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六章 众怒

    “萧先生这是在质疑我蒋思的能力吗?”

    一旁的蒋城主微怒道。

    “萧某并无此意,只是说出了一个最接近事实的真相罢了!”

    萧辰无奈地耸了耸肩,脸上露出了无所谓的表情。

    “哼!你这小子从过来到现在就开始阴阳怪气地说话!先是质疑了姜先生的桑麻汤,接着又开始说出你那狗屁不通的猜测!真不知道你这么没教养的下人是怎么进来的!”

    蒋思一见萧辰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神情气就不打一处来。

    “蒋城主息怒!这个人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小混混!就会信口雌黄!”

    姜高原见萧辰又得罪了蒋城主,立马开口附和道。

    “臭小子!得罪了蒋城主你还能讨得了好?”

    姜高原在一旁偷笑着,就准备看萧辰出洋相。

    从医数十年,他姜高原重来没有像今天一样这么窝囊过,他咽不下这口气,这下倒好,萧辰惹谁不好偏偏主动招惹城主,接下来他只要在一旁煽风点火即可。

    “我蒋思受皇权特封才得以在这一隅之地当上这么一个城主。”

    蒋城主向着天空处拱了拱手自豪道。

    “从我来到这里一共已经当了数十年的城主,这里一开始只有两种人,死人和将死之人!他们连最基础的农业设施都不完善!一口米饭都吃不上,天天闹饥荒,这里的外围全部都是连绵不绝的山脉,凭借着他们低微的修为想要跨过这几座山脉以及与里面的一些高等级魔兽搏斗简直是痴人说梦!”

    蒋思激动地说道。

    “而这一切的改变就是从我来到这里开始!我开始大兴农业设施!制作各种各样的工具带着老百姓去开垦荒地,种植食物,等到食物方面的问题解决了以后,我这才让他们大肆建造城池,一番努力之下才有了今日的盐城!你知道我有多不容易吗?我这半辈子就是奉献给了盐城!而你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山间草莽竟然在这里蛊惑人心!”

    蒋思越说越激动,双目逐渐发红,他洪亮的嗓门几乎在大堂取药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滚出去!我们盐城不需要你!”

    蒋思厉声喝到。

    萧辰微眯着眼看着大发雷霆的城主,脑海中涌出了许多想法。

    “对!滚出去!”

    “城主大人为我们盐城做了多少贡献岂是你这种外人能理解的!”

    “盐城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滚回去!”

    听着外面大堂众人的谩骂声,萧辰掏了掏耳朵说道:“刚刚我已经给过大家忠告!但是你们不信我的也没办法。”

    “真是愚民!”

    萧辰暗自啐了一口在众人的叫骂声中夺门而出。后卿本来打算动手但是一见自家主子都走了只好跟了上去。

    凌阳对着姜文轩抿了抿嘴道:“要是碰到什么麻烦记得来找我!”

    “哎呀呀!师傅等等我!”

    说完凌阳便扭头跟了上去。

    “哎!父亲他们没有恶意的”

    姜文轩埋怨了自家父亲一句。

    “什么东西!竟然连主人的话都不相信!”

    后卿走出姜家大门后便一拳轰向一旁的一棵歪脖子树,强大的力道瞬间传送到树全身,在一声闷响中有两人合抱那般大的树就轰然倒塌。

    “切!”

    后卿自顾自地啐了一口,他现在浑身不舒服,自己等人竟然会因为好心被他们会错意然后被赶了出来,现在只能被困在这外头的森林里面过夜。

    “狗眼看人低的家伙!明明主人你是好心要帮他们度过难关的!现在却.唉!”

    “好了后卿!我大概知道他们的想法,毕竟我是一个外人,还贸然说出那些话,自然是触碰到了一些人的底线。”

    萧辰慵懒地靠在一棵大树下,双手交叉在一块枕在脑后,嘴里咬着一根不知道哪里捡来的细草。

    “相比于他们将我们轰出来,我更关心的是那个阵法到底是何人所为?阵法虽然不会很高级,但是它的作用却是很明显,依照生辰八字来吸取阵中之人的血气。”

    “会不会是一些贼人所为?”

    凌阳突然说道。

    “贼人?是有人窥视上了他们盐城,然后请人来布阵?”

    萧辰眯着眼继续推测道。

    “哼!我看就是那个蒋城主或者姜高原所为!”

    后卿不满道。

    “那些愚民全部被蒙在鼓里还在帮他们说话!真是愚蠢!”

    “不会的!姜文轩是我多年的好友,他的人品我信得过,文轩一家子都是祖传医术行医数百年了,他父亲虽然顽固了一些,但是骨子里还是一名好人啊!”

    凌阳听后卿这么一说突然开口为姜文轩等人争辩道。

    “哼!我想.”

    后卿话还没说完就被萧辰给打断了。

    “好了!都消停两句!从今天开始姜高原的表现来看他和城主合谋一起整了这出戏也不无可能。”

    “可是.”

    凌阳还想说什么但是面对师傅却是一句都说不出口了。作为徒弟怎么敢顶撞师傅。

    “这一切都还有待考究,时候不早了,你们早点休息吧!”

    萧辰看了一眼满天繁星的夜空陷入了沉思,而在他身边的后卿和凌阳则是一左一右的睡了下去,经过两天的赶路,又是迷惘深林的追杀,又是离人沟的天险,后卿那样的僵尸之体都难免有点负荷,更别提凌阳这种刚刚踏入武道的小白了。

    很快空气中就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均匀呼吸声。

    森林里面的阳光总是那么柔和,萧辰在树上打坐了一个晚上,在阳光照应在他脸上时他猛地一睁开眼。

    “好像有人来了?”

    “砰!”

    响起一阵树叶的莎莎声,他一跃而下拍醒了两个还在睡梦中的人。

    “有人来了!”

    后卿睁开双眼迅速进入了戒备状态,说实话他昨晚差不多也是在打坐休眠,作为僵尸之体,他本不用睡觉的。

    而凌阳就有点迷糊了,他晕晕转转地站了起来,嘴里还在嘟囔着几句萧辰听不懂的话。

    “铿!”

    萧辰直接给他后脑勺一个大瓢,重力之下凌阳这才微微清醒。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