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章 惹上麻烦

    胎记男咽了一口口水浑身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他现在心里有些后悔了“自己好死不死干嘛去招惹这个男人?直接走不就没这些屁事了!竟然还想为那个废物报仇!现在好了!被这个怪物给逮到了!”

    “什么背后?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胎记男浑身颤抖地说道。

    “还在装傻?我再给你一个机会!说还是不说?”

    “他都知道了?”

    胎记男在心里如此想到。

    “不可能!他”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等不及的萧辰打算先给他吃点苦头。比如先给他的肚子来上一拳。

    “噗!”

    一口鲜血从胎记男嘴里喷出,紧接着肚子传来一阵眩晕感,他捂着肚子双腿发软差点倒下。

    “可恶!我真的不知道你在”

    “噗!”

    又是一拳,萧辰对敌人的耐性一向没有那么好,一拳又一拳的轰出,三记老拳砸下,胎记男只觉得自己脑海一片空白,肚子里的苦水都差点快被他吐出来。

    “嘶!”

    他倒在地上忍不住抽动了一下却没想到牵连到了伤口,一瞬间钻心般的痛觉差点没让他疼晕过去。

    “说还是不说?”

    “砰!”

    又是一拳。

    “呕!噗!”

    胎记男捂着肚子蜷缩在地板上,不敢有所动作。

    “砰!”

    萧辰眼神中闪过一丝狠厉,抬起右腿凝聚真气,对着胎记男的百汇穴踢出。

    “砰!”

    胎记男直接被蛮横的力道带到了数十米远撞在一堵墙上,一块块瓦砖在重力之下砸在了胎记男身上直接将他埋在了里面。

    “给你最后的机会!马上告诉我你背后的势力!不然我会让你直接从世上消失!”

    萧辰犹如地狱般的声音从外界传来震醒了本以为安全的胎记男。听着这般刺骨寒冷的警告语,胎记男心里是有苦说不出。

    突然一股重力犹如小鸡提米一般拉着他的脖颈将他提了起来,蛮横的将他随意扔在地板上。

    “说吧!”

    萧辰冷眼看着他,缓缓举起右手作出手枪的手势,调动体内丹田处的真气,一股凝聚到极致的真气波在他的指尖形成。

    胎记男瞬间感觉四周的空气温度降低到了极点,一股从未有过的死亡气息扑面而来,从无数次死亡线上挣扎回来的他清楚地知道只要被眼前这家伙的真气波击中,自己肯定得命陨当场。

    真气波带来的亮光越来越亮,犹如一轮小太阳一般照耀着附近的天空。

    胎记男楞楞地看着眼前越来越亮的真气波喊到:“是一个黑衣人收买我的!半个月前的晚上他找我然后威胁我说要是不帮他就要了我的命!我是真的害怕所以才被迫帮他的!”

    在即将的死亡巨大压力下,胎记男一股脑地说了出来,语气中连停都不带停的。

    “嗯?黑衣人?”

    “对的!”

    胎记男见萧辰收回了真气波心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急忙说道。

    “他给我一份羊皮纸让我想办法在这个城里面布下这个阵法,然后又给了我数枚丹药,里面有可以规避阵法的固魂丹和提升实力的养神丹,我心念一动就收下了。”

    “然后你就开始连坑带骗的将蒋城主骗了进去,利用他布下了这个阵法对吗?”

    “嗯!因为羊皮纸上所需要的阵法材料有两味我没有办法弄到!分别是魔化石和鬼灵草,所谓魔化石是在岩浆里面浸泡了一百年的岩浆石块,而鬼灵草则更加极端,它是一株百年的坟头草,而且还需要的是在半夜三更准点死亡的人坟墓上采摘的才行!”

    “继续!”

    萧辰眯着眼厉声喝到,脑海中思维却是在迅速飞转。

    “我动用了全部的关系网也没有找到这两样东西,眼看着时间越来越近,我要是不能及时布上阵法可是要掉脑袋的!你不知道那个黑衣人有多恐怖,他散发出来的实力气息就可以压的我喘不过气来,以防掉脑袋所以急中生智的我想到了蒋城主!我编了一串说辞就将蒋城主拉入了伙。”

    胎记男却说越怕,好像那个黑衣人此刻正站在他面前似的。

    “蒋思那个老匹夫一时鬼迷心窍竟然还真的信了我的鬼话!后面的事就是你们来了.”

    “看来蒋思死的不冤!”

    “黑衣人的名字你知道吗?”

    萧辰突然问道。

    “他没有说过我只记得他的”

    “呕!噗!”

    突然一道血柱从胎记男的眉心处喷出。

    “可恶!竟然当我的面!”

    萧辰脸上的震惊转瞬即逝,取而代之的是极致的愤怒。

    萧辰往四周一看,却是没有看到一个人影。

    “后卿注意保住凌阳!有杀手!”

    听到的萧辰一声大喝后卿立马转身将一名金甲士兵踢开,拉着凌阳往萧辰那边靠近。

    “该死的!还是来晚了一步!竟然让那个废物说了那么话!”

    一个身穿黑色风衣头顶黑色斗笠帽的女子正在远方数十公里的一棵树上倒立站着。在斗笠帽的遮盖下藏着一张惊色的面容。

    “没事!处理干净了就好!快点归队吧!”

    “是!”

    女子按着自己胸口说了一段话,紧接着几道残影飘过,女人直接消失在了树干上,她站着的位置仅仅只留下了一双浅浅的脚印。

    “师傅!师傅!你没事吧?”

    萧辰挥了挥手示意没有问题。

    “师傅!我劝您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不论什么理由您毕竟是杀了一位城主!虽然这里是南晋的一个偏远城池,但是城主死亡这种大事肯定很快就会传到皇室那些人的耳朵里!他们可不管师傅您做的是对还是错,那些人只会认为师傅您侵犯了他们的权利,肯定会怕追兵追杀您的!”

    凌阳在一旁急切地说道,迫切的希望萧辰等人快点离开。

    “放心吧!”

    萧辰拍了拍凌阳的肩膀轻声说道。

    “凌阳说的没错!萧大师您还是快点走吧!”

    一旁的姜文轩也抱着一样的想法,虽然萧辰确实救了他们的命,但是皇室那帮人想杀人可是重来不用看理由的!

    “是啊!是啊!”

    现在整个盐城的人也都知道了萧辰才是真正救他们于水火中的大英雄,纷纷以自己先前的态度耻,开口劝阻萧辰快点离开盐城。

    “我知道了。”

    虽然自己很快就会被皇室的人追杀,但是看到村民不余遗力地想帮助自己,萧辰想到这里心情不由得有些欣慰。

    “师傅!这是我出门绘制的手绘地图!您快点启程按照地图上标注的点走,应该很快就会到达你们先前想去的目的地。”

    “好好练功!”

    萧辰点了点凌阳的额头说道。

    看着萧辰离开的背影凌阳眼眶不自觉的有些湿润。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