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九章 另有其人

    就在黑紫色的真气即将要冲击在凌阳身上的时候,萧辰直接将它拎了起来。

    “你别在这碍事。”

    萧辰因为将凌阳推开,耽误了一点时间,黑紫色的真气直接轰在了他的肩膀上,紫色的真气顺着他肩井穴直接进入了体内,和他金色的真气产生了鲜明的对比。

    “师傅!”凌阳被甩在一旁,赶紧运起全身的真气,一掌之下劈断了蒋思幻化的手臂。

    “你这就有点扫兴了。”蒋思一把捏碎了那旗杆,看向在一旁捣乱的凌阳。

    “失望的可能是你了。”萧辰此时身上紫色的光芒已经消失不见,身后一龙一虎的虚影出现。

    “你…怎么可能。”蒋思抡起破碎的旗杆看着被自己真气打了个结实却一点没有事的萧辰。

    “都是元阳,没有你体内的魔化,反倒更加的舒服了呢。”萧辰一挥手,身后一龙一虎一齐扑了上去,缠住了蒋思的四肢。

    “小子,这东西确实能救百姓,不过我们不能跟他耗了。”萧辰吩咐道。

    “青龙!带他走!”

    青龙的身影在蒋思的身上游走,直接带向城外,然后尾部一松,蒋思直直的摔了下去。

    一枚白玉所制的令牌被蒋思拿在手里,咔嚓一下被他捏碎,“小子,我驻守盐城十余年要是没点本事,你觉得可能吗!”

    “想到了。”萧辰淡淡的说,只见地上亮起了一个蓝色的传送阵,一众金甲守卫各执兵器出现在了三人面前,瞬息之间已经将萧辰还有凌阳围住。

    “有几个水平跟你差不多,其他的跟你那个表哥不相上下。”萧辰环视了一圈,看着传送过来的金甲守卫,冷冷的说道。“你自己打!”

    “我?”凌阳看着这一群清一色穿着金甲的士兵,头都大了。

    “后卿,你看着点凌阳别死了。”萧辰看着站在城楼上的后卿说道。

    “我说你咋比我还能装逼,站这么高。”

    就趁着蒋思回头看后卿的时候,萧辰手上结印,一个方圆十米的穹顶凭空出现,切断了蒋思与阵法的联系,一脚踏在上面蒋思身上的黑气散了大半。

    “说,阵眼在哪!”萧辰手刀亮起,架在蒋思的脖子上问道。

    “你敢杀城主!”蒋思躺在地上叫到,“如果你杀了我,盐城没人镇守,盐城的百姓一样会遭殃!”

    “你用这个阵法他们就不会遭殃吗!”看着从城中涌出的士兵,萧辰将刀抵的更紧了。

    “他说只用城中不到一般人的生命!我为了变强保证盐城无灾无难,我已经搭进去了我自己的妻儿!”蒋思被萧辰踩在地上,眼中几乎能喷出火来。

    “这是一半!再这样下去整个城就亡了!你被人利用了!”萧辰相信蒋思的话,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叹气道。

    “现在补救还来的及,我需要你告诉我阵眼在哪里!”萧辰一把拉起来蒋思问道。

    “我就是阵眼,你来啊,你杀了我啊!”蒋思一边狂笑着一边流着泪说道。

    “对不起了,你是个英雄。”萧辰低声说道,然后将金色的手刀插进了蒋思的脖子。

    “死死了!蒋城主死了!”

    见到蒋思被萧辰秒杀,一旁盐城城主的狗腿子惊恐地叫道。

    “哎!萧大师!这”

    姜文轩后怕的看了一眼蒋思的尸体,哪里还能看得出人样,在萧辰一击之下简直是面目全非,皮肉翻滚,鲜血咕噜咕噜地往外流了一地。

    “这家伙杀了城主!大家快点动手抓住他!”

    一名右眼处长着一团红色胎记兵长模样的人急忙喊到,说话间已经抽出了腰间的佩刀。

    “呔!贼人哪里跑!杀了我们盐城城主!你必须得交代在这里!”

    “哼!”

    萧辰闷哼一声,眼睛微眯打量着四周。在他身边已经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四周全是身穿金甲的士兵。

    “官爷!您刚刚也在现场!明明是萧大师做法引出了法阵,而让人没想到的是蒋城主正是布阵之人!萧大师为了解除此阵拯救我们盐城才和蒋城主对打起来,无奈之下才得以击杀蒋城主!萧大师心系黎明百姓!怎么就成了官爷口中的贼人了?”

    姜文轩看着被士兵团团围住的萧辰立马为他开脱道。

    “哼!这个家伙来历不明!紧接着又杀了蒋城主!就他杀城主之罪就可以定他死活!”

    胎记男一挥手,所有金甲士兵纷纷拔出佩刀,对于他们而言只是在执行任务,无关是非对错,所以蒋城主是对是错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他们就像是蒋思的剑一般,蒋思让他们往哪刺,他们就得往哪刺!而现在蒋思死了,自然只听听从蒋思手下一把手胎记男的命令了。

    “给我上!”

    胎记男阴测测的说道,自己却移动身形往后隐去,双手插在裤兜里随时准备撤退。他肯定要先保住自身的性命,毕竟他还有任务在身!

    可是悍不畏死的士兵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长官抛弃了,他们生来的命运就是听从长官的一切指挥,就像现在一样一个又一个的倒在了地上。

    “后卿,凌阳你们两个解决掉他们!我去追前面那家伙!”

    看了一眼还有半数的金甲士兵,萧辰眼角的余光一直注意着那边的动静,仅仅只是一瞥萧辰就看到胎记男准备想跑,当下直接吩咐后卿将这些杂碎解决掉。

    萧辰嘴角微微勾起,一股劲风吹过,胎记男的刘海被风吹起,待他仔细一看时顿时吓了一跳。

    “你!你不是在.”

    胎记男扭头向不远处看去,却是发现手下的金甲战士已经死得仅仅只有三分一了,剩下的士兵还在和眼前这个男人的同伴在缠斗。

    “哼哼!”

    萧辰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拳头被他捏的越来越紧,一阵霹雳吧啦的爆响声不绝于耳。

    “你要是不想被我一拳打死就跟我说说你背后的那一位是谁?”

    萧辰举起沙包大的拳头威胁道。

    “咕噜!”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