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五章 奇怪的病症

    “师傅?你不是说咱家的洗髓伐骨丹什么的吃完了以后没有效果吗,他哪来的师傅。”姜高原看着自己的儿子说道。

    “是萧师傅给的丹药。”凌阳在一边说道。

    “呦,看来你们姜家的丹药也有不灵的时候啊。”一个微胖的中年人从门外走了进来。原来是盐城的城主蒋思。

    “哎,您看我这个脑子,快进来快进来。”姜高原转过身瞪着自己的儿子说道。

    “没看到城主来了吗,还不快带着你的朋友离开,少在我这添乱。”

    “是是是,耽误城主大人正事了,真是对不起。”凌阳赶紧带着萧辰还有后卿窜了出去。

    “对了,你们去大堂里弄一碗桑麻汤,你们和感染者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很危险的!”姜高原对着他们说道。

    “好的爹,我带他们去吧。”

    大堂之处摆着几张桌子,外面是排着队汗流浃背的百姓,大多数人眼圈黑陈,眼眶虚浮,两腮微微下陷,是极度疲惫的样子。

    “这瘟疫都有什么症状。”萧辰看着姜文轩问道。

    堂前的伙计看着是姜文轩来了,理所应当的给他们插了个队,打了三大碗桑麻汤。

    “其实一开始,只是温度奇高,直到那一天。”

    …

    “大夫!大夫!”我媳妇喊不醒了!一个中年汉子冲进医馆,对着正在坐堂的姜文轩说道。

    “怎么回事,你别慌,慢慢说。”今天天气是异常的热,医馆大堂中的冰坨一上午已经换了三块了,姜文轩的身后的大褂还是湿透了。

    “我中午从城外干活回来,死婆娘就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大夫您快去看看吧。”那中年汉子一下子跪倒在地看着姜文轩说道。

    “还有气吗!”姜文轩快速的起身将案子上的一些药方用白云镇纸压住,点了两个伙计便一边往门外走一边问道。

    “有,有!”那中年人连忙说道。

    这一路飞奔,有一个伙计直接因为难耐高温晕倒在了地上,而姜文轩也曾拜师修炼过,这天气虽然酷热难耐,但是还能忍受。

    “现在可是一股闷热啊。”萧辰抹了一把脸上的汗,顺手将已经将碗举起来准备喝的凌阳的手腕压了下去,轻轻摇了摇头。

    “后来呢。”凌阳也是十分聪明装作什么事都不知道一样,接着问道。

    “等我到了的时候,只见那中年妇女已经死了,身上又无数被自己挠出来的血痕,十个指甲全部翻起来了已经。”姜文轩说着打了个寒战,当初那可怕的场景仿佛历历在目一样。

    “再后来蒋城主就派了人,播了钱,让这些身上开始感觉无力的人都来我们医馆这里取药。”

    “可是这药治标不治本,所以情况只会越来越差。”萧辰将碗重重的放在桌子上。

    “而且这要是升阳散配上固魂汤!根本就不是什么桑麻汤!”萧辰的声音洪亮,在大堂中的每个人都听得真切。

    “师傅?这?”凌阳看着突然暴怒的萧辰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就好比一个池子漏了水,你们不想着把窟窿堵上而是不停的向池子中加水,这样久而久之终有一天你们补的速度跟不上元阳流逝的速度,他们的死期就到了。”

    萧辰凌空一抓,直接将姜文轩提了起来,“我说的,对吗!”

    萧辰的眼睛仿佛能喷出火来,只要他在微微用力,姜文轩就要殒命当场了。

    “不,不是这样的。咳咳咳。”姜文轩双脚不停的在空中蹬踏,挣扎道。

    “师傅你先放他下来,姜文轩他不是这样的人。”凌阳在一旁叫到。

    边上的伙计见这萧辰一把就能将少东家提起来,也不敢上前劝阻。

    萧辰感觉姜文轩挣扎的力气越来越微弱,便一把将他甩在了地上。

    “你真的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萧辰俯下身字,一副要吃人的表情盯着在地上捂着喉咙的姜文轩。

    “我真的,咳咳咳,不知道。”姜文轩的脸已经憋红了,在地上蹭着想极力的远离萧辰。

    “我只知道,那些固本还阳的药,只会加速他们的死亡。”姜文轩看着那些排队的百姓,眼眶红了起来。

    “还喝呢!”萧辰挥手之间一枚铜钱七拐八拐的打碎了那些摆在案子上的碗,迈步向后堂走去。

    “查出来情况没。”城主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这几天我翻遍医书,也没能找到类似的症状,而且这十七个不同的药方,虽然对病情有些缓解,但是都没有您给的桑麻汤管用。”姜高原在屋子中走来走去,看着处于瘟疫各个阶段的病人,急的直拍大腿。

    “那你为什么还要研制新药?”蒋思问道。

    “回大人的话,您的药毕竟治标不治本,我们总不能等所有感染的百姓都死了,才算控制住病情吧。”姜高原一手拿起桌子上一摞写好的药方,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批注不由得叹了口气。

    这时候凌阳也扶着姜文轩走了过来。

    “对不起,我错怪你了。”萧辰看着姜文轩说道,“你心眼不坏,只是本事不济而已。”萧辰拍了拍姜文轩的肩膀,转身推开了门。

    “您有没有想过,这种病不是用药可医的。”萧辰突然的出现让蒋思还有姜高原都愣了一下。

    “不是让你带他们离着远点吗!你怎么不听话。”姜高原指着萧辰身后的儿子骂道。

    “姜老,您先别着急。”萧辰挥手之间,一个明亮的火团闪过,姜高原手中数十天积累下来的药方一瞬间化为灰烬。

    “你干什么!”姜高原看着自己的研究化为一缕青烟,直接不顾自己年迈的身体,向着萧辰冲了过来。

    “我就是要告诉你们,在这个盐城里的人,早晚都会感染的。”萧辰淡淡的说道。

    “你什么意思。”蒋思看着小趁我问道。

    “感染的程度和我们每个人的生辰八字有关系,也就是说,这就看我们的命硬不硬了。”萧辰摆摆手说道。

    “这根本,就是一个摄魂夺魄的法阵!根本就不是瘟疫!”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