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章 舞剑

    徐阳羽精明地把所有的选择权推给了董媛媛,表面上隐藏了自己出糗的可能,暗地里还偷偷地记下董媛媛的喜好,供日后可以投其所好,可以说徐阳羽这一招是一举两得。

    “嗯”

    董媛媛捏着下巴想了想道。

    “诗经小雅的鹿鸣之什一直都是我的最爱,不知姑娘能否弹上一曲儿?”

    “诗经里面的歌曲也一直都是妾身最喜爱的,小姐就请坐在那边好好听吧!”

    “噔~”

    梅苏一抹长琴,一瞬间歌声悦耳犹如洪水一般滔滔不绝。

    “妙啊!”

    一听这几个前音,董媛媛就知道自己碰上行家了。

    “再配上一首霸王别姬!我觉得会妙到巅峰!”

    被音乐的感染力震惊到的徐阳羽一拍大腿喊了一句。

    “啊!”

    坐在他右手边的郭自豪惨叫一声。

    徐阳羽尴尬地把手收了回来,他现在才知道自己刚刚拍的是他的大腿。

    被郭自豪的尖叫声影响到,梅苏琴声慢慢停了下来。

    “怎么了!怎么了?别停呀!”

    董媛媛正听得起劲,见琴声一停顿时不乐意了。

    “小姐别急,这位公子说应该在信达雅之上再加一首霸王别姬,我正准备演奏一曲给公子看呢。”

    董媛媛微笑着点了点头。看向徐阳羽的眼神越来做不耐烦。

    “画声凄凉~满目荒凉”

    一时间歌舞升起,时抑时扬的歌声缓缓入耳,董媛媛干脆闭上双眼享受。

    “真的不错!”

    萧辰虽然不懂音乐,但是这悠扬冗长音乐却是可以钻进他的心里。

    “你来一下。”

    徐阳羽眼珠子滴溜一转朝着一旁待命的随从勾了勾手,随从是他从家族里面带出来的一把手,他父亲特意认命给他当保镖用的。

    他在随从耳边耳语了几句,随从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好!”

    徐阳羽脸上挂满笑容,率先开头鼓掌。

    “好!”

    其余众人有样学样纷纷效仿徐阳羽开始鼓起掌来。

    “梅苏小姐确实跳的不错,琴声更是动人心弦,只是嘛这舞剑却是不行,我今天带来的随从里面就有一位舞剑好手!我想让他给大家舞一段霸王别姬!”

    徐阳羽说完后率先开始鼓掌,其余世家子弟见他鼓掌也纷纷举起双手象征性地拍打两下。

    “各位公子好,小人斗胆来一段霸王别姬,还请公子们莫怪!”

    随从站到中间,身后背了一把长剑委婉道。

    “咻!”

    长剑刺空,一声破空声传入萧辰耳边,紧接着又是一剑,这一剑比起刚刚还要强上几分。

    “受风霜与劳碌年复年年,恨只恨无道秦把生灵涂炭~”

    随从右脚抬起左手握剑刺下,紧接着又是几轮跨步,几步之间就来到了萧辰面前。

    “咻!”

    长剑猛地穿过萧辰的耳梢,带走了一缕缕的发丝。

    “这家伙?”

    萧辰眼睛微眯,他看得出来眼前这人刚刚那一剑是有杀意的。

    “来这一套吗?”

    萧辰身子一歪又是躲过一剑,眼神中杀机爆闪。

    “我给过你机会的!可是你自己不愿意珍惜就怨不得我了!”

    “好!徐少你这位奴才果真是一位舞剑的好手啊!”

    萧辰扶着额头,一副被舞剑吓破了胆的模样。

    “多谢夸奖。”

    徐阳羽看着自己的计划成功了,心里止不住一阵狂喜。

    “不过.我手下的这位在舞剑方面也是一位高手!要不让他两在上面切磋一下,分比个高下?”

    萧辰跟后卿四目相对,后卿微微点头,心里已经会意。

    “没问题!我这手下还嫌一个人舞这霸王别姬不像样呢!快快请上!”

    徐阳羽不知道萧辰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在他想来有招拆招便是。

    后卿脚下一踏,身形瞬间飞出,从半空中一跃而下,就这一手就震惊住在场众人。

    “看来这个高个子实力还算不赖!”

    徐阳羽眼神中闪过一丝豁然。

    “不过王二的实力在我们徐家可是数一数二的!”

    王二正是被他安排在上面舞剑的随从。

    “咻!”

    后卿从桌上拿起一柄银色软剑,随手挑了一个剑花,将长剑挽在身后。

    “咻咻!”

    一阵破空声响起,银色软剑犹如一条银蛇一般往前扭动,王二眼神一凝,脚下猛地一跨,依照惯性驱动身体往旁边倾倒,勉强躲过后卿这一剑。

    “好!”

    萧辰带头鼓掌喝彩,一旁的徐阳羽咬着牙,脸阴沉的可以拧出水来。

    “梅小姐!霸王别姬的舞剑有了却还差您一个曲调,您给来一个?”

    萧辰似笑非笑地看着一旁的梅苏说道。

    “诺!”

    梅苏微微欠身,手中竖琴一摆,手指在琴间不停地跳动,一个个美妙的音符纷纷飘出。

    “咻!”

    配合着悠扬的曲调再加上破空声的长剑嘶鸣,交杂在一块宛如一场大型演唱会一般。

    后卿脚下大步跨出,手中银色软剑一探而出,犹如银蛇吐信一般奇巧无比。

    王二一跃而起,借着旁边的墙壁顶住此剑,脚下一踏,借助墙壁的力量身子往前飞出,手中长剑划拉着阵阵破空声对着后卿的胸口刺去。

    “大王!看酒~”

    后卿一听这曲词眼神一瞥四周,手中软剑犹如长了一双眼睛一般探出,徐阳羽的酒杯就这般飞天而起,后卿左手食指和中指捏在一块取一个剑指,一缕缕淡蓝色的真气拖住酒杯,感受到身后阵阵劲风呼啸而过,他左手用力一提一甩,酒杯朝着王二身上飞去。

    “砰!”

    王二只能探剑将酒杯击碎,玻璃渣子碎了一地,杯中美酒洒了一地,在酒杯破碎时突然一柄银色软剑从中探出,对着他面门刺来。

    这下王二躲无可躲了,浑身打了一个寒颤,这一剑比起刚刚快上一倍不止,他现在才明白过来,原来眼前这个家伙前面几剑只是试探,这一剑来的才是他的真正实力。

    “噗!”

    银色软剑探入王二的眉心,后卿伸手抽出软剑,闷哼一声后王二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王二!”

    徐阳羽一声怒吼,砰地一声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萧辰!你好大的胆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