胡、川芎、枳壳、羌活、独活、茯苓、桔梗、人参、甘草、生姜、薄荷。”萧辰把香包凑在鼻子前仔细闻了闻,说出了其中的配料,“这是败毒散。”

    “没错,是败毒散。”姜文轩看萧辰说的一样不差,说道,“您看来也是个内行啊。”

    “都说了我是个炼丹师。”萧辰随口说道。

    “听说你家里是开医馆的?”萧辰看着姜文轩说道。

    “是,我们姜家是这个小城里唯一的医馆。”姜文轩自信的说道。

    “那你们研究出来了这是什么病没有。”萧辰追问道。

    “还没有,我们一共收治了十七个病人,按照十七种不同的治病方法医治,可是都没有什么效果。”姜文轩说着摇了摇头。

    “带我去看看吧。”萧辰听着心里有了个大概的盘算。

    “是啊,我师父可厉害了。”凌阳跟着附和道。

    “那你们最好别和已经感染了的病人有过多的接触。”姜文轩提醒道,然后便向着自家医馆走去。

    大街上几乎每个人都挂着姜家发的治病锦囊,饶是如此他们的脸色也绝非正常的模样。

    “这边十五个是街上找来已经垂死了的病人,这两个是我们医馆的学徒,他们也染病了。”

    “你们难道在发现第一个感染的时候没有做好隔离吗。”萧辰问道。

    “胡闹!”一个苍老的声音从萧辰背后传出,粗暴的打断了他的疑问。

    “谁允许你把外人带到这里来的!”只见一个身穿藏蓝色大褂,手上正拿着一杆精细的细料称的老头出现在三人背后。

    “爹,这是凌阳,你见过的,他们两位是凌阳的师傅。”姜文轩解释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